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式厚:中国经济恶化有多严重

10月18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统计报告,“中国经济在前三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结构调整稳步推进”。新华社微博称:“前三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但也要看到,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依然复杂严峻,国内经济下行压力较大”。

要判断中国的经济状况,统计局的数据不能全当真,连现任政府总理李克强都不全信这些数据。但真实的状况如何,他应该是掌握的。他在9月16日接受塔斯社书面采访时表示,“中国经济也面临一定下行压力”,“只要就业比较充分,收入持续增加,环境质量不断改善,增速高一点低一点都是可以接受的”,暗示保6很困难。10月14日,他在西安主持召开经济形势座谈会,对经济形势的困难谈得具体了一点:“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实体经济困难突出,国内需求疲弱,一些食品因供求关系变化价格上升,一些地方发展动力不足”。

尽管无法得到真实的数据,但从很多迹象可以看出中国经济状况在急剧恶化。统计局的数据提供了几个特殊的视角,可以管窥经济大势。

(一)统计局发布的数据能看出,猪肉对经济有严重影响。

由于中美贸易战,中国从俄罗斯进口猪肉,导致非洲猪瘟迅速在中国蔓延,从2018年8月1日到2019年4月19日,31个省市自治区都发生猪瘟疫情。现在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呢?按照统计局的数据,1-9月猪肉产量3181万吨,下降17.2%。按5万元/顿的批发价格计算,损失约3千3百亿,占第一产业GDP的7.7%。

相对而言,第一产业的产出周期长、增速慢,在猪肉行业遭受7.7%的损失后很难从其他行业得到补偿,粮食、禽蛋、奶、禽牛羊肉的增长数量不足以支持统计局宣称的第一产业还增长了“2.9%”的结论。统计局宣称的“增长2.9%”是基于上涨后的价格计算出来的,猪肉的价格上涨接近7成,其他肉类价格上涨约2成,足见“2.9%”这个数据就是“注水猪肉”。

猪肉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有多严重,可以从中方在中美贸易谈判中的立场清楚地反映出来。现在中方急于从美国购买猪肉,一种急不可耐的架势,即使不签订阶段性贸易协议也要购买,对外号称“主动购买”。以官方一贯高调、强硬的立场而言,若非情形危及政权稳定,中共不会如此”低三下四“。

(二)财政收入反应经济恶化。

财政部9月17日发布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50678亿元,同比增长3.3%。其中,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126970亿元,同比下降0.4%。主体税种方面,工业企业实际缴纳的增值税收入下降4.1%;企业所得税增长2.7%,增幅同比回落9.8%;个人所得税下降29.7%;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下降8.1%。去年前三季度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同比增长了12.7%,两者相差13.1%。税收收入的断崖式下降,说明税基大幅下降。

统计局发言人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大力度减税降费的政策,效果在不断显现。”这从表面上解释了税收收入下降的原因,但是减税降费的效果并没有显现。根据统计数据,前三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6%,1-8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40164亿元,同比下降1.7%。这说明,规模增长但效率下降,企业扩大投资的能力明显不足。

还必须注意到的一个统计的“技术活”。“规模以上企业”是指年主营业务收入人民币2000万元及以上的全部工业企业(2011年开始)。对于在当年符合合规模以上资格的企业,会在次年的统计报表内加入或该企业;对于在当年不符合规模以上资格的企业,在次年的统计报表内剔除该企业。这就意味着,剔除了破产、停业的企业,加入了经营状况好的企业,有关的统计结果从机制上进行了“美化”,实际状况肯定比统计数据更差。

(三)个人收入大幅降少严重影响消费支出。

财政部的统计数据:个人所得税下降29.7%。这是在个人所得税征收标准不变情况下的数据,说明个人收入(税基)大幅减少。但统计局的数据是: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882元,同比名义增长8.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1%,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比较这两个数据,很明显财政部的数据更靠谱,因为税收收入很难造假。

按照统计局的数据,今年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的贡献率为60.5%(投资和净出口贡献率各占约20%)。这就是说,消费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但个人收入大幅减少,消费增长怎么实现?未来的增长潜力在哪里?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是什么?那些口号式的政策肯定不是解决方案。

10月18日统计局给出第三季度GDP增长6%,第四季度的GDP增长很可能低于6%。从曾经两位数的GDP增长到“保8”、“保7”、“保6”,明年经济增长的官方目标很可能就是“保5”,经济下行趋势无法扭转。

按统计局的数据,GDP第三季度增长6%也是一个非常高的增长速度。但对中国来说,为什么增速放缓就会出现严重问题呢?

其一是就业问题,这是涉及政权稳定的头等大事。按照2019年4月9日光明日报《作为宏观政策的就业优先政策》一文所说,“我国城镇每年新增劳动力在1500万人以上,此外每年还有几百万的农民工需要进城就业”。按照2019年8月20日统计局《就业规模不断扩大,就业形势长期稳定》一文所说,2018年的就业人口为7.8亿。按照奥肯定律,GDP下降2%,失业率增加1%。如果GDP增速从6%下降到4%,就要增加约千万失业人口。这是中共政权最担心的社会动乱之源。

其二是财政支出问题。统计局的数据:前三季度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78612亿元,同比增长9.4%。这意味着,财政收入下降,财政支出增加,相差6.1%,财政支出比GDP增速高3.4%。这个亏空只能能靠发行债券(国债和地方债)来解决,这就是通常说的“印钞”,必将引发严重通货膨胀。前三季度CPI上升3%,PPI下降1.7%,在收支已经失去平衡、滞涨形态明显的情况下,可以预判经济形势会进一步恶化。

其三是债务问题。债务问题是中国经济的“灰犀牛”,现在政府财政收入仅增长3.3%,增速低于债券的利率水平;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下降1.7%,这些企业拿什么去偿还银行贷款和企业债券?个人收入大幅度减少(个人所得税下降约3成),个人拿什么去偿还房屋贷款、还有多少余钱去消费?GDP增速下滑,意味着“灰犀牛”摧毁中国经济的时刻会加速到来。

在GDP高增速时期能被掩盖的问题,在增速下降的过程中逐渐暴露并变得更为严重,统计局的数据和说辞连普通人都蒙不了。

如果给中国经济下一个结论,那就是:“病入膏肓”

公民:吕式厚

2019年10月19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