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兵:《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进行时

香港反送中运动已经超过一百天,从一个法律事件演变成政治事件、演变成国际事件。今天,美国众议院审议《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如果这一法案通过,将为香港反送中运动和香港未来的民主进程增加外部的助力。

这一法案源于香港2014年的雨伞运动,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CECC)在2014 年首次提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此次听证的证人之一黄之锋在2016年11月到美国,与CECC主席克里斯·史密斯、联席主席马可·鲁比奧、参议员汤姆·科顿等人会面。会见后鲁比奧和科顿在国会提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后,马克·鲁比奧6月16日再度重申《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7月8日,有网民发起白宫联署,要求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六天就超过十万人。7月30日,参议员帕特·图米表示支持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8月6日,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发表声明,在国会复会后,跨党派议员将推进《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立法工作,以保障香港的法治和民主、自由。9月1日,美国共和党海外事务组织副主席俞怀松在推文中说,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已计划在参议院复会后,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列入议程,安排表決。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目前已经获得共和民主两党支持。9月16日,马克·鲁比奧在接受《The Atlantic》采访时表示,已经亲自和川普总统达成共识,认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不会受到任何阻碍,预期法案将会在国会与白宫轻松通过。

如果这一法案通过,将对香港产生重大影响。该法案要求:
1、美国国务卿每年向国会提交报告,审视香港是否仍然有足够的“自治”去享受美国给予的特殊待遇(包括关税);
2、支持香港选民可以“自由和公平地提名及投票”,并在2020年能够公开直接选出全体立法会议员;
3、美国商务部在180日向国会相关委员会提交报告,评估香港是否足够地执行美国针对敏感军商两用出口管制法规、以及美国或联合国对朝鲜或伊朗所实施的制裁;
4、美国总统向国会相关委员会提交一份制裁人员名单,这些人被指打压香港基本自由,有可能被冻结在美国的资产或拒绝入境;
5、如果香港制定与《基本法》第23条相关的立法,美国总统及国务卿将审查相关法律是否抵触《中英联合声明》以及香港市民、外国居民的人权会否受到限制;
6、如果有香港市民因为参加非暴力抗争而被政府拘捕,美方不会以此为由拒绝给予学生或工作签证。

由于该法案对中共当局及特定人员有强大的威慑力,引起了中共政权的恐惧。外交部发言人多次在记者会上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环球时报》发表社评,指责《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干涉中国內政的霸权法案,但包括香港在內的中国有能力作任何应变,并称美国走这步“死棋”,中国肯定全面报复,而且不仅限于经贸领域。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9月10日表示,对有外国国会以当地草案介入香港事务“绝不认同”,“外国议会以任何形式干预香港特区的内部事务都极不恰当,亦不会容许他成为特区事务如你形容的持份者。”

中共当局的强烈反应凸显了这部法案的必要性,香港日益激烈的冲突也凸显了这部法案的紧迫性。根据议事程序,草案要首先由外交事务、司法和金融服务等相关委员会讨论,再提交审议、表决,一般议案平均需要200天。但现在参众两院议员都同意优先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预计在这次国会会期内通过的可能性比较大。

根据报道,参加美国国会听证的证人有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香港歌手何韵诗、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发言人张崑阳、中国人权执行主任(纽约城市大学荣誉法学教授)谭竟嫦、作家丹·加瑞特博士。

现在听证会正在进行中。

公民:肖兵

2019年9月17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