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黄雀行动”和今天的香港和平抗争

近日港警将示威者围困在理大校园并祭出“一网打尽”的“焦土政策”,导致多名示威者不敢离开,也为24日的区议会选举能否如期举行,增添了变数。

在美国参众两院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同时,形式多样的香港反抗运动进入一个新时期。不论是为期两三天的绝食活动,还是“和你lunch”的午间集会,都体现出港人长期抗争的决心,也正得到当年被香港“黄雀行动”救助的“六四”人士在内各方支持。

中央社报道说:11月以来,香港反送中的场景不再是那些人们熟知的湾仔、金钟、铜锣湾,而是进入中大、理大、城市大学等校园,手持抗议标语、集体静坐的画面少了许多,遍地火光、逮捕压制的画面多了不少。在新的更加严峻的条件下,要求民主自由权利的港人及支持者们本周相继采取绝食,签联署信,上班族中午集会等方式进行抗争。

15位绝食者的三项诉求

来自香港社工、宗教、学界的15名人士,21日召开记者会,抗议港府及北京拒绝回应“反送中”运动诉求,未能妥善处理港警滥暴,决定绝食到区议会选举日(24日)当天,用自己的身体向年轻人表示与他们同在。

他们中的5人已经在前一天开始绝食。15位绝食者的三项诉求为:要求成立调查警方滥权滥暴的独立调查委员会、要求警方善待理大校园内的示威者并撤销暴动罪指控,并确保24日举行的区议会选举不会被取消或延期。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副教授成名对中央社表示,香港政府从1966年到现在已成立至少18个独立调查委员会,去年2月的大埔公路车祸也获得独立调查,这次冲突如此严重,政府没有理由不成立,并指监警会不能取代独立调查委员会的功能。

成名表示,他认识社工在离开理大校园时,被警方以涉嫌暴动罪拘捕。对于当局指出离开校园的人都会已涉嫌暴动罪拘捕的说法,他表示谴责,认为此举吓坏不少人,让示威者更不愿离开理大校园。

成名还呼吁,港府应如期举行区议会选举,避免民怨累积,否则到时也无法靠选票消解不满。

“和你lunch”反送中集会

除了绝食,几天来香港中环每天午间均有“和你lunch”的反送中集会。为了避免防暴警察,他们从毕打街转移到不远处的交易广场。由于24日周日就是香港区议会选举的预订日子,示威者22日集会时纷纷高喊“星期天,去投票”的口号。有人举牌“一票不投民建联”,指责亲政府的建制派政党是“修订逃犯条例”的始作俑者。他们希望选举能让民主派在区议会和立法会内都佔多数,才能让政府回应五大诉求。

一名特地从公司搭巴士过来的示威者对中央社记者表示,他是香港理工大学的校友,对于目前仍有示威者受困其中,感到很心痛,也觉得政府并没想好好解决问题。他说,这几个月“香港人应该都醒了”,知道有票在手就要好好把握,因此24日一定会和家人们一起去投票。

参加集会的数百人多数为上班族装束,他们还以英文高喊“签署法案,救香港”,希望美国总统特朗普能签署日前已获美国参众两院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香港“黄雀行动”营救的“六四”人士盼香港学生不再牺牲

“六四”后因香港“黄雀行动”而获得营救的人在22日发布一份声明,呼吁港府追究警方在“反送中”运动中的责任、盼香港学生不再牺牲,还称将整合资源、疏通管道、启动救援香港人的方案。六四学运领袖之一的吾尔开希22日在个人脸书张贴了该声明,并有苏晓康、严家其等多位经“黄雀行动”营救而逃离中国的人士署名。据报道:第一批签署人还有高皋、张伯笠、郑义、北明、项小吉、封从德、熊焱、吕金花。他们都是经由“黄雀行动”的营救而逃离中国。“黄雀行动”从1989年6月中旬开始,持续约半年之久,总共营救出133名中国的民运人士。

30年后,当年经由香港“黄雀行动”而获得营救的人士发表声明表示,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被血腥镇压之后,在走投无路之际,香港人捐出钜款,发起“黄雀行动”,帮助他们脱离险境。30年过去,他们一刻不敢忘记香港的大恩大德。

声明指出,近几天警方武力围攻中文大学、理工大学,逮捕残害青年学子,和平校园犹如战场。青年学生捨命抗争,抵御中共新极权的扩张。香港青年的悲壮抗争感动全世界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们。

声明要求香港特首和政府立即停止进一步镇压,并承认错误,允许独立调查,恢复法治。其次,尽快释放所有被捕学生和市民,追究“恶警”责任,还香港人民一个公道。声明还呼吁,香港学子不再牺牲,留得青山,以期唤起民众,做长期抗争准备。

从“黄雀行动”港人救助六四人士,到香港和平抗争的今天,30年一线牵,可说是前赴后继,同样的理想,同样的抗争。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反送中,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