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谁是新疆绝密文件的泄密者?谁是中国当代的辛德勒?

2012年以来,习近平通过反腐对中共官员进行了大规模清洗,又通过军队整编将军权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十九大更是自信满满地要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一个神话在流传,那就是习近平已经牢牢地控制了中国的政局,党内已经无人可以挑战他。但有些问题难以解释,一是中国已经历经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人不是北韩人,是见过世面的,知道什么是好的制度,什么是不好的制度。他们真的愿意失去曾经有过的有限自由,重回毛泽东时代的腥风血雨吗?二是民营经济在四十年里蓬勃发展,难道他们面对不断恶化的政治经济环境无动于衷,愿意变成任人宰割的羔羊?三是中国官员大多是知识群体,他们曾经是中国改革的主导力量。现在人人自危、官不聊生,难道他们已经麻木、绝望,不愿做任何反抗。中国人难道真的是一个习惯被奴役的民族,中国是一个毫无希望的国家吗? 

情况显然并非如此。2018年人大委员长栗战书的“一锤定音,定于一尊”掷地无声,并未引来效忠狂潮,绝大多数官员保持沉默。今年8月,习近平到甘肃省视察,被安插在人群中的托高喊“万岁”,也没有引来其他人的齐声附和。民营资本纷纷撤离,用脚投票。中国官员消极怠政,以至于李克强到处拍桌子。怠政不正是一种消极的对抗吗?前不久,中办主任丁薛祥在宣讲四中全会时反复强调中共的核心就是指习近平,而非他人。丁薛祥的话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中国老百姓似乎也没有因四中全会的召开而受到影响,相反继续过着小日子,该吃吃,该喝喝,啥事不往心里搁。中国好像一辆关闭了动力的火车继续行驶在邓小平的轨道上。比较毛泽东文革时代,冲天的革命热情和疯狂的领袖崇拜并没有出现在今天的时代。 

认为习近平已掌握中共政权的观念显然没有体谅他本人的感受。他一直在紧张地防范着黑天鹅和灰犀牛,中美贸易战、香港反送中运动和中国经济的快速下行正在刺激着他紧张的神经。他正忐忑不安地坐在火山口上,反抗他的力量一直存在,并且在不断壮大。神话终有破灭的那一天。这不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纽约时报》历时几个月完成的重磅报道《泄露文件揭示中国如何组织对穆斯林的大规模拘禁》。这篇报道的基础是403页中共内部文件,其中包括近200页的习近平和其他领导人的内部讲话,以及150多页有关管控新疆维吾尔人的指示和报告。它们是数十年来中共内部泄露出来的最大一批政府文件。在过去三年里,当局已将多达100万名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人关进了集中营。据《纽约时报》披露,这些文件是一位匿名的中国政界人士泄露出来的,他(她)表示,希望这些文件成为将来追究习近平在内的中共领导人迫害维吾尔人的罪证。 

在泄露的中共文件中,有一个汉族官员的勇敢行动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堪称中国的辛德勒。提起辛德勒,看过《辛德勒名单》电影的观众应该不陌生。二战期间,辛德勒原是一位德国商人,本希望利用犹太人的资金和廉价的劳动力而发战争财,后被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残酷事实所震惊,心灵受到巨大震撼,转而冒着生命的危险,散尽家财救助了1100余名犹太人。但中共汉族官员王勇智同样令人感动。我们先介绍一下王勇智。 

王勇智,汉族, 1964年6月出生,甘肃天水人。2015年3月担任喀什地委委员、莎车县委书记。2018年3月,王勇智被纪委立案审查,后被判刑15年。其判决书上的罪名是经济犯罪,但内部文件显示,他真正的罪名是对抗了中共的治疆政策。 

