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8月5日-8月11日)

编者:因“反送中”而引发的香港市民抗议活动进入第十周,两个多月以来,香港各界抗议者不惧警察暴力及黑社会性质的施暴,无论儿童、银发老人、公务员、大学生、法律界人士及泛民团体,都加入到这场守护香港自由和法治的社会运动中,自民主墙时代开始,香港就与大陆休戚与共,四十年来,大陆的良心犯、受迫害的人权个案都受到香港民主人士高度关注和无私声援。此刻,身处大陆的民主人权人士该如何以有限的力量来声援、支持香港,就像香港一直以来支持我们那样?香港一名抗争者致内地同胞书中说得好:这明显再也不是一场只关乎香港本地人未来命运的抗争;这也是与全中国十四亿同胞的自由与未来密不可分的抗争!

本周李金星律师被指发表不当言论被吊销律师执业证而引发各界关注。清华大学法学院何海波教授在听证会为李金星辩护中提到,山东省司法厅对李金星进行处罚主要因其微博上发表“不当言论”,“利用网络、媒体挑动对党和政府的不满”,而公民对一件事情有所偏颇的意见,因为说一句“法治倒退”就要受到处罚,那会被人认为是真正的“法治倒退”。中国的人权律师因行使律师职责、仗义执言而屡遭吊证透视出律师执业的困境。

本周郭飞雄出狱,但同时又有王怡、陈家鸿、危志立、何方美等一批良心犯被执行逮捕或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而他们都无法获准律师会见;本周及下周亦有梁颂基、张五洲、吴其和等人出庭受审。中国的良心犯们从小监狱重回到被全方位监控的大监狱中,而身处大监狱中的自由战士们,何尝不是正走在通往小监狱的路上!中国宪政民主的实现,正是需要这一批又一批的民主志士们持续不懈地努力!

一、郭飞雄刑满出狱 良心犯狱后自由备受关注。8月7日,服满六年有期徒刑的人权活动家郭飞雄走出了监狱的大门,郭飞雄可能会在广州短暂停留,处理他数量庞大的书籍,然后返回湖北老家。郭飞雄在监狱中曾进行数次的绝食抗议,身体健康严重受损,目前的身体健康状况尚不明确,需要进行系统的检查才会有结果。而朋友们还关心的,是郭飞雄会否如正常人一样可以自由地出行会友。

出狱逾5个月的江天勇,8月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偷越国境罪”判刑3年6个月的董广平,8月3日出狱的广东乌坎村委会主任林祖恋等人,出狱后自主看病、自由出行、会友、出境权等公民的基本权利仍受到种种限制。对于出狱的良心犯,即使表面上获得了有限的自由,但表达、租房、找工作、外出旅游会友等也会面临诸多困境,3月25日出狱的陈云飞租房屡受骚扰,出狱4个月以来被多次传唤、扣押手机。

二、新生代编辑危志立监视居住期间被批捕。关注尘肺病工人维权和劳工权益的新生代编辑危志立已经于8月5日被批准逮捕,涉嫌罪名为“寻衅滋事”。

自4月20日危志立被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从深圳市第二看守所转押到指定监视居住地点后,代理律师再无法会见。而为丈夫奔走呼吁的郑楚然,微信及微博等社交帐号被封锁,几乎无法公开发声,其工作及生活同时受到严重影响。

三、陈家鸿律师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移送检察院。广西人权律师陈家鸿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已于8月1日被移送到玉林市检察院审理起诉。今年4月29日陈家鸿遭到抓捕并对其住所进行查抄,随后广西司法厅注销了其律师执业证,而律师协会亦终止了其律师会员的资格。

陈家鸿被抓后,数十名律师为陈家鸿案成立维权律师团,同道律师们准备为人权律师陈家鸿涉“煽颠”遭羁押 38人律师团打公民权利之战,积极为之筹款的王默随后被抓捕,多名参加维权律师团的律师遭到约谈威胁。

四、山东枣庄维权人士张超(法号释道果)被刑事拘留。山东省枣庄市维权人士张超(法号释道果)于7月24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枣庄市看守所。张超在购买了德国的往返机票欲前往考察,并购买了7月24日到北京探友的车票后于当日遭到抓捕。

张超为人低调,数年来致力于网络民主理念的宣传,关注狱中的良心犯及家属,2014年因网络言论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获释后剃度出家,法号“释道果”,此次再被抓捕,疑因网络言论再受打压。

五、王怡案件移送检察院后 律师仍无法会见。成都秋雨圣约教会“129教案”过去8个月,但当局对教会的逼迫仍未停止,被羁押的牧师王怡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及“非法经营罪”一案移送检查院以来,由他入狱前亲自指定的律师仍无法会见,另一名代理律师也受到威胁。不仅如此,被取保候审的王怡的妻子蒋蓉被限制自由无法与外界联系;其他信徒仍受到严密监控,或不能自由出行,或被禁止出境旅游,工作、租房受到亦受到种种限制。

王怡被羁押8个月当局一直禁止律师会见,严重侵害了王怡的律师会见权、司法救助权及亲属的知情权,同时也剥夺了律师正当的执业权。

六、四川遂宁公民蒋鹏手机安装VPN被处罚。四川省遂宁市公安局船山分局以公民蒋鹏:违法使用的手机上安装、使用翻墙软件在“YOUTUBE”应用上观看视频及在亚马逊上购物。停止使用非法定国际信道进行联网,并给予警告的行政处罚。

中共建立防火墙阻断公民与世界的网络自由联结,使本国公民无法正常地、多渠道地浏览各方资讯,已经侵害了公民自主获取信息的权利,而《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网络安全法》的实施以及对使用VPA自由浏览境内外网络信息的公民进行处罚,无疑剥夺了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与言论自由的权利,侵害了公民的基本人权。

七、回顾历史、还原真相:关于西山煤电集团农民合同制工人被侵权和维权过程的调查报告。山西省西山煤电集团农民合同制矿工,从2007年开始维权,迄今整整12个年头了!最初有1000多矿工参加维权,很多人由于被打压、由于看不到任何希望而退出,有些人已经死亡,到现在还有434人在苦苦坚持。他们的维权之路可谓充满艰辛而一无所获!本调查报告试图回顾这段历史,还原事件真相,给这些对中国工业化、城市化进程做出了巨大牺牲和贡献的农民工一个最必须的说法和一个最起码的公道。

在这漫长的维权过程中,一些矿工因年老体弱无法劳动而失去基本生活保障;一些矿工患重病只能获得新农合很有限的医疗保险,最终因无钱医治而放弃治疗;一些矿工在以后打零工过程中遭遇工伤,却不能享受工伤保险待遇;一些矿工在西山从事井下作业时,实际上已经染上了矽肺病,在离开矿山后才发作,却不能享受职业病医疗保险待遇,比如矿工韩贵和,离矿后矽肺病爆发,现在已到三期,挣扎在死亡线上;罗忠义,矽肺三期,不能呼吸,2015年跳楼自杀;罗先尧,矽肺三期,2018年含冤而死了。还有很多人在床上等死。

西山煤电集团农民工维权只是各行业众多农民工维权的一个缩影,读者若要详细了解农民工维权过程中的艰辛、无助和绝望,请阅读作者倾注心血的本调研报告。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