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宇硕︰中共与纳粹的比较

在今年的「反送中条例运动」中,有示威者提出「赤纳粹」这词去贬斥中共政权。但在九月廿五日的民间记者会,示威者的代表表示他们接收到不同西方群体的反馈,认为这个比喻不恰当,很可能会引起即时的对香港示威者的负面反应,故此决定放弃使用这个贬词。

其实首先使用这个贬词是中国流亡作家余杰。他在2018年出版了《纳粹中国》一书,分析当前中国正出现迈向纳粹德国的态势。纳粹德国屠杀的人口,最高估计达二千六百万。当然大跃进和文革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已超过此数。

纳粹主义的正式名称是「国家民族社会主义」,一般认为纳粹政权是极右法西斯政权。目前习近平政府的政治意识形态是强调国家主权,以民族复兴为中国梦,鼓吹习近平思想,一些文革式的措施和个人崇拜重新出现。一九七四、七五年间,毛泽东批斗已去世的林彪,起初认为他的立场极左,后来又认为他是「形左实右」。普通国民实在难以理解。

极左与极右的意识形态其实都是漠视普通人的尊严和基本人权,把一个理想化的目标放到至高无上的地位,一切均可以为此而牺牲,对人权形成威胁。在权力高度集中的政体和个人崇拜的情况下,政权的权力基本上没有制衡;为政权打击的对象很容易成为牺牲品。

希特勒宣扬雅利安种族的优越性,排斥其他民族,结果在1940年代的上半期,最少六百万犹太人和五百万其他无辜的民族如吉卜赛人受到种族清洗,横跨欧洲十一个国家,在当时而言,是相当高技术的行动计划。这项纳粹大屠杀,纳粹政权动员了德国的科学家、医生、工程师和商业管理的专才从事研究和设计整套实践计划。

中共与此相类似的自然是近年新疆针对维吾尔人的「再教育营」,不同的估计认为一百至三百万维吾尔人遭难。中共当局起初否认这类「集中营」的存在,继而辩称这是职业训练中心,并安排外国媒体采访。当然,宣传效果十分有限,侵犯维吾尔族的人权已经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与此同时,对藏传佛教和基督教会、天主教会的打压近年越趋凌厉。只要这些宗教活动拒绝或避免中共当局的监控,就难免受到镇压。一方面是中国领导层自2008年北京奥运以来对地下教会、独立的劳工组织、人权律师等加紧施压,情况不断恶化。其次是近年内外环境恶化,消灭种种威胁于萌芽状态的决心更强,打压自然就更凌厉。

纳粹政权留给社会的空间依然不小;文革时的中国就是极权主义到了颠峰的时期,其后推行改革开放,极权主义退到大概是严峻的威权主义;自2008年后威权主义政权更加收紧,一些极权主义的措施重新出现。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