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称中国运用国家机制裂解香港社会 对台影响引关注

香港“反送中”抗争情势还在不断升级,外界对北京可能武力镇压的担忧越来越大,不过有政治学者说,北京当局目前使用的手法是通过“国家恫吓机制”分化、裂解香港社会,但北京手法越是强硬,对台湾执政的民进党也将越为有利。与此同时,一些美国学者也呼吁特朗普政府关注北京处理香港抗争的做法对台湾可能产生的影响。

香港周末以来反逃犯条例修法的抗争行动引发警方强力镇压,进一步激发香港社会强烈反弹,但港府和北京当局则是对抗议者同声谴责,北京港澳办发言人星期一(8月12日)更称,香港抗议已出现“恐怖主义苗头”,中共党媒《环球时报》同日在其微博上一则贴文,提到有市民周末目睹武警车队在深圳集结的画面,这都使对北京可能以武力镇压来平息抗争的忧惧增加。

不过密西根大学政治研究所学者陈方隅说,尽管香港的反送中抗争不会轻易结束,不过他不认为北京会很快就会实施戒严或派解放军来镇压抗议行动,因为这么做风险极高。

美国乔治密西根大学政治研究所博士生陈方隅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美国乔治密西根大学政治研究所博士生陈方隅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陈方隅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现在中国处理香港抗争的方式就是“以警察去暴力镇压,再加上黑道的威胁”,他认为这其实就是在“分化与裂解”香港社会,目的是要恐吓已加入或尚未加入抗争的人。

他说,必须注意的是中国当局可能使用政治学者所称的国家“强制机制”(coercive institutions)来对付抗议人士,这也是独裁政府常用手法。

关于国家的“强制机制”,陈方隅曾在2017年3月台湾《民主季刊》中有过分析,他援引密苏里大学钱喜娜教授(Sheena Chestnut Greitens)的研究提到,强制机制的设计受到独裁者感受到的主要威胁来源而定,“对执政者来说,主要威胁来源可以分成国外敌人、国内精英以及群众”,例如以秘密警察来执行国家暴力就是一种强制机制。

以香港反送中的例子而言,陈方隅说,如果北京从境外调派人力来加强镇压力度,那就是一种强制机制,因为同为香港人的警方,“可能不会在执法行动上这么的狠”,但如果从外地派人增援就不会有此顾虑,同时对那种镇压力量可能“源源不绝”,也会让抗争人士产生心理压迫而心生畏惧。

此外,陈方隅认为,无论采取何种方式,中国对香港抗争的强势作为,势必影响到隔海观望的台湾,而北京当局越是强硬镇压,越会疏离台湾社会的中间选民,对台湾执政的民进党在明年总统大选的帮助自然也越大,反而不利于在野的国民党和第三势力的台北市长柯文哲,这是因为在中研院多年来以“中国效应”为主题的民调中,今年的结果已经发生重大转变,台湾选民对国家安全比两岸交流所带来的经济利益看得比以往更为重要。

中研院社会研究所副研究员吴介民表示,过去6、7年来民调都显示,台湾选民认为在两岸交流中经济利益大于国家安全,但今年3月的民调却出现“关键性的逆转”,认为国家安全大于经济利益的比例是58%比31%。他认为,这个数据也显示出,近年来美中对抗以及各种贸易战、科技战的氛围,加上中国的锐实力对台湾民主和主权的侵害,已经将台湾选民的总体价值判断导向完全不同的方向。

与此同时,在反送中情势不断升级,中国对抗议活动立场日趋强硬的情况下,多位美国学者和前官员近来都呼吁特朗普政府注意香港情势对台湾的影响,并采取作为加大对台湾的支持。

哈德逊研究所海上力量研究中心主任克洛普西(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哈德逊研究所海上力量研究中心主任克洛普西(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克洛普西(Seth Cropsey)星期天(8月11日)在《国会山报》的文章中表示,逃犯条例修法引起的法律争议是“北京打压香港民主自由最明目张胆的一个步骤”,香港的危机凸显出中国在太平洋的战略,那就是“如果一个半自治、民主的资本主义香港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他的核心集团感到害怕,那么一个独立、距离中国海岸只有81英里的民主资本主义台湾,必然使他们更加恐惧。”

他说,台湾的政治、社会和经济自由无异于任何先进西方民主,它提供中国一个替代性的治理模式,也因为这个原因中国不断强调要把台湾纳入它的政治体制,包括使用武力来遏制台湾正式宣布独立,过去两年来中国多次派遣军机军舰绕岛演习就是为了要恫吓台湾和美国。

克洛普西说,北京“发出的信息非常清楚”,自治的中国人政治实体即使没有军力和独立的外交关系,它们都是中国大陆政权恐惧的来源,对北京的极权统治者来说,都必须将它们吸纳到今日的中国版图中,无论用何种方式,因此美国及其太平洋盟友能同时与北京和台北接触的时间已经过去,现在如果美国的态度再“模糊不明就等于在示弱”,而这也将引来暴力,“只有可信的武力威胁能威慑中国的野心。”

克洛普西对特朗普政府提出的3个政策建议,首先是通过直接技术转移及对自主军事项目的援助来支持台湾的防卫能力;其次是鼓励台湾和其他受到中国野心威胁的美国在太平洋的盟友合作,例如越南和日本;最后是重新评估美国在太平洋的防卫及外交态势、增加在地区的军力部署、重新投资于美国的导弹防御和潜艇,以及使用经济和政治工具对中国施压。

前美国国防部亚太安全事务助理部长格雷格森中将2019年3月27日在传统基金会蔡英文总统视讯演说后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美国之音锺辰芳拍摄)
前美国国防部亚太安全事务助理部长格雷格森中将2019年3月27日在传统基金会蔡英文总统视讯演说后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美国之音锺辰芳拍摄)

前美国国防部亚太安全事务助理部长格雷格森中将(Lt. Gen. Wallace “Chip” Gregson, USMC, Ret.)8日也在国家利益网站上一篇文章中强调,香港的“雨伞起义”对美国是一个考验,整个地区都在注意,“中国正在全力发动政治和信息战”,穿着军装的解放军部队正在准备采取行动的视频和照片在到处流传,“信号非常清楚”,而美国却尚未对香港局势提出鼓舞性的言论,反之特朗普针对反送中一事的说法是,“他们到了某一刻会想要制止这个状况,但那是香港和中国之间的事情,因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他们必须自己解决,他们不需要建议。”

格雷格森认为,无论有意或无意,美国总统特朗普这个说法传递出的信息是,美国愿意给北京在处理香港问题上一张“通行证”,这对台湾必定是一个极大的担忧,不过他说,美国至少在支持民主自由上有一个选项,那就是“尽快完成与台湾的自由贸易协定”,这可以展现出美国虽然不直接干预,但却支持香港,同时也可以消除台湾认为它可能成为美中贸易战牺牲品的疑虑。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