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示威浪潮:受伤的为什么总是眼睛

Women with eye patches in Chilean protests.
Image caption智利示威者在眼睛上贴纱布以批评警察使用橡皮子弹。目前已有200多人的眼睛受伤。

警告:本文中的一些图片可能会引发读者不适。

过去几月,世界各地爆发大规模街头抗议并经常导致暴力和伤亡。

当局使用例如橡皮子弹等人群控制武器而导致的眼伤个案多得惊人。智利的眼伤个案有显著增长。卫生专家和人权组织估计,在一个多月的示威中,至少有220人的眼睛受伤。

国际特赦组织在南美国家进行的最新调查报告谴责智利政府故意伤害示威者。

故意伤害

国际特赦组织美洲负责人埃里卡·格瓦拉·罗萨斯(Erika Guevara Rosas)在11月21日(周四)发表的声明中说,“智利警察的意图很明确,打伤示威者以打击示威者士气。”

“总统塞巴斯蒂安·皮涅拉(Sebastian Pinera)领导下的惩罚政策维持了一个多月,这进一步增加了绝大多数的受害者数量。”

Policeman fires rubber bullet during a 2019 protest in Venezuela
Image caption橡皮子弹的速度可以达到每秒一百米。

智利医学院人权部主席恩里克·莫拉莱斯·卡斯蒂略(Enrique Morales Castillo)告诉BBC:“没有其他国家发生过如此大数量的(眼伤)案”。

然而眼伤人数引起的争议足以使智利当局退缩:11月20日,智利国家警察负责人马里奥·罗萨斯(Mario Rozas)宣布暂停使用橡胶子弹。

Kid injured by police in Kashmir shows placard
Image caption眼伤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地区变得盛行,这要归功于警察使用的颗粒枪。

但罗萨斯说,当面对“迫在眉睫的死亡威胁,出于自卫目的”时,仍会允许警察发射非致命弹药,作为极端的处理措施。

智利的受伤率只能与印度和巴基斯坦地区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的情况比较。

BBC在2018年的报道中称,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当局广泛使用非致命性弹药对付示威者,近年来有多达3000人的眼睛受伤。

在香港示威期间,一名年轻女抗议者在今年八月被伤中右眼,诱发更大规模反警暴力的示威游行,但目前仍是悬案。

尽管如此,抗议者随后戴眼罩上街游行,智利示威者也采用这一策略。

Drawing of a Chinese woman hit in the eye
Image caption被爆右眼的香港女示威者成为示威象征。

全球现象

法国“黄背心”抗议活动期间遭受的伤害导致卫生专家呼吁政府禁止使用橡胶子弹,以应对示威者与警察冲突期间造成的严重伤害的激增情况。

在加泰罗尼亚的独立抗议活动中,也发生无数起由子弹造成的伤眼事件。

近期一张照片显示巴勒斯坦摄影师阿马勒(Muath Amarneh)被以色列警察在西岸发射的橡皮子弹击中后左眼流血。

在全球范围内关于控制公共秩序而造成的受伤数据很难得出。

Muath Armaneh
Image caption近期一张照片显示巴勒斯坦摄影师阿马勒(Muath Amarneh)被以色列警察在西岸发射的橡皮子弹击中后左眼流血。

在2017年发表的一项重要报告中,美国研究团队对1990年以来在全球进行的26项研究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在大多数国家,“没有法律要求执法部门收集例如橡皮子弹等动能弹(KIPs)造成的伤亡数据”。

Woman hurt in the eye
Image caption结果发现在大多数国家,“没有法律要求执法部门收集例如橡皮子弹等动能弹(KIPs)造成的伤亡数据”。

他们发现,在世界各地的KIPs中共有1984人受伤。其中有310例是眼外伤,而大多案例与皮肤和骨骼病变有关。

永久失明

Jerome Rodrigues
Image caption法国“黄背心运动”的主要人物杰罗姆·罗德里格斯(Jerome Rodrigues)在示威中眼睛受伤。

但眼睛被击中会带来长期严重后果:就眼外伤病例来说,永久性失明有261例(超过84%)。

研究人员认为,“大多数KIPs旨在在飞行过程中迅速丢失速度并减少穿透皮肤的几率。”

“但这也会导致无法预测飞行路线并降低准确性。”

他们总结说:“鉴于其固有的不准确性,潜在误用的可能性以及可能导致严重伤残和死亡的后果,KIPs这样的武器似乎不适用于人群控制。”

联合国有关于警察可用于控制示威者措施的指引:《执法人员使用武力和火器的基本原则》。他们规定,警察有权在自卫或为保护他人时适当行事。

13,000枚子弹

但包括人权理事会的决议等其它联合国出版物都提到KIPs可能造成严重伤害。这类子弹可以以每秒100米的速度发射。

2019年2月,欧洲人权法院所属组织“欧洲委员会”(The Council of Europe)敦促法国停止使用橡胶子弹,此前非政府组织Disarm Collective报道说,在2018年11月至2019年1月之间,有100多人因KIPs受到严重伤害。

据该非政府组织称,在这100多案例中,其中有至少17宗是单眼失明的案例。

法国内政部质疑这些数字,并声称仅核实了四名抗议者眼部严重受伤的案例。该部自己的统计数据表明,警察在2018年11月至2019年3月之间发射了13,000多枚子弹。

Graffiti criticising the police in France
Image caption法国警察在2018年11月至2019年3月之间发射了13,000多枚子弹。

“欧洲委员会”特别关注使用防暴弹发射器(LBD)的使用情况。该发射器发射橡胶或泡沫子弹,如果是近距离射击则可能致命。

2010年,一名名叫扎尼(Mustapha Ziani)的男子在与法国马赛警方交火期间被橡皮子弹击中胸部后第二天死于心脏骤停。

责任

调查发现,射击扎尼的警察在4.4米的距离举起防爆弹发射器,这个距离不及法国警方建议的安全距离的一半。

该官员于2017年因误杀而被判六个月缓刑。

Police officer points a rubber bullet gun at protester
Image caption非致命性武器在近距离发射也可以致命。

外界认为处罚太轻。但据总部位于美国的非政府组织“人权医生” (Physicians for Human Rights) 的说法,根本没有对涉嫌参与这些非致命武器枪击事件的官员提起诉讼。

“人权医生”在关于该主题的最新报告中引用南非做例子:他们在2002年至2011年间发现,有204例涉及控制公共秩序情况的针对警察的投诉,但仅85起案件被调查,只有一人被定罪。

转自:BBC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