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葵青8.25游行 警狂发催泪弹

8月25日,港人举办“荃葵青大游行”,由葵芳南游行至荃湾。主办方表示,就近日的警黑勾结及种种不公,希望透过举办“和平、非暴力”的合法集会游行来表达声音,并重申“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游行主办方早于7月25日提交游行申请,但警方在8月23日,才通知反对游行,仅批准荃湾公园的集会。游行主办方随即提出上诉,游行上诉委员会昨日(8月24日)进行聆讯,双方达成协议,更改游行路线:以葵涌运动场为起点,经兴盛路、葵福路、德士古道、杨屋道和马头坝道,将荃湾公园作为终点,避开曾发生黑帮斩人事件的二坡坊。

游行的集合时间为下午2时30分,3时起步。不反对通知书上的游行时间至晚上7时,集会时间至晚上8时。

警方加强戒备,在游行起点葵涌运动场附近的葵涌警署报案室已落闸,并以大型水马围封,又在警署外的平台等地方加装铁丝网。康乐及文化事务署表示,因应游行,荃湾区内约10个文康设施,今日将提早在下午2时关闭。

港铁昨天(24日)针对观塘游行暂停观塘线多个车站服务近12小时后,今天(25日)再宣布,由于有公众活动进行,为“保障乘客及员工安全”下午1时半起关闭荃湾、葵芳和荃湾西3个站。荃湾线列车不停葵芳站及荃湾站,改以大窝口为终点站,西铁线列车不停荃湾西站。

17:50

警方在杨屋道已发射超过30枚催泪弹,但部分示威者只蹲下以伞阵防备,未有散去,大批防暴警察到场增援。两辆水炮车已抵达杨屋道。

17:45

警方在杨屋道持续发生十分钟的催泪弹。有些催泪弹直接射向商场。

17:35

警方在杨屋道连续、多次发射催泪弹驱散游行人士。该处是菜市场,且有小朋友和街坊在街上。

17:15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到场,要求与指挥官对话,及要求警方提供离开的路线,警方拒绝,只要求市民立即返回行人路和离开。

立法会议员尹兆坚见表示,已经致电港铁车务总监,要求港铁立即重开西铁荃湾西站。他批评港铁封站是助纣为虐,又指会每5分钟会跟进一次,港铁暂时未回应。尹兆坚又质疑,警方试图引示威者到位于大窝口的新界南总区警察总部。

一批示威者继续在联仁街和杨屋道与防暴警察对峙。游行主办方提提市民,防暴警察已分别于联仁街和杨屋道大河道交界集结,并警告或于短时间内有进一步行动。呼吁大家小心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游行人士自行评估风险,决定是否继续参与游行。

2019年8月25日,游行队伍经过永顺街,有民众举起“香港人醒未?不再维护杀人政权”的标语。(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游行民众陆续抵达终点荃湾公园。(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在终点荃湾公园,有民众手持“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的标语。(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荃新天地外的杨屋道,一批防暴警察在场戒备。(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一名没有戴装备的女士手持写有抗议字句的纸牌,与防暴警察对峙。(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一批游行人士在荃新天地外的杨屋道聚集。(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一批游行人士在荃新天地外的杨屋道聚集。(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联仁街有游行人士设置路障,警方在相距约100米的距离设立防线。(余钢/大纪元)

17:05

游行仍在继续,大量参与游行的民众聚集在杨屋道市政大厦及荃湾公园外。

2019年8月25日,游行队伍经过马头坝道。(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游行队伍经过马头坝道。(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游行队伍经过马头坝道。(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有大厦内挂有写有“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的标语。(宋碧龙/大纪元)

同时,一批游行人士在德士古道和永顺街交界处建立防线。荃新天地二期外,亦有游行人士走出杨屋道聚集。警方派出防暴警察戒备。联仁街,有另一批游行人士用竹枝架设路障,防暴警察到场戒备,并与游行人士对峙。

随后警方分别在联仁街和杨屋道举起黄旗警告。警方称,将于短时间内清场,又呼吁其他在场人士立即离开。

2019年8月25日,游行人士在德士古道和永顺街交界处建立防线。(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游行人士在德士古道和永顺街交界处建立防线。(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游行人士在荃湾工业中心对面的德士古道建立防线。(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游行人士在荃湾工业中心对面的德士古道建立防线。(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游行人士在荃湾工业中心对面的德士古道建立防线。(骆亚/大纪元)

16:30

起点葵涌运动场,依旧有大批民众参与游行。葵福路,游行人士高喊“黑警还眼”、“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等口号。有人在墙壁喷上“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Chinazi”等字句。

