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全港中学生罢课召集人之一Zack

一些香港中学生罢课,抗议送中条例 (2019年9月2日)

Zack 比起他的同龄人看起来要成熟一些。今年5月中,当香港人开始反修例抗议时,他参与其中。而进入8月,他认为中学生也该表达自己的声音了。于是,他发起了一场罢课运动。

Zack从开始就坚持他要推动的罢课活动,他认为这场活动应该是由中学生发起、组织和参与的。

他说:“其实坊间有不同的学生组织、不同的政治组织也会发起这个罢课活动。”

“但是,我就强调百分之百中学生发起的。我们决定我们自己的罢课。我们是要让一群中学生觉醒,让他们知道是为了什么罢课,而不是跟风。”

Zack因此忙碌起来,每天除了去学校,课余时间基本上全部投进了罢课活动。他也会亲自去为罢课活动做宣传,让外界了解他们并非是心血来潮,他们是认真的。

随着其他中学同龄人的加入,这场罢课活动已经有了相当大的规模。

Zack 说:“其实我们现在已经联络了超过200家的中学。让他们去建立反修例关注组,是对于校内的。已经有八成的学校会表明将会有罢课。 还有不同的学校会有不同的方式去支持,例如建立Lennon Wall,还有挂白丝带,戴防具上学,借此表达对运动的支持。”

香港许多中学并没有阻挠学生罢课。当然也有反对学生罢课的学校。

他说:“在我的学校因为我是少数,所以校方并没有很大的反对的声音。但是我朋友的学校校方说白了,会阻挠学生罢课。”

但是Zack 也不希望给校方带来麻烦。他说:“其实我之前做过Lennon Wall,但是做完之后就拆了。所以学校的立场就是不要跟他们扯上任何关系。”

除了要考虑校方的顾虑,Zack最担心的莫过家人了。“家人其实很担心的,就是怕会出什么意外,不管对现在思维抗争的程度,还是对未来,也都是很担心的。”

Zack并不认为港人的诉求对于他这样的高中生过于抽象,或难有共鸣。他说,早前教育局的一个规定,就关掉了学生对外部世界了解的一道门。“早前教育局发出一个声明,说老师不应该回答,或者跟学生说我不知道以回应学生问的政治问题。我觉得这是一种mis-in。它去这样子,只不过是把学生他们想要去学习的那一道门去关掉。有很多学生可能想知道、了解更多反修例的事情。我觉得老师是有一个价值在,引导学生去观察社会、去思考这个世界。”

每天的课余时间都被填的满满的。这一天,他离开位于九龙东边的学校,要赶去香港岛西南端的“数码城”参加一个网络电台D100的访谈节目。

这个“三点维权”节目的主播是名嘴“快必”谭得志。“快必”是小党“人民力量”的副主席。而该党虽小,却在立法会也占有一席,就是“慢必”陈志全议员。

节目中,两人谈得很放松。节目过后,Zack看起来又被什么问题所困扰。离开时,他决定不去警署递交罢课文件,而是打算前去九龙和他的朋友们会面。

他们晚上要开会讨论罢课事宜。他们借用了立法会的场地。

这可能是这一天最后的事情了。但恐怕需要谈两个小时。

这样密集的工作和学习安排,时间久了,会令人疲惫。

他说:“其实,我自己也很难找到一个平衡点。但是,我就是觉得能够做就做。上大学,公开试可以再考一次。但是现在香港这样等于没有下一次。所以我觉得要做现在做的事比较重要。”

Zack虽然不畏抛头露面,但他拒绝认为他是这场行动的领袖,而这也是此次港人抗争形成的一个共识。

“我觉得在这个运动里我们不希望有一个领导人存在。我们说我们不希望,就是‘无大台、无领导、遍地开花’这样子。所以我觉得我自己做的只是一个人去赋予大家去做这些行动。但是我绝对不是一个领导。”

Zack说,他可能会用一个中学生的身份在一些媒体说话,但是我也就是一个中学生而已,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学生,一个很热爱这个运动的中学生,也是热爱香港的中学生。

但这场成年人发起的抗争,提出的诉求,在Zack 看来,和他们的未来息息相关。

“其实跟我们很有关系,因为其中未来二十年、三十年的香港要靠我们这群中学生去撑起来。我们活在香港,我们热爱香港。现在有的东西,那个体制,我们要去拥护我们现在值得拥有的东西。”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反送中.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