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10月28日-11月3日)

编者:持续逾5个月的香港抗争仍没有停止,本周六10万香港市民参加添马公园集会,为已故的大学生周梓乐祈祷送行,周梓乐并不是在这场运动中惟一失去生命的年轻人,几个月以来,港府的冷漠和警察的暴力令香港社会陷入严重撕裂的困境中。而在中国大陆,再有刘家财、李冬等公民因为支持声援香港受到行政处罚、抄家、软禁。

本周11月8日是中国设立记者节20周年纪念日,不无讽刺的是,根据保护记者委员会2018年报告,中国有47名被囚禁,这只是一个保守的数字,因为中共封锁信息,还有公民记者无法统计在内。在无国界记者组织公布的“2019 年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中,中国排名倒数第四。中共强制数万名新闻从业人员参与“习思想”考试,测试新闻人员对“党”及对习近平的“忠诚度”,不参加考试或没有通过考试的记者无法换发新的记者证。中共更对独立记者和公民记者进行打压。仅今年就有张贾龙、危志立、柯成兵、杨郑君、黄雪琴等记者被抓捕,另有黄琦、刘飞跃、卢昱宇等公民记者已被关押数年,而民间权利运动网站的负责人甄江华在中国记者节这一天4年牢狱刑满出狱。不仅如此,今年被抓捕的公民大多是因为言论自由被控罪。

本周是柏林墙倒塌30周年,全世界在纪念的同时将目光转向中共。并预言:中国由全天候监控技术支撑的社会信用体系,在未来10或20年内,将无法战胜一个由增速放缓的经济、崛起的中产阶级、长期腐败的政治体制、腐朽文化的分解,以及周围地区出现的分裂所结合而成的现实。如30年前,中共的防火墙正在崩塌。

今天,在中共的防火墙里,有一批优秀的自由战士被关在监狱里。本周重点关注的良心犯有王怡、马志权、吴其和等人,他们,被剥夺了自主聘请律师的权利、接受公正审判的权利,正经受着酷刑、超期羁押、疾病的折磨。而在中共的大监狱里,每一个有独立思考和坚守良知的公民正在因言论、不满、拒绝合作和反抗而遭受各种迫害。

台湾作家龙应台说过:因为权力的侵蚀无所不在,所以个人的权利,比如言论的自由,是每个人都要随时随地、寸土必争、绝不退让的。的确,只有我们每一个人都站出来奋力去争取本该属于我们的权利,自由才可能会早一天到来!

“限制自由的围墙都会被推翻!”

一、王怡遭羁押11个月 代理律师张培鸿被取消辩护资格。成都秋雨教会牧师王怡被羁押已经11个月,期间律师从未获准会见。代理律师张培鸿已经被成都市检察院正式告知:不能作为王怡的辩护人。目前为止,除张培鸿律师外王怡仍没有其他的辩护律师。王怡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及“非法经营罪”一案于9月30日退侦结束,至10月底第二次审查起诉期满后,又延长了15天的时间。张培鸿律师推测如果11月中旬不进行第二次退侦,王怡案就应该移至成都市中级法院。

在王怡本人、王怡的妻子蒋蓉及王怡的父母都坚持聘请张培鸿作为王怡的代理律师的情况下,成都当局坚持取消张培鸿律师的辩护资格,那么这将意味着,王怡案将被强行安排官方律师介入或者在根本没有律师的情况下秘密开庭,王怡将会受到秘密审判。《世界人权宣言》中:凡受刑事控告者,在未经获得辩护上所需的一切保证的公开审判而依法证实有罪以前,有权被视为无罪。鉴于此,成都当局应该立即释放因信仰和良心而受到指控的王怡牧师,并依法保障王怡牧师的各项公民权利。

二、蒙面支持香港 湖北人权活动人士刘家财失去自由18天 家遭搜查。港府强行实施《禁蒙面法》后,大陆各地公民自发地以蒙面照片的形式表达“蒙面无罪,与香港同行”的勇气和支持香港社会民主运动的决心。因发布蒙面支持香港的照片,湖北人权活动人士刘家财于10月19日至11月1日被国保带离宜昌控制在湖北神农架,居所遭到查抄,警方扣押了刘家财的2台电脑、2部手机、移动硬盘、蒙面面罩、风镜、拍蒙面照片时使用的衬衣等物品。

依法正当地行使公民权利被限制自由,警方在执法过程中未出示任何法律文书就对公民实施软禁、抄家。在“公安姓党”的口号下,警察维护的是一党之绝对权威,哪里还谈遵守宪法和保护人民的利益?