愉景新城出入口已经关闭,商场呼吁民众使用其它通道。愉景新城至中国染厂大厦的通道也落半闸。

2019年8月25日,葵福路,有人在墙壁喷上各种诉求字句。(余钢/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葵福路,有人在墙壁上喷上“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Chinazi”、“愿为吾土 不惜残躯”等字句。
2019年8月25日,游行队伍经过德士古道。(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游行队伍经过德士古道。(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游行队伍经过德士古道。(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游行队伍经过杨屋道。(宋碧龙/大纪元)

16:05

接近终点荃湾公园外的德士古道及马头坝道交界处,有数名游行人士拆毁马路上的铁栏,并拖到德士古道工业中心对面设置路障。

部分游行人士抵达终点后留下参加集会,部分人在荃湾体育馆前停留,也有人往西铁荃湾西站方向离开。

大会宣布,举行“流水式”集会,集会人士离开后,可再绕回终点参加集会。

2019年8月25日,游行队伍经过德士古道。(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游行队伍经过德士古道。(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游行队伍经过德士古道。(宋碧龙/大纪元)

15:45

游行近一小时,起点葵涌运动场仍有大批民众等候出发。主办方提醒,民众若乘搭港铁前往起点,可由葵兴港铁站经兴芳路前往葵涌运动场。

目前杨屋道的两个方向的行车线均挤满游行人士。

数分钟前,约30名防暴警察突然出现在荃湾杨屋道,并一度冲向经过马头坝道的游行队伍。防暴警察被游行人士指骂后,退入众安街。

2019年8月25日,葵福路挤满游行人士。(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杨屋道两个方向的行车线均挤满游行人士。(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杨屋道两个方向的行车线均挤满游行人士。(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杨屋道两个方向的行车线均挤满游行人士。(骆亚/大纪元)

15:30

游行队头已抵达终点荃湾公园。

由于游行人数众多,起点葵涌运动场入口附近,部分游行人士走出葵涌广场对面的兴芳路西行线,沿附近马路加入游行队伍。

杨屋道东行线,有游行人士用水马堵路,防暴警察在场戒备。随后,杨屋道几条行车线被游行人士占满。部分人士改循德士古道行人天桥前进。

2019年8月25日,起点葵涌运动场入口附近,部分游行人士走出葵涌广场对外的兴芳路西行线。(宋碧龙/大纪元)

15:10

游行人士沿途高喊“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等口号,要求当局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及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葵涌中信电讯大厦对面,部分游行人士已走出马路,占据葵福路部分行车线。有人移开和拆走水马,以扩阔游行路线,加快游行队伍前进速度。

起点葵涌运动场,不断有民众加入游行队伍。

2019年8月25日,游行人士沿途高喊“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等口号。(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游行人士沿途高喊“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等口号。(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游行队伍经过葵芳信兴中心对出位置。(骆亚/大纪元)

15:06

游行人士到达葵福路时,一度移开和拆走水马,欲扩阔游行路线。他们沿途高喊“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要求当局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及成立独立调查委员。

2019年8月25日,有人移开和拆走水马,以扩阔游行路线,加快游行队伍前进速度。(骆亚/大纪元)

14:55

游行队伍已经出发,队头的民众手持“葵民携手,捍卫我城”和“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直幡。

14:35

荃葵青游行申请人林启康和余艺明早前接受传媒采访。林启康谴责政府一方面声称要与民众对话,另一方面又让警察向抗议者施放催泪弹,又殴打抗议者头部。

余艺明则谴责港铁罔顾民众利益、随意关闭车站。对于观塘游行申请人刘颕匡昨日(24日)在游行结束后被捕,余艺明强调今日(25日)会按不反对通知书流程,完成荃湾公园的集会,相信不会被捕。

参加游行的民众不断涌入葵涌运动场。由于看台已坐满人,民众撑着雨伞站在运动场的跑道上。

2019年8月25日,参加游行的民众不断涌入葵涌运动场。(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由于看台已坐满人,民众撑着雨伞站在运动场的跑道上。(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参加游行的民众撑着雨伞站在运动场的跑道上。(骆亚/大纪元)
2019年8月25日,参加游行的民众撑着雨伞站在运动场的跑道上。(骆亚/大纪元)

14:25

主办单位宣布,游行将提早于下午2时45分出发。

14:05

距离游行的集合时间还有大约半小时。虽然天文台发出黄色暴雨警告,但仍有很多民众参加游行。游行起点的葵涌运动场的3个看台,已坐满人。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发布在 反送中,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