山东拆迁户父子双双入狱 子遭酷刑对待生命危在旦夕

银雀山街道办 党工委书记王友前(左红圈中人)指系迫害王家的主要责任人之一。和在北京信访局外的银雀山街道办的劫访人员(右红圈中人)。(知情人提供 / 2018年12月4日)

银雀山街道办 党工委书记王友前(左红圈中人)指系迫害王家的主要责任人之一。和在北京信访局外的银雀山街道办的劫访人员(右红圈中人)。(知情人提供 / 2018年12月4日)

被羁押的王秀彦和儿子王恒。(亲属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被羁押的王秀彦和儿子王恒。(亲属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王秀彦家的房子,遭暴力强拆者砸得千疮百孔。(王一雯提供 / 2019年11月)

王秀彦家的房子,遭暴力强拆者砸得千疮百孔。(王一雯提供 / 2019年11月)

山东临沂村民王秀彦去年反抗暴力强拆捅伤两人被捕入狱,其子为其鸣冤亦全被判刑入狱并遭虐待,连活命也成疑问,其亲属控诉他们的悲剧在当地只属冰山一角,为了压制维权者发声官方甚至会在敏感日子前夕一次围捕数百人全部关进监狱。(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2018年4月,山东临沂王秀彦反抗强拆,杀伤2人后,遭到官方的残酷报复。王秀彦本人被关进监狱,至今不审不判也不放人。其家人为其鸣冤,也都遭打压,其儿子更是因到北京上访而被临沂方面判刑。

据王家提供的控告文件显示,临沂兰山区银雀山街道办事处书记王友前、原党工委书记刘英娣、七里沟居委会原书记王西钦和侯卫东,都是打压他们的直接责任人。

王秀彦的女儿王一雯向本台记者证实,他父亲入狱后,其弟上京为父亲鸣冤,仅因为去了中海南和北京天安门喊冤,就被强行带回临沂,并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判刑。他曾因被强拆人员毒打导致肾脏受损坏死被迫移植,现在狱中因环境恶劣,并得不到治疗,导致病情迅速恶化。

王一雯表示,因为她家的事情被媒体转发,引发了关注,当地警方才主动联系她,周五(29日)去了监狱谈话,监狱方称将带他弟弟去检查。但监狱方却禁止她当天探视弟弟。

王一雯说:现在我弟弟身体已经出现问题,他换的那个肾脏已经鼓起来了,脚也肿了。监狱还是没有给他吃抗排斥药,现在一个多月没有吃那个排斥药,这肾脏已经不行了。监狱方面还是不承认他们有甚么问题。我弟弟到他们监狱应该是8月20号左右,判刑是2年,临沂市兰山区法院判的,现在关在济甯邹城监狱。他们昨天给我们打电话了,叫我来监狱这边给他们谈一谈,谈的结果就是先带我弟弟出去检查一下,看看肾到底甚么情况了。

王女士还指出,她家从2015年开始反对强拆,但一直遭当地街道办、社区居委会和黑恶势力威胁和毒打,他们甚至闯进她和弟弟另外居住的社区骚扰,并殴打起弟弟导致其病发。此后,其父亲被拘留后,也一直被非常规的对待,甚至在看守所里试图秘密开庭对其定罪。

王一雯说:从2018年4月25日一直被关在河东区看守所,他今年通知我一次开庭,我去了法院之后,法院说上看守所开庭,我又去了看守所,看守所又说不开庭。但是,在10.1之前,我老公去看守所看了我爸爸,我爸爸说,他们自己私自在看守所开过一次庭。

此外,当地官方还连带打压所有家人。王一雯称,母亲,自己都曾被关押,自己丈夫也被打压,甚至生计也被限制。她还透露,在今年10.1敏感期,当地官方曾直接将曾赴京上访的人关了一个月。

王一雯说:我妈妈也是在国家信访局,被我们当地政府劫回来,关进看守所29天。我是8月十几号把我关进拘留所半个月。我老公本来有一个小饭店,他们不让开。他之后再有的所有的工作,都受影响。我们临沂市政府就是那么嚣张。因为10.1是国庆嘛,只要去过北京信访局的,都被关进临沂市看守所,甚至有的被逮捕。他们说有4、500人。

为此,本台记者致电其王秀彦家所在的兰山区银雀街道办事处,但该办事处官员以不清楚情况为由,拒绝回应采访,而是叫记者问七里沟居委会。

但该居委会一直拒绝接听电话。

临沂暴力强拆悲剧,此前曾多次发生。2009年4月,一位同样居住在七里沟居委会辖区的60多岁的老人、被强拆连人带屋推到而死亡。2015年9月,平邑县地方镇后东固村因强拆被烧死在家中,其妻事发前也被打伤。2017年8月21日,临沂市兰山区区长,枣园镇党委书记、镇长等逼村民杜元岭拆迁,致其家人触电死亡。

而临沂另一个臭名昭著的人权劣迹,则是对陈光诚的长期打压。而观察人士指其后,当地官方残酷打压维权人士已是常态。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