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二十年生活仍没保障 民办教师万分唏嘘

9月10日是大陆的教师节,民众都以不同的方式表达对老师的尊敬。但有被辞退的民办教师表示,地方政府一直没给予他们生活上的保障,维权多年至今仍未有合理权益,强调即使年纪老迈亦会继续争取。

2019年9月10日,河南省郑州市在建筑物上为教师亮灯,感谢教师们为社会作出贡献。(郑州市教育局微博图片)

2019年9月10日,河南省郑州市在建筑物上为教师亮灯,感谢教师们为社会作出贡献。(郑州市教育局微博图片)

今年是大陆第三十五届教师节,为纪念这个节日,周二(10 日)晚上8点到9点,在31个省市的地标性建筑、公共交通设施等,为教师亮灯,感谢他们对社会作出贡献。国家主席习近平当天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表扬一些模范教师。

但一批多年前被辞退的民办教师,就得不到社会的尊重。贵州省的文老师对本台表示,对教师节有万分的感慨。他指在省内一条农村当民办教师三十年,后来当局对民办教师进行缩减,将他辞退,但得不到例如养老金及退休金等任何的生活保障。他认为,国家曾出台多个保障民办教师的政策,但地方政府并没有执行,令问题一直未能得到解决。

文老师说︰民办教师问题,是当地政府不执行中央文件搞出来的,地方政府不作为、乱作为。2000年到现在,我们上访二十年,没有结果,去过北京的(上访),北京信访办、教育部。她们(当局)根据我们国家一贯规定都是来个公函,叫省处理,省下个公函叫地区处理,一直往下推以后,成了泡影。现在就是(经济)很困难,我边打工边上访,所以我们很痛苦。

他指,由于每个省的处理方式都不一样,有些省的民办教师获得经济补偿,但大部分省份都没有,他估计现时国内仍有数百万被辞退的民办教师在维权。文老师指,从事教育三十年,培育不少人才,但却得不到社会的尊重,感到很失望,而自己已经七十多岁,为了争取权益,即使维权成功的机会渺茫,但仍不会放弃,因为这不仅为了生活的保障,更重要的是希望争取到一点点的尊严,但他恐怕在有生之年,不会维权成功。

文老师说︰我们上访,我们现在处境是电话被监控、人被监控。譬如说前几天,(贵州当地)教育局的分局副局长,打电话给我,问我在甚么地方,叫我不要去上访了。曾经有老师到贵阳上访,被公安抓了拘留,这个维权路很艰难,要想成功很渺茫,我们县、我们省,至全国的老师都没有放弃。

多年来协助民办教师维权的黑龙江省王老师对本台表示,民办教师的问题一直未能解决,主要是政府缺乏监督的问题,要改善这个情况,就要从改变社会制度入手。

王老师说︰各地政府的官员,不是老百姓选出来的,所以说那些官员可以不对老百姓负责,我们老百姓对官员的监督,就是选举他的权利也没有,监督的权利形同虚设。地方政府的话,(认为)不是在我的任上造成的,是过去的事情,我不愿意解决,我就拖。我们教师的人数是庞大的,要解决的话,当然也是要可观的数目,种种原因就是造成这样一个状况,一直拖到今天。

民办教师主要集中于农村小学任教,早在50年代,由于公办教师人员数量及教育经费远远不足教育的需求,所以很多时候会由基层提名一些具备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知识青年,一方面从事教学工作,另一方面和其他普通农民一样在田间劳动,国家按月给民办教师发放现金补贴。

根据中国政府的统计显示,1977年全国民办教师人数有491万。但从1979年10月开始,国务院采用转正、辞退等方法,逐渐减少民办教师的数量,但无法将所有的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

不少被辞退的民办教师已经从事教育工作十多二十年,他们在退休后生活难有保障。即使及后国家出台多个文件提供协助,但是不少地方政府迟迟不执行,导致很大规模的民办教师因得不到国家支持而上访维权。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