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难道不具备全民免费医疗的经济条件吗?

中国为什么不具备全民免费医疗的经济条件吗?这个问题不是百草止水提出来的,而是全国人大的报告中指出的,说中国要搞全民免费医疗每年需要经费1600亿元,目前的中国还不具备这个经济实力。

真的不具备吗?看看如下的数据就能一目了然,你就会明白中国人的钱到底哪去了,人大又为什么说中国不具备全民医疗的经济实力!

2008年,中国免除46个国家400多亿债务。

2009年,中国免除32个国家150笔债务。

2009年,中国对非援助累计760亿人民币。

2009年, 中国累计对朝援助达8000亿元.

2009年,累计购买外债20000亿美元,常常是快速贬值的垃圾债,投资两房次级贷血本无归!

2008年,北京奥运会共耗资5000亿人民币。

2010年,上海世博会共耗资4000亿人民币

2010年,维稳费6000亿人民币,超过军费、医疗费和教育费。(PS:2012年军费预算超过6000亿,维稳费?。。。)

2009年,中国公车消费达到9000亿人民币,三公消费累计消耗纳税人税款17000亿。

2010年,西南五省大旱,6000万人受灾,中央仅拨旱灾救灾资金〖1.6〗亿元。

2010年, 人大指出: 中国实现全民免费医疗每年需花费〖1600〗亿元, 目前中国“不具备这个经济实力”。

真的不具备吗?看来不是,而是中国人的钱很大部分都送给外国人了,很多是免费送,还有很多是巨额的投资亏损。此外近30年来,中国外逃官员约为4,000人,卷走资金近4,000亿元,人均席卷约1亿元赃款。还有知道现在中国有多少“裸官”吗?118万。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也就是平均每个省(直辖市)有3万多名“裸官”,如按全国2,000多个市县算,每个市县也有50多人。这些裸官,他们的移民海外的亲属又拥有多少的资产或存款,这些都是一笔非常庞大而又难以计数的雄厚资产。身在俄罗斯的斯诺登去年公布了中国官员在国外存款达4.8万亿美元,约为30万亿人民币!按现金持有占总资产(现金/房产/股份/基金/收藏证券等)的三分之一算,贪官们的海外资产达100万亿。这些资产哪里来的?显然都是贪污腐败的巨大业绩!

再继续看一组数据,用于行政费用所占生产总值的比例:中国:25.6%,印度:6.3%,美国:3.4%,日本:2.8%。中国用于行政费用所占生产总值的比例是印度的4.1倍,是美国的7.5倍,是日本的9.1倍。为什么?就是因为中国的机构太臃肿,有一个庞大的国家机器,有一个不创造财富的运转这架机器的庞大的废物队伍。用于教育医疗的费用所占生产总值的比例:中国:3.8%,印度:19.7%,美国:21.5%,日本:23.3%用于教育医疗的费用所占生产总值的比例印度却是中国的5.2倍,美国是中国的5.7倍,日本是中国的6.1倍。为什么?印度、美国、日本重视和提高国民的文化水平、思想素质、身体健康。而中国就是这3.8%,其中的80%还都用在2~3%的高官们身上享用。

同样为职工,待遇也截然不同,电力、电信、石油、金融、保险、水电气供应、烟草等号称国民经济的命脉企业,这些国有行业的职工不足全国职工总数的8%,但工资和工资外收入总额却相当于全国职工工资总额的55%。

综上所述,中国不是没钱搞全民医疗,也不是没钱给全国人民涨工资分红利,而是将钱用作养活养肥上层社会,用于滋润贪官污吏,用于海外投资失败广交学费,用于送给海外某些国家或势力以联络感情增进友谊。一旦涉及到本国人民,要么说经济困难,要么说经费紧张,要么说国情特殊不适合增进国民福利,云云。看来,本国的国民没有外国人亲,本国的百姓也没有上层社会的人士亲。问题是,到底是谁在冷漠国人?又是为什么要冷漠国人?难道上层社会不是我们老百姓养活?难道国民收入不是来自广大人民的辛勤劳动?是谁赋予你权力拿全国人民的钱胡乱去花?又是谁赋予你权力让你们自肥腰包?

—————————————–

附:什么是大病免费?

