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子和五毛党:中国如何在推特上攻击香港抗议者

对于职业网球、欧洲足球和英国小报的粉丝来说,这个神秘的Twitter账号为他们提供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从去年开始,这个大部分用英文的账号转发过关于罗杰·费德勒(Roger Federer)和英超联赛的新闻,还分享过有关一只名叫Zsa Zsa的英国斗牛犬使人感兴趣的点击诱饵,这只斗牛犬赢得了2018年“世界最丑狗”大赛的冠军。

然后,突然间,这个账号开始用中文发布另一种连篇累牍的东西:香港和中国大陆的政治。

来自@HKpoliticalnew的推文

2018年6月:现在安迪·穆雷(Andy Murray)已出局温布尔登,为这些雄心勃勃的年轻英国人欢呼吧 https://t.co/ct2kgTuEgU

2019年:港独只会是死路,但偏偏有班人争住走入火坑,真可悲!美国资助“港独”废青洗脑#谍影重重#颜色革命#香港

到今年夏天的时候,这个账号已成为一场秘密行动不可或缺的部分,旨在塑造人们如何看待世界上最大的政治危机之一的看法。

Twitter现在说,@HKpoliticalnew以及其他20多万个Twitter账号,是来自中国的俄罗斯式大规模虚假信息攻击战的一部分。这是美国的科技巨头首次将此类攻击归咎于中国政府。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使用宣传和审查措施使民众只接受政府批准的叙事。随着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不断提高,北京已越来越多地求助于Twitter和Facebook等在国内被屏蔽的互联网平台,推动它在全球其他地区的议程。

中国的部分做法是通过在这些平台上给国有新闻媒体、比如《中国日报》建账号,来公开阐明自己的观点。但这与使用虚假账号暗中操纵观点,或仅仅是制造混乱有很大的不同。

“最终目标是控制对话,”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中国问题分析师马特·施拉德(Matt Schrader)说。

Twitter上月删除了近1000个账号,称它们是政府主导的努力的一部分,旨在破坏香港的反政府抗议活动。Twitter还暂停了另外20万个账号,称这些账号与中国的信息战有关,但目前还不是很活跃。Facebook和YouTube很快也紧随其后。这三个平台在中国大陆都被屏蔽,但在香港则没有屏蔽。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在本月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说,这些账号已发了360万条推文,其所代表的运动与俄罗斯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发起的信息战相比不太老练,也更仓促。

这场运动的操作者没有花时间去培养看似可信但虚假的网络人物,而似乎是简单地在一个神秘的全球市场上购买账号,寻求获取社交媒体影响力。在那个市场上,粉丝和转发都可以低价买到。

这些账号用印尼语、阿拉伯语、葡萄牙语和其他语言发贴。它们推销勾搭服务,发有关韩国男孩乐队的帖子,转发关于流行朋克音乐的信息。

THE NEW YORK TIMES

“作为一名热爱香港的香港人,我真是好怀念以前那个发达的法治香港,”@derrickmcnabbx在6月15日用中文写道。该账号的地址据称是“美国乔治亚州”。今年之前,该账号几乎所有推文都是色情链接。

上述澳大利亚报告的作者写道,这种“钝力”做法表明,此次行动可能是“对香港抗议活动的规模和力量做出的快速反应,而不是事先计划好的行动”。

中国外交部的一名发言人上月被问及政府是否是被Twitter和Facebook撤下账号的幕后黑手时,他表示对此事一无所知

Twitter在声明中几乎未说它是如何确定被删除账号是受国家主导的。该公司表示它定期对这类活动进行检查,但拒绝发表进一步的评论。

中国政府屏蔽了Twitter在中国大陆的服务,但Twitter称,被删账号中有些是由未被屏蔽的中国互联网地址操作的。据一位了解Twitter调查情况的人士称,这些活动的一部分被追溯到北京的地址。这名人士因担心遭到政府报复,要求不具名。

已经有一些迹象表明,Twitter并没有完全停止中国的行动。加州帕洛阿尔托智库未来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Future)的尼克·莫纳科(Nick Monaco)发现了与Twitter关闭的账号非常相似的17个账号,它们仍然活跃。

有些账号发布的信息与Twitter删除账号上的信息一字不差。而且也使用了相同的第三方软件,以一种似乎协调一致的方式发布类似主题的信息。

《纽约时报》上周将莫纳科的调查结果提交给Twitter后,该公司关闭了这些账号,但拒绝明确说明它们是否属于同一个政府支持的网络。

Twitter最初确认的账号中,许多曾在北京面临其他公关危机期间传播支持政府的信息。大量此类信息在2017年开始出现,也就是在流亡国外的商人郭文贵开始指控中国高层领导人腐败之后,这引发了一个问题:为什么Twitter没有早点删除这些账号?

