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9月2日-9月8日)

编者:本周香港反送中社会民主运动已经持续三个月,虽然香港特首林郑于9月4日晚电视讲话中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然而香港市民因“反送中恶法”而引发的持续的社会民主运动并没有止息,因为林郑并未就公民抵抗运动中的五大诉求给予正式回应,示威者坚持要求政府撤回修法、撤销暴动定性、对警察使用武力进行独立调查、释放被捕的抗议者以及进行双普选等,而撤回修例只是五大诉求之一。本周日再次爆发了多处香港市民的示威活动,与此同时,保释中的黄之锋遭到逮捕。目前为止已有逾千名抗争者被捕,数人为此付出了生命,还有不计其数的伤者接受治疗。显然,港府仍在继续罔顾民意,接下来香港的局势不容乐观。

本周大陆良心犯施根源因言获罪被判刑三年;河南公民孟晓东、云南公民徐昆等人因言论被刑事拘留;北京公民全世欣因网络言论被执行逮捕;还有湖南二十余位公民因声援香港被屡次威胁传唤……这一系列的个案验证了公民言论自由权利的严重缺失。

本周王怡被羁押逾8个月仍未获见律师,王怡的遭遇并未个案;南京公民秦沪辉案、北京公民杨秋雨案突然取消开庭,一方面说明中国良心犯被剥夺律师会见权及司法救济权的普遍性,另一方面说明中共司法部门行使职权的任意性和随意性,对于开庭这样严肃、庄严的司法审判,法院可以不告知任何理由随时取消。而这也为超期羁押埋下了“法律”隐患。

本周王全璋的儿子泉泉再次被剥夺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再次将人们关注的目光聚焦在良心犯子女就学、教育平权的议题上。联合国大会于1989 年 11 月 20 日通过了《儿童权利公约》,中国政府已经于 1990 年签署,全国人大于 1992 年正式批准加入该公约。《儿童权利公约》明确了世界各地所有儿童应享有的基本人权:全面发展的受教育权利,以及儿童不应因其本人及其父母的种族、肤色、性别、 语言、宗教、政治观点、民族、财产状况和身体状况等受到任何歧视。显然,中国政府并没有落实《儿童权利公约》的条款,而是继续以政治株连的形式剥夺良心犯子女正常接受教育的权利。

任何一个政府,它的权力都来自于民众的服从与合作。面对一个不守正义、道义缺失、侵害人权的政府,每一位公民应该做的就是:守住良知,拒绝服从与合作!唯此,才能给我们的后代一个平等、尊严、独立的社会。

一、王怡案被退回补充侦查 律师仍未获会见。129教案被抓捕的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独立作家王怡在被羁押逾8个月后,被指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及“非法经营罪”案被移送检察院审理起诉,经过半个月的延审,目前已经被退回办案单位补充侦查,代理律师至今仍未获会见。

不仅王怡,包括目前仍被羁押的覃德富长老和在129教案中被抓捕的数十人中,竟没有一人获准律师会见,即使其他人已获取保候审但仍不得自由,几乎所有被抓捕的基督徒,无不遭受刑讯逼供。在129教案中,当局涉嫌实施酷刑刑讯逼供、非法羁押、剥夺律师会见权及司法救济权、剥夺通讯权及亲属的知情权、剥夺宗教信仰权利,等等。

二、施根源(断代工程)因言获罪被判刑3年。因网络言论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的福建异见人士施根源(网名断代工程)被羁押逾9个月后,被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法院判处3年有期徒刑。

施根源被抓捕后一直拒绝认罪,认为自己的言论并未构成寻衅滋事罪,完全属于公民言论自由范围。公民有监督、批评政府的权利,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人权,谁有权力将其剥夺?