我们推动的大病免费计划是必须覆盖每一个国人,在生命权与健康权面前,人人平等!每个国人“大病医疗”所产生的全部费用都必须由政府财政承担。

本计划中对“大病免费医疗”的定义是:为一次治病花费400元以上的即算是大病,治疗大病花费只要不超过30万元/年度的,则全部免费。这个封顶30万元的标准是比照陕西神木的经验,具体执行细节可以讨论,但是在执行精神上不能走样,绝对不能低于这个数字。超高费用的特殊病例由专门机构做特案处理。看病花费400元以下的,由患者自己付费。

编者按:全中国有大约不到3千个县,有专家曾经做过测算,在全国范围内执行神木的“大病免费医疗”标准,一年大约需要五千亿元的资金,这个无疑中国是可以负担的起的。

大病免费医疗概念的缘起,新闻链接回放: 

陕西神木县从2009年3月1日起实行的“全民免费医疗”制度,全县城乡居民(未参加城乡居民合作医疗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人员除外),实行门诊医疗卡和住院报销制。规定门诊中实行医疗卡制度,每人每年可享受100元门诊补贴,门诊医疗卡结余资金可以结转使用和继承。住院报销设定有起付线,乡镇医院住院报销起付线为每人次200元,县级医院为每人次400元,县境外医院为每人次3000元。起付线以下(含起付线)的住院医疗费用由患者自付,起付线以上的费用按规定由县财政买单。

神木县这个医疗方案的最大亮点是,安装人工器官、器官移植等特殊检查费、治疗费和材料费也可报销,每人每年报销上限为30万元。癌症、肝硬化、肾病等大病可以报销90%。

该县还规定,神木县医院7所医院为县级定点医院,西安交大一附院等5所医院为省级定点医院,北京的6所知名医院也列入定点医院的名单。

神木县委宣传部部长雷江声告诉记者:“从统计看,3月份全县报销医疗费960万元,4月份报销医疗费1270万元。”据测算,全民免费医疗制度推行后,神木县财政一年需要补贴至少1.5亿元的资金。

——————————————

附:大病免费全民推动计划发刊词

今天,2014年4月28日,我们将开始推动一项使每一个中国人都获得“大病免费治疗权利”的公民运动。

我们将这场公民运动命名为:大病免费全民推动计划

我们深知,这是一场需要勇气和毅力的长期行动;同时,我们也深信,在随后时光里,爱、尊严与希望将在这里绽放。

让我们为了自己、家人和同胞,说出我们共同的诉求:大病免费!让我们手拉手,彼此守护,共同推动这一目标的实现!

关注我们,你就成为我们中的一员;转发微信,你就是“大病免费全民推动计划”的义工。

举手之劳,点滴做起,我们就可以汇聚海洋般的力量,就一定能成就我们共同追求的理想!

——————————————

附:全世界有两百多个国家,看病要付钱只有二十几个国家!——戴勀戎(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第九人民医院教授)

在2012年1月2日和3日,东方卫视《东方直播室》播出的《医患关系怎么了?》专题节目中,戴勀戎(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第九人民医院教授)抨击当下医疗制度的巨大弊端。

节目中,戴尅戎院士谈到国家医疗制度,表情镇定地说:看病就得付钱。在我们这里好像天经地义。但是你们知道不知道:全世界有两百多个国家,看病要付钱只有二十几个国家。其他的国家他看病就是不要钱。”

对于从医疗制度上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戴院士说:“我觉得我们应该追根。追根就在于,我们唯一的出路,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都是走的这条出路,就是全民医保。当然,这个全民医保,给很多的国家加上了沉重的负担。但是这件事情由国家来处理。我们要进入到全民医保,要真正的每一个病人都能生病了以后,能够不付钱就看病,我觉得这是我最大最大的期望。”

这位年过七旬的专家,从真正的医方的角度,捅开了我国数十年来曾经不顾民生疾苦而推行的医疗机构向病人创收的旧医改国策,系所谓学习借鉴西方国家市场化机制的谎言和秘密。

在节目录制过程中,戴尅戎院士还曾经说:在二十几个看病收费的国家中,也只有中国让老百姓承担这么大比例的医疗费。

看病难、看病贵既是老百姓顺利就医的两大拦路虎,又是医方有效开展医疗活动的两大障碍,是导致医患关系恶化的两大现象性因素。

戴院士的解读让人看清了医患关系的本质和解决医患矛盾的根本出路——这个被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正确理解的医患关系本质,是医患同源,医患是一家,医生和病人同是药品和医疗器械的用户,医生和病人不是商人和客户的关系。因为病人不具备医疗知识,没有能力自主选择用药和用器械,不能离开医生独立成为药械的用户;医生不是“药贩子”,医生开药不能为了卖药赚病人的钱。以“市场化”为谎言借口的旧医改,让医生成为赚病人钱的商人,不仅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而且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世界通行的解决医患矛盾根本出路是全民医保,是政府财政“买单”医疗费,彻底消灭医患对立的根源。

(作者:百草止水 来源:天涯关天茶舍)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