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10月14日-10月20日)

编者: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四个多月,港府不仅继续罔顾民意,动用警察暴力镇压示威抗议的民众,更强行实施《禁蒙面法》及不批准有组织的和平抗议行动。本周日香港民阵原订在周日发起主题为“废除恶法、独立调查、重组警队”的大游行被警方发出反对通知书,上诉亦被驳回,但仍有据称超过35万的香港市民再次走上街头。

在中国大陆,本周又新增一例因蒙面支持香港而遭受迫害的案件,湖北维权人士罗少华被行政拘留7天;另外,因公开支持香港反送中社会运动被刑事拘留的四川人权活动人士陈云飞在被关押30天后,于10月18日获取保候审;另一名因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广州活动人士赖日福(网名花满楼)于10月17日获取保候审;上海维权人士顾国平因声援香港被刑事拘留30天后也获得释放;浙江民主党人林辉亦因发布声援香港的言论被行政拘留15天,10月18日拘留期满获释。

本周重点关注的良心犯有陈建芳被以控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周勇军、黄晓敏先后被判刑;戈觉平被关押三年未宣判,身体健康状况恶化。陈建芳被关押7个月都未获律师会见,周勇军及黄晓敏开庭都没有自主律师辩护,直到宣判后外界才了解到有限的消息。由于信息不畅,外界无法给予及时有效的声援和关注。

在中美贸易战未止、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中国总体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下,中共对内严控网络舆论,加强对整个社会全方位的管控,要求数万名记者参加“习思想”的在线考试,加强洗脑教育对不讲政治的教师将会处罚。在一党一人治下,各种矛盾和危机隐藏在表面的“和谐”之下,中共当局若执迷于“1984”式的管控,矛盾、危机总爆发的时刻为期不远矣。

一、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陈建芳夫妇于2019年3月20日在浦东新区家中被当地公安抓走被刑事拘留,半月以后陈建芳丈夫被释放,目前陈建芳已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到上海第一中级法院。陈建芳被羁押至今没有律师能够成功会见,更不知道她的具体处境。

即使在最严酷的打压之下,陈建芳仍与上海维权人士一起,多次走上街头,公开打出标语,要求释放良心犯、尽快加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反对酷刑和强迫失踪等公民行动,直到她被抓捕,这也成为当局残酷迫害她的重要原因。

二、前八九学运领袖周勇军获刑一年两个月即将刑满。前八九学生运动领袖周勇军被控“寻衅滋事罪”一案,已于10月8日宣判,广西法院以其发发布的6条推特为由将于判处一年两个月有期徒刑,周勇军已被羁押一年有余,将于10月19日刑满出狱。另外,新疆前党校教师黄晓敏寻衅滋事罪一案已被四川法院判刑两年半。由于黄晓敏解聘了律师,所以具体开庭及宣判详情不明。

中共口口声声讲法治,保障人权,然而,针对良心犯等政治敏感案件,却完全无视法律,肆意破坏法治。尤其表现在剥夺良心犯聘请律师的权利、正当辩护的权利、公正审判的权利。为了减低良心犯的关注度,迫使良心犯解除自主聘请的律师,威胁其家人不得向外界透露被羁押者的消息。

三、案件久拖不判 苏州戈觉平看守所中健康急剧恶化。苏州著名维权人士戈觉平10月15日获律师会见,戈觉平身体健康急剧恶化,已被羁押将近三年,目前肠胃不好,便秘,血压仍然居高不下,眼睛得了白内障,视力下降看书困难,情况很不乐观。

2016年9月G20峰会前夕,当局相继抓捕十数位维权人士,戈觉平、吴其和虽已开庭,但却迟迟不宣判,另外被取保获释的陆国英等多人正面临着审判。中共当局对苏州大抓捕久押不判,意在给当事人及当地维权人士造成恐慌。

四、人权律师卢思位因代理陈家鸿涉嫌“煽动颠覆案”恐受成都市律协纪律处分。2019年4月29日广西陈家鸿律师被捕,卢思位律师携带陈家鸿事先签好的委托合同于2019年5月9日前往玉林市看守所会见,玉林市公安局以陈家鸿涉嫌危害国安为由不让会见。不仅如此,卢思位律师还因此被认为“违规”,成都市律协惩戒监督委员会将对其进行听证开庭。

在律师行业,律师办案携带空白会见函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律师与客户签订合同后再回律所盖章是这个行业的通行惯例,此次成都律协拟处分卢思位实际上是想对代理所谓“敏感”案件的人权律师进行警告和威慑!

