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士辉: 我在浦东一看的铁窗生涯

我所在的浦东一看,定员是27人,墙上有编号,最多的时候关押了36人,最少的时候也是有三十多人,没有不超标的时候。我们在里面睡觉都是头对脚,脚对头,整个晚上基本是拉直的(不能屈腿),白天则是折叠的(要长时间坐板)。不过特别声明,因为我有强直性脊柱炎,我折叠坐板只有4天,剩下8天都是靠墙坐板的。 别人很羡慕,监号里只有我和另一个关禁闭4个月关成口水长流不止、骨瘦如柴、面容呆傻的涉嫌盗窃的,不用折叠坐板。

两个牢头至少各自占据了三个人的位置,其他人基本上都是肉贴肉,每人30多公分的地方。我基本上没怎么像样睡觉。大概是第五六天,我在看守所晕倒,后手麻,对于我这样的身体,不意外吧? 按照规定,每个人大概是半米宽的铺位,但实际上严重不足。

“坐板” 就是坐在木质铺板上,反省,不能动,不能弯腰。上午、下午、晚上,每天要三次坐板,每次大概半小时到一小时。其他时间其实也是要坐板的,姿势也有限制。吃饭是蹲着的,每餐饭的吃饭时间只有约五分钟,吃不完也要收炮筒(饭筒),然后即刻擦板。

有一个很恶劣的牢头,涉嫌敲诈勒索被判两年半(刚判),那家伙整天的口头禅就是“你妈的逼呀”、“操你妈的逼”、“做不好就是挨打的料儿”…经常打人,我一进去也被这个牢头打过至少两次。有一次我在跟大家一起坐床沿的时候,忘了规矩将两腿勾在一起,这家伙上来就是几脚,腿上立马出现一道血印,虽然没有明显伤痕,但是感觉尊严丧失殆尽。

有一个河南的偷了4瓶酒(据他说每瓶30多块)的,刚一进去挨打挨骂如同家常便饭,刚一进去两三天天,这家伙没有背好书(看守所监规),要面壁背书,同样相隔面壁背书的我,亲眼看见这个河南人眼泪一对一对地往下掉,哭得惨不忍睹。哭还不能哭出声来,他曾多次事后哭被牢头和其他人耻笑。我因为坐过牢,所以承受力比他还略强一点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