三、长沙公民李冬因推特言论被行政拘留12天。2019年10月23日,长沙公民李冬因在推特上发布及转发涉香港社会运动的信息及抨击中共的言论,被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以转发和发布“不法言论”不由行政拘留12天。李冬已于11月5日拘留期满获释,李冬的推特账号已经被取消。

在中共对微信及国内社交媒体设置敏感词、删贴、禁言、封号之后,部分网民通过翻墙软件在推特及脸书上注册个人帐号。今年以来因在推特上发布及转发信息被控罪的公民不在少数,上个月河南公民秦来宾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其所有的控罪依据都来源于他在推特上发布和转发的信息。

四、马志权被控“颠覆罪”羁押三年 庭审坚称无罪。在深圳大抓捕中被羁押三年的维权人士马志权(网名沈力),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于2019年11月7日上午10时在深圳市中院开庭,法庭上马志权坚称无罪,法院将择日宣判。深圳大抓捕发生后,其家属委托的律师无一获得会见,最后都被强行解聘。据传被抓捕的十数人中已有人获释,但并没有任何后续消息。目前仅知马志权今天开庭。法庭上的马志权因遭受酷刑被打断腿竟然不能站立。

深圳大抓捕中的当事人,只因大家在一起聚会讨论民主与自由,竟被控“颠覆国家政权”重罪抓捕,在被羁押的三年里,律师无法会见,被强迫解聘律师,开庭不通知律师及家属,遭到酷刑甚至致残。深圳杨美案所有被羁押人员不仅司法救济权被剥夺殆尽,还遭到酷刑及不人道对待,马志权被打断腿无法站立,王军身心亦受到严重伤害,其狱中的生存状况更令人担忧。

五、福建维权人士陆祚钰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福建省宁德市屏南县维权人士陆祚钰于2019年10月29日下午被福建驻京接访专班从北京截回福建,屏南县公安局于10月30日对其行政拘留9天,11月8日获释后陆祚钰立刻再遭传唤,随后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于宁德市看守所。

陆祚钰只因为是访民身份,在北京未违反任何法律法规的情况下被当地截访后行政拘留,紧接着再被刑事拘留,不仅体现出警察执法的任意性,更是当地政府对陆祚钰多年上访维权实施打压迫害的持续。

六、广州胡耀辉律师地铁站内拒查身份证被殴打传唤。广州执业律师胡耀辉11月4日早上坐地铁时遭到辅警查身份证,胡律师拒绝后被野蛮抓捕,在警车上遭到殴打,期间胡律师被逼并跪下,警察将胡律师双手反锁后背后戴上手铐,然后强行带到附近的黄村派出所,并污蔑胡律师抗拒执法,将他关押在办案区,进行强行搜身、尿检。被扣押长达8小时。

对全社会实行网格化、大数据监控仍不放心,还要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随意查验公民的身份证、搜身,稍有不满就会招致轻者喝斥威胁,重者扣押受辱,更有可能会因此被控罪入狱。在大监狱的管控下,公民哪里还有自由和尊严?

七、维权人士程玉兰因上海举办进博会被抓捕软禁。由于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上海举办,上海公安维稳系统十分紧张,对管辖地维权上访人员进行严密管控,上海籍维权人士程玉兰日前在北京被强制带回上海后遭到软禁。11月3日傍晚7时,上海公安机关多人要连夜带程玉兰回上海。程玉兰问他们为什么事?回答称:上海要开会了……

多么可笑的理由!难道因为一个会议就要无端地软禁公民吗?因为“上海要开会了”,不仅身在上海的维权人士被限制自由,身在北京等地的上海籍维权人士也被从不同的地方截回上海软禁,而各地被列入黑名单的维权人士因为“上海要开会了”也不能到上海去。在这样的国度里,各种会议、纪念日,甚至包括敏感人士的婚丧嫁娶,都被执政者视为“不稳定因素”而致大批公民被非法禁言禁行。

八、苏州大抓捕吴其和案:羁押三年再次被延期审理。2016年G20峰会期间遭到抓捕的苏州维权人士吴其和被羁押三年,期间罪名由“颠覆国家政权罪”变更为“寻衅滋事罪”。2019年11月5日案件再次“因案情复杂”被延期审理,审限延至2020年2月6日。吴其和被抓捕后,办案部门包括常熟市公安局、苏州市公安局、常熟市检察院、苏州市检察院、相城区检察院、相城区法院。2019年8月15日,吴其和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在苏州市相城区法院开庭。

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权利,公民对政府有提出批评建议的权利。公民关注社会热点事件、声援遭受侵害的弱势群体和监督司法公正,本应受到国家赞赏,而苏州当局以“寻衅滋事”为名对吴其和等人控罪,实际上是在公然剥夺公民监督批评政府的权利,是对公民监督批评政府的言行进行政治打压和迫害。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