五、四川维权人士程爱华被刑拘30天获取保候审。四川维权人士程爱华(网名佩利)于2019年9月16日下午被四川省西充县公安局从成都强行带走,次日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南充市看守所。由于近期大多数网络活跃人士被禁声甚至被限制人身自由,程爱华被刑事拘留的情况一直不为外界所知,直到她于10月17日被取保候审外界才得知这一消息。

遭到刑事拘留的公民在获取保候审以后,仍要因这项刑事强制措施被限制言论及人身自由一年,除了诸多的限制以外,还要保证随传随到。近两年以来,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已经成为中共打压异见人士及反抗公民的常规手段。

六、上海维权人士顾国平因声援香港被关看守所30天。上海维权人士顾国平因在网络上公开声援香港市民反送中示威运动,9月12日下午在北戴河火车站排队购票时被当地便衣扣押带走审问,随后被送往秦皇岛市看守所关押。7天后,警察把他押送到上海市长宁看守所继续关押23天,上海市长宁看守所出具的拘留通知书上称其涉嫌“寻衅滋事罪”。关押期间他被指控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受到恐吓“可能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罪,会处以重刑,可能回不了家了,最后有可能会死在监狱。”

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5个月以来,中共当局一方面严控网络信息,一方面污名香港市民合法的抗议行动,令大陆的普通民众很难获得真实的新闻消息。通过翻墙浏览境外网站及传播香港市民抗议示威信息的大陆公民,不是受到恐吓、强迫禁言、删除相关信息,就是被强迫失踪及拘留。

七、湖北宜昌公民罗少华因蒙面照片支持香港被行政拘留7天。自《禁蒙面法》实行后,大陆各地人权活动人士自发地以拍蒙面照片的方式声援香港,抗议《禁蒙面法》的实施。湖北省宜昌市维权人士罗少华是最早拍摄蒙面照片的公民之一,因为蒙面照片而被处以行政拘留7天。另外,湖北宜昌市人权活动人士刘家财等人因拍摄蒙面照片受到警方的严厉警告。

香港自今年6月9日爆发大规模反送中抗议示威以来,大陆公民因支持、声援香港的社会运动,已知有数十人遭到行政拘留或刑事拘留,各地人权活动人士纷纷受到威胁警告。

八、江苏、广东等地持续打压基督教 迫害基督徒。10月11日江苏省泗阳警方以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将尹敬林执行逮捕,另一家庭教会长老陈保申于9月26日被以“隐瞒非法所得罪”刑事拘留,两人均被羁押在泗阳县看守所;2019年2月20日因拒绝把教堂内“爱神爱人”标语改成“爱国爱教”及在教堂内建国旗台的河南原阳教会牧师李军才控被被控有职务侵占、妨害公务和销毁账目案,经过两度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后,近期再度移送检察院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中共当局在各地大肆强拆十字架,强迫在教堂内挂国旗,对于坚持信仰不服从中共党领导的教会,当局以各种理由取缔基督教家庭教会,抓捕基督徒。

九、良心犯出狱后人身自由受限 仍被剥夺各项公民权利。广东劳工维权人士孟晗因涉发布香港反送中运动的信息于8月30日被广州市南沙分局警察抄家带走后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37天后虽然从南沙区看守所获释,但却被禁止在网上发言、禁止与其他敏感人士来往,不能随便去某个地方,警方还要求用微信定位,随时汇报行踪;“成都六四酒案”符海陆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五年,虽于2019年4月1日获释,但被强制带定位手表,不能自由离开当地旅行和会见朋友,近日租住的房屋遭到逼迁;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自2019年2月28日获释后,从未获得过真正的自由,目前被软禁在河南信阳市的老家,受到24小时的监控,江天勇获释后被限制人身自由,剥夺了其正当的就医权利,自由迁徙的权利和自由出入境的权利。

中国公民因维护公民权利、推进宪政民主被控罪入狱,出狱后仍受到严密监控、骚扰,因人身自由受限,严重影响了日常生活、正常工作及访友、就医等基本人权。中共十八大以来,当局调整了针对良心犯的迫害手段,狱中的良心犯普遍面临自主聘请律师难、律师会见难、狱中的真实现状无法传递给外界等困境。出狱后仍被禁言禁行,无法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