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传递了什么声音?

香港警察站立在理工大学外的街道上。(2019年11月19日)

香港警察站立在理工大学外的街道上。(2019年11月19日)

备受瞩目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星期二在美国国会参议院无异议通过后,同样的议案版本星期三进入众议院表决,以417票支持,1票反对的压倒性多数获得通过,随即送入白宫,等待总统特朗普签署。该法案规定美国政府对香港自治状态进行年度审议,还将制裁侵犯香港自治和人权的官员。法案提出了一些相关的操作措施。

例如,法案将为受港府和中国政府迫害的香港居民提供签证便利。法案规定,港人申请赴美签证时,因政治原因而留有案底不能成为拒签的主要原因。法案具体规定,美国驻香港领事馆须维持一份动态名单,以供比对与核查,名单涵盖香港特区政府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依“政治动机”而正式指控、拘押或者认定有罪的香港居民,不过,这些香港居民行使权利时所依据的是《国际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核心内容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核心内容

法案还将制裁侵害香港自治和人权的官员,包括冻结其在美资产以及拒绝入境等。关于美国政府进行制裁的方式,《法案》提出,可以阻止或者禁止违反法案的香港个人,不得在美国境内进行财产和利益买卖。与此并行的措施包括,拒发签证、拒绝入境、宣布已发签证或者旅行文件无效、以及享受移民与国籍法的相关待遇等等。

《法案》还有针对中国官媒以及亲中港媒的部分,例如,《法案》说,美国谴责中国政府控制的媒体集团,例如香港《文汇报》和《大公报》对民主活动人士、美国等国的外交人员及其家人的骚扰和蓄意攻击。《法案》要求国务卿明确告诉中国政府,利用媒体传播不实信息,恐吓和威胁他们眼中的在港敌人是不能接受的。对于上述媒体记者前往美国旅行和公干,美国国务院将对他们的签证申请严格审查。这部分内容是作为“国会意见”来表述

有分析人士认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已经并正在对美中关系和当下的贸易谈判产生直接影响,其中包括正反两个方面。

佛罗里达大学政治学教授、曾在美国国会成立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担任委员的金德芳(June Teufel Dreyer)对美国之音说:“《法案》肯定会给中国退出美中贸易谈判提供一种理由,不过,有关谈判本来进展也不那么顺利,此时,中国正好有理由说,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现在不谈了,以后再说。从这个意义上讲,《法案》对美中关系将可能产生负面的影响。”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高效率通过国会两院,在参议院是无异议通过,在众议院只有一票反对。两党议员表现出罕见一致,而且行动如此快速。对此,在美国的时事评论人士横河对美国之音说:“这在美国国会历史上非常少见,所以说,这不是一个香港的人权问题,也不是关于香港的金融地位,或者关税地位问题。如果是单纯的关税金融问题,或者人权问题,总有反对票和弃权票,总有反对的意见,这在美国国会非常正常。国会的众参两院都是民意代表,国会代表美国民意,现在美国国会代表的是,全面正式回应中共针对美国的挑战。”

横河还说,国会山上围绕《法案》的政治进程可以说代表了整个美国社会的一种“觉醒”,他说,“美国已经觉醒了”,他称“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

不过,单就《法案》对香港目前局势的可能影响而言,金德芳教授表示,依据她的想象,中国可能像1959年进藏一样进入香港,宣布《基本法》无效,因为她从一开始就对香港抗议者是否能够实现他们的合理诉求态度悲观,因为中国实在“太强”,“决心也太大”。

星期三,众议院议长、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在众议院通过这部法案之际说:“1997年当英国将香港移交给中国时,美国希望香港人民会实现承诺给他们的高度自治。今天中国毫无疑问已经背弃了这个承诺。”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来自肯塔基州的共和党人里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星期三发表声明说:“即使在这部新的议案成为法律之前,国会已经给行政当局相当大的权力采取行动,包括直接制裁侵犯人权的个人的授权。我敦促世界各地每一个贸易伙伴清楚地看看香港和新疆,并想象在中国继续加强其监控之国并将其在世界各地输出之际,会有什么样的代价。”

中国政府谴责这项法案是“粗暴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反送中,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