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香港人用选票表达诉求”

Hong Kong | Regionalwahlen (Reuters/A. Perawongmetha)

开始投票的第一个小时之内,选民的投票率就已经创下纪录,投票结束后,投票率更是创下香港历史有史以来最高的71.2%。泛民派取得压倒性胜利,在17个区议会获得过半议席,整体而言也大幅超越建制派得票率。德国之声访问了前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分享看法。

德国之声: 区议会选举结果显示民主派大胜,您认为这个结果最重要的意义是什么?

郑宇硕: 最重要的意义当然是香港人用手中的选票做了一个发声的机会,告诉全世界、告诉北京的领导人,我们坚持我们的诉求,希望政府回应我们的诉求,我们不能接受这种强调一味的打压解决问题,香港人利用手中的选票,表达这个诉求。你看星期天早上七点半钟很多人就在排队,我自己也在排队,这个情景让我非常感动。

德国之声: 区议会本身没有很大的政治权力,那么这个选举还能有什么实质的政治影响力?

郑宇硕: 区议会是地区层面的基层机关,权力只是基层的性质,也只有小小一点钱作壹些地区性的小计划。但是不管怎么样,选民还是利用机会表态,跑出来表达诉求、表达不满意。事实上你要知道香港人目前对林郑政府也好、对北京政府也好,是没有太高的期望的。但他们还是期望把握每一个机会表示自己的不服气。

Carrie Lam (picture-alliance/dpa/MAXPPP/Kyodo)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说,政府会尊重投票结果,认真反思

德国之声: 刚刚林正月娥也针对选举结果发表了她的意见,说“特区政府一定会虚心聆听市民的意见,并认真反思。”您认为她是否还会有更多行动来对选举结果做出反应?

郑宇硕: 一般相信不会。就像我刚才说,大家对她也没有什么期望。昨天选举完,这么多人出来投票,选举的结果也很清楚,她还是出来说这么一句话,非常充分表示她没有诚意。在香港人眼里非常清楚,在这种时候还说这些都是官话。最简单的一个回应是,你是不是要成立一个独立的调查委员会? 香港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要求成立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你连这一个要求都不答应,还谈什么聆听、跟社会对话,现在大家就是看不到前景。看不到隧道尽头的曙光。你一味的打压,没有对话,没有回应政治诉求,这怎能让香港回复正常呢?

德国之声: 所以,您认为,如果林郑需要藉由回应运动诉求才能展现诚意吗?

郑宇硕:这是最清楚的。坦白说,要是政府不回应的话,我很担心警察跟示威者的冲突还是会继续下去。最起码一个很中性的诉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这也是很多人支持的,是香港人一直以来超过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支持的要求。

德国之声: 那么从“反送中”运动方面的人来看,在区议会选举出来之后,他们还能做什么呢?

郑宇硕:这也不是能做什么的事情。而是清楚表达诉求,就是林郑这个行政长官、这个区政府,我们要求民主选出来,没有民主选举出来的政府,不会捍卫市民的诉求,不会捍卫市民的价值,只会一面倒地听北京的话,这个我们不接受,我们要求有改革。如果不反应的话,香港人会持续的抗争下去,用和平的不合作运动显示这个政府不能有效的管治。

Hongkong Wahllokal (Reuters/M. Djurica)

此次香港区议会选举,投票率是香港历史上最高的一次

德国之声: 您认为这个选举结果,能否会改变北京处理香港事务的态度?

郑宇硕:这个可能性很低。北京政府也不是不明白香港的民意,他就是不让步,就是要教训教训香港人。他们的意思就是不能对一个群众运动让步,也担心对中国国内起示范效应,…更担心让步会引起对政府的怀疑。所以北京真正让步的可能性还是很低,这个香港人也都明白。

德国之声: 媒体认为,因为特首选举委员会的委员也会由区议员互相选举产生,因此这次泛民派压倒性赢得选举的结果可能会影响到2022年的特首选举。您认为这个几率高吗? 影响会多大?

郑宇硕:到时候选举的制度,还是北京掌握整个过程。就算我们在区议会赢了,也顶多是在1200人的选举委员会拿到117个席位,也还不够多数,北京还是能掌控多数的。所以要是北京一样推派他自己认可的候选人出来,全力动员,那个候选人当选的把握还是大的,这个制度的前提就是让特首不脱北京的掌控。我们也不寄予厚望,总之我们就尽力而为了。

本文发布在 反送中,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