被关闭的账号也针对中国异见人士

据时报和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分析,在这些账号把注意力转向香港抗议之前,它们曾抹黑中国政府的批评者。

有关香港抗议活动和修订《逃犯条例》的推文从6月9日起大量出现,那天发生了第一次大规模示威活动。这些账号最喜欢攻击的目标是商人郭文贵,他指控中国高层官员腐败。这些账号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不断地攻击他。

这些账号还指控杨建利欺诈,后者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国政府。

失踪后在中国警方的羁押下重新露面的香港书商桂敏海也是攻击目标。

@ksiushalapina73:桂敏海1月20号在火车上被中国警方带走,境外各媒体组织借此大释炒作,中国法律岂容外媒指手画脚@valentinax5w1sw:郭文贵,作为一名通辑犯,你在大陆偷税漏税、强霸女员工、录音要胁合作伙伴、拉拢腐蚀政府官员。@Sawyer19Carole:原来杨建利四处散布谣言把自己伪装成被迫害,其实是他自己想迫害别人。

在这些账号的某些推文运动期间,它们主要是在工作日发帖子,表明这些账号由打卡上班的人员操作。一个账号有好几个月都在整点过后的12分种和42分钟发诋毁郭文贵的信息,表明发帖是自动进行的。

有些账号似乎是由真正的用户创建的,但后来被劫持了。

@emiliya_naum这个帐户前四年的帖子,看起来跟一个普通的美国青少年没什么两样。

她发推表达对贾斯汀·比伯(@justinbieber)的迷恋,还说她在房间里跳电臀舞庆祝奥巴马在2012年的大选中获胜。她记录下自己的喜怒哀乐,以及对爱慕对象的一些小心思。

“我喜欢的那个人和我最好的朋友互相看不顺眼……#这可不好,”她在2012年写道。

然后,像许多Twitter用户一样,她的账户停更了——直到今年夏天,她再次露面,成为了为香港执法部门打气的拉拉队队员。

“香港警察,好样的,我们挺你!”她用中文发推,“你们的苦,我们都懂!”无法确定这个账号最初是否由真人操作。

在Facebook、Instagram或其他主要社交平台上都没有发现同名的账户。

总的来说,Twitter删除的账号中,那些支持北京立场的内容很难引起太大关注。它们转发量最大的帖子都是色情和动物视频的链接。

澳大利亚那份报告的作者之一埃莉斯·托马斯(Elise Thomas)表示,专业度欠佳表明此次行动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或国家安全部在背后操作。此前,这两个部门曾与中国的网络间谍活动和情报活动联系在一起。

“如果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负责的,我会感到意外,因为在我眼里它的能力不应该只是这一点,”托马斯说。

2016年总统大选之前,俄罗斯在社交媒体上找到并影响美国受众方面更胜一筹。与克里姆林宫有关联的圣彼得堡公司“互联网研究机构”(Internet Research Agency)策动了相关扰乱行动,以将分化美国民众的效果最大化

台湾国立中山大学从事中国社交媒体研究的教授陈至洁表示,他相信中国已经成立了与俄罗斯“互联网研究机构”类似的机构,但运作比较低调而已。

将垃圾邮件机器人变成宣传喉舌,代表着北京一直在国内使用的技术的自然演变。

多年来,中国一直在使用匿名的键盘侠大军,用支持政府的言论占领国内社交平台和新闻网站。

2013年,中宣部部长表示,仅在北京,就有200多万人在从事“加强网上舆论引导”工作,包括在中国类似Twitter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发表评论。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的中国问题专家姗姆·萨克斯(Samm Sacks)表示,中国在Twitter上行动笨拙表明,它“在塑造国际叙事方面力有未逮”。

“在中国国内行得通的东西在国际上就未必,”她说。“我认为中国现在可能正在克服这个问题。”

Raymond Zhong自北京、Steven Lee Myers和Jin Wu自香港报道。 Kate Conger自旧金山、Davey Alba和Keith Collins自纽约对本文有报道贡献。Wang Yiwei自北京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转自:纽约时报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