三、湖南公民谢文飞外出访友遭户籍地政府异地维稳,维权人士余江帆在河北被维稳人员劫持并强行押回河南。湖南公民谢文飞日前到河南郑州访友,期间遭到户籍地湖南郴州警方和村镇政府部门人员跟随维稳,并要求谢文飞每天与他们见面,接下来谢文飞将被24小时异地维稳;河南邓州籍维权人士余江帆近日前往河北高碑店游玩,9月6号中午,遭到从北京赶来的河南邓州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强行绑架带走。

异见人士、上访维权人士,所有被中共认为的不服从者,都被视做“敌人”进行维稳,每临所谓的敏感期,轻者被限制人身自由,重则被投进监狱。貌似强大的政权容不下半点批评的声音,一句话都有可能成为“罪证”,整个社会都处于人人自危的时代。试问,一个视人民为“敌人”的政府,如何奢谈“为人民服务”?

四、北京李蔚遭国保约谈,南京秦沪辉案庭审被改期。北京维权人士李蔚近日因为中共七十周年庆典等原因遭到北京国保约谈警告,其中警方提到半个月前在微信多次转发薛庆予涉港帖子被做笔录的事,国保警告李蔚那件事没完,问题比较严重。南京秦沪辉女士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临近开庭前法院突然宣布改期,具体开庭日期等侯通知。

在羁押期间,秦沪辉曾被戴上脚镣长达半个月时间,还长期禁止律师会见,首任律师也受到压力被迫退出,警方的所作所为曾引起全国多位公民朋友公开批评南京警方违法乱纪滥用职权。秦沪辉在看守所中始终没有认罪,她认为自己的行为完全属于公民言论自由的范畴,不存在违法行为,因此拒绝认罪,这可能是导致庭审延期的主要原因。

五、河南维权人士孟晓东被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1976年出生的河南维权人士孟晓东(实名孟跟东)于2019年9月6日凌晨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河南省睢县看守所,因尚未有律师会见,目前拘留原因不明。

孟晓东是土地维权人士,数年来一直关注上访维权群体的权益保障问题,因参与公民维权活动屡受骚扰。孟晓东于9月5日晚11时左右与朋友分别后与外界失去联系。当局抓捕一名反抗者的理由,或许因为曾经的某句话,或许因为曾经的某次活动,或许因为在警方非法行政时的一言不和,或许没有什么理由,仅仅是当局认为局势不稳定了。在如此目无法治、滥用公权力的社会,每一个人随时都可能会成为“罪犯”。

六、十一临近风声鹤唳 各地访民被拦截、传唤、强迫失踪。因为访民身份,每临敏感时期,各地上访维权人士都面临被无端扣押、关黑监狱甚至是强迫失踪。无法乘车、无法住宿、随时查验身份证件。因中共十一大庆,各地访民的基本人权再次受到严重侵害,近日,山东、重庆、北京、黑龙江、浙江、湖北等地的访民相继被非法搜查、扣押、遣返、强迫失踪。

据多地访民反映,自8月中旬开始,各地加强了对访民的控制,准备到北京上访的人大多都被软禁在当地无法出门,北京地区也对各地访民开始搜查清剿。值得注意的是,警察及截访官员都是在不表明身份、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实施对访民的人权侵害,而这样公然的违法行为已经持续了数年。

七、王全璋的儿子泉泉再被剥夺受教育的权利。9月6日,李文足的一篇《王全璋的儿子又失学了》引起各界关注。文中指王全璋的儿子泉泉在新入学仅四天就遭到学校辞退,这已经是自王全璋被抓捕以来泉泉第二次失学。王全璋被移送临沂监狱关押后,与妻儿、亲人分别近四年后的相见,竟然表示出种种怪异,多次提出不要妻子再去探视、不要申请保外就医、刑满出狱后不住北京而选择在济南生活,等等的反常现象,背后却是当局以妻子、儿子等家庭成员要挟王全璋所致。

泉泉的遭遇也是众多良心犯子女所不得不面对的命运。2013年春季因良心犯张林未成年的女儿安妮被剥夺接受教育的权利,还引发了一场由近百名各地维权人士参与的公民抵抗运动。为争取良心犯子女平等享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张林、周维林、李化平、谭春生等人因此被判刑。此后,当局针对反抗者子女的迫害并未停止,因父母的政治原因而无法接受义务教育的未成年学童仍广泛存在。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