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加贝的悲剧 从解放者堕落为暴君

津巴布韦前总统死了,习近平说”中国人民失去了一位老朋友、好朋友“,不过从网上的反应看,说他好话的“中国人民”并不多。穆加贝死后,北京称赞他是一位“罕见的民族解放英雄”。然而,穆加贝曾是津巴布韦的“解放者”,然而他最终是一位“暴君”。

法国『世界报』社评指出,穆加贝以与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斗争的英雄身份堂而皇之进入历史,但是最后却以一个暴君的名义从后门逃走。一个掩饰不住满腹苦涩的老朽,再也没有从2017年11月那场推翻他的政变后的全国盛大的欢庆中恢复元气。罗伯特.穆加贝9月6日以95岁高龄逝世,他的个人悲剧性的失败结局与他的祖国–津巴布韦的命运混同起来:1980年国家独立激起的疯狂希望摇身一变为数不清的失败。

与他的邻国南非那位摧毁种族隔离、已成为全球性偶像的曼德拉相比,穆加贝从一个革命者变成独裁者,凸显了这个世界上一些国家个人因素的份量。这位前教师是一个性格复杂的人,孤独者,忘我的工作者,博学,形同一座流动的图书馆,那时候他懂得如何让一些人倾慕而让另外一些人害怕,但他很少得到人们的爱。他给身后留下了一个贫血贫困的国家,这个位于南部非洲的国家原本自然资源丰富,他一手遮天统治了整整37年。

1979年,歌手鲍勃.马利在地球上所经之处,以一曲“津巴布韦”让人群沸腾,他的歌声让世界对这个资源丰富其时只有一点可怜的农业的小国的独立充满无穷的希望,津巴布韦成为未来所有等待解放的国家的标志。从一个活跃的独立份子摇身一变马克思主义信徒,穆加贝之前蹲狱十年,并在邻国莫桑比克参加武装斗争。1970年代末,他不仅仅是把当地的人民从英国殖民者斯密特政权的种族主义和镇压之下解放出来的英雄,他也体现了一个历史力量大反转的历史性时刻:代表第三世界的弱者起身打败了强大的殖民主义者。

他有一个良好的开头,比如经济发展成功,教育发展势头不错。然后接着而来发生了针对恩德貝萊人的屠杀行动,因为穆加贝怀疑这个民族支持他的政治对手。但是在那个时候,他的朋友,他的敌人,所有人对此视而不见,那正是一个冷战时代,人们崇尚的是强人。

未能解决的农业问题到了一九九零年代终于成为穆加贝挥之不去的梦魇,他决定没收白人农场主的土地,然后把它们分配给他允诺过千百次的周边的亲信,结果造成一场巨大的农业灾难。超级通膨与赤贫结伴而来,独裁者愈来愈偏执,镇压愈来愈残酷,终于,西方人眼中的解放者变成了独裁者,年轻的英雄成为衰老的暴君,对此,他唯一的解脱是指责前殖民主义国家“伪善”。

最具讽刺的是,给其致命一击导致其垮台从此开始缓慢死亡过程的并非来自反对派,而是来自他自己一手缔造的党。那些推翻他的人此前曾千百次地向他表示忠心,他们清楚穆加贝重视象征,他们让这位近于昏聩的老人在身上佩戴者各种勋章。仅仅不到两年,穆加贝走上了死亡之路,他,一个如此重视民族主义的领袖,最后死在新加坡一座医院的病房,他已养成了前往新加坡治疗的习惯。装作并不明白这一选择与他的祖国医疗系统崩溃之间的关系,他是这一健康体系崩溃的第一责任人。这是他的最后一个失败。

转自:RFI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