王勇智作为一名汉族官员,他也曾迫害过维吾尔人。在大规模拘禁维吾尔人开始时,王勇智也积极按照上级指示去做,似乎还对这项任务表现出较高的热情。他在莎车县建起了两个庞大的集中营,其中一个有50个篮球场那么大,关押了两万多人。2017年,他还大幅提高了安全部队的拨款,将花在检查站和监视等方面的开支增加了一倍多,达到13.7亿元人民币。他在中共党员的一个公共广场开大会,敦促他们严厉打击恐怖分子。但随着拘禁行动规模的扩大和持续,王勇智开始感觉到了良心的不安和谴责。当局查禁《古兰经》让他不理解,他认为《古兰经》作为流传千年的穆斯林宗教经典,里面有维族文化传统,中共官员应该学习《古兰经》,更好地与维族人融合。面对下达的拘禁维族人的数字指标,王勇智不理解。他赞成打击恐怖分子,但并不认为大多数维族人都是恐怖分子,下达抓捕数字更是荒唐。看到自己熟悉的、善良的维族朋友被抓进集中营,他认识到中共高层发起的这场针对维族人的拘捕行动,不是要打击恐怖分子,而是种族迫害和文化灭绝。经过痛苦的内心煎熬,王勇智做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他下令释放了7000多被关押在集中营的维族、哈萨克族人。他这一挑衅行为导致他拘留,被剥夺了权力,并受到起诉,直至身陷囹圄。 

中共的文件显示,不仅是王勇智,而且有大量的汉族、维族官员采取了抵抗行动。南疆地区一个县的汉族领导人谷文胜被关入狱,因为他试图对拘禁采取拖延的做法,还庇护维族官员。文件数据显示,2017年,中共对新疆党员的清洗活动中,展开了逾1.2万起调查。我认为,中国新疆文件泄密事件反映了以下问题:  

第一,中共的倒行逆施遭遇了强大的阻力 

上万新疆官员对中共迫害维吾尔人的行为进行了顽强抵抗,甚至涌现了王勇智这样的中国当代辛德勒。同时,中共官员不仅抵制还将绝密文件泄漏给《纽约时报》,以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使中共否认集中营的存在和依法治国的谎言暴露在阳光下。华盛顿信息与战略研究所所长李恒青说,新疆文件泄露表明,在中共内部、在能够接触到这么重要的文件的群体当中,实际上还有相当多的有良知的官员一直在抵抗政府当前的压迫。 

第二,中共的反腐败就是政治清洗 

习近平以反腐败的名义清洗有不同政治观点的官员。只要有官员被盯上,中共就会通过中纪委和国监委进行抓捕,再通过刑讯逼供让官员认罪,最后通过法院给官员罗织罪名。当今中国可以说没有官员是安全的。几乎每一个官员都可能是在办公室、会议室、机场失踪,与苏联斯大林时期的大清洗并无二样。每一个官员都是中共案板上的鱼,掏腮去鳞只是时间问题,没有什么依不依法的问题。 

为了控制官员,中共出台了《纪律处分条例》,违纪规定之详细,处罚之严厉,可谓用心良苦。条例仅开除党籍就有45项,如重大原则问题不同中央保持一致;公开发表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诋毁污蔑英雄模范;落实中央决策部署搞变通;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做两面人;制造传播政治谣言;信仰宗教;违反规定取得外国国籍以及发生不正当性关系等。说你违纪,你就违纪,不违纪也违纪;说你不违纪,你就不违纪,违纪也不违纪。习近平要用道道绳索将中共官员像螃蟹一样捆个结结实实,使他们变成中共的木偶,但越是恐怖,人人自危,就越会产生反抗者,甚至出现拼死一搏的王勇智。如果新疆就有上万个官员被清洗,那么全国又有多少官员让当权者彻夜难眠呢? 

第三,谁是泄露中共绝密文件的官员? 

我相信中国的情报人员正在为这个问题发愁,他们正在千方百计寻找这个泄密者。他到底是谁呢?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那就是9000万中共党员,就是中共官员。他们每天都在将中共的绝密文件提供给美国FBI和CIA。因为他们知道,中共当局的政治清洗首当其冲的就是他们自己。他们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他们通过各种方式在与北京对抗着。孙越生先生在他的著作《官僚主义起源和元模式》中,曾总结了五种治国策略。他说:“教育官吏自律,下下策;重刑治贪,下策;充分施以监督,中策;丰富人民物质、精神生活,上策;建设民主政治,上上策。”但很遗憾,当今中共的治国政策就是下下策。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共官员认同普世价值,也见识过西方国家的宪政民主制度。同时,毛泽东的极权主义给民族带来的灾难,还残留在他们的记忆中。民智已开的社会是不可能再回到愚昧时代的。历史经验证明,一切泯灭人性的社会制度都将被人民所推翻、被历史所抛弃。

转自:北京之春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