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多所大学学生声援反送中 参与陆生内地父母遭登门恐吓

昆士兰大学声援香港抗议的组织者帕夫洛(Drew Pavlou)在推特上公开遭到生命威胁。(帕夫洛推特 / 拍摄时间不详)

昆士兰大学声援香港抗议的组织者帕夫洛(Drew Pavlou)在推特上公开遭到生命威胁。(帕夫洛推特 / 拍摄时间不详)

2019年8月,在澳大利亚多所大学香港学生和声援者建立「连侬墙」,遭中国留学生破坏和张贴口号与标语跟中共官方口径相同。(吴乐宝提供)

2019年8月,在澳大利亚多所大学香港学生和声援者建立「连侬墙」,遭中国留学生破坏和张贴口号与标语跟中共官方口径相同。(吴乐宝提供)

2019年7月25日,中国驻布里斯班总领馆发声明力撑中国留学生,称他们是「爱国行为」。(布里斯班中领馆)

2019年7月25日,中国驻布里斯班总领馆发声明力撑中国留学生,称他们是「爱国行为」。(布里斯班中领馆)

香港抗议潮向全球蔓延,澳大利亚多间大学发起声援香港反送中活动,有参与者在抗议中遭中国留学生暴力对待并被偷拍以致生命安全受威胁,而来自中国大陆的参与者,更遭当局人员登门恐吓。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周三(7日)报道,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上月24日的抗议活动后,中国当局派人登门威胁一位中国参与学生的家人,并警告他的父母可能会有政治后果。

这位学生告诉传媒,他在参加抗议时不愿被人识别身份,因此在抗议现场有人录像时,他尽量隐藏自己的脸或远离人群。

尽管如此,在集会后的几天内,这位学生接到他在中国的母亲电话,告知他有官方人员登门,并对其父母发出警告,要求他不要再加入任何集会。他的父母向对方作出「我们的儿子忠于共产党」的保证。父母告诉他,只要他不再参与集会,他自己及家人的安全才没有问题。

媒体认为,中国当局赤裸裸的恐吓行为表明,中国政府正在监视昆士兰大学的示威活动及记录参加者的情况,

澳大利亚自由议员、议会情报与安全委员会主席安德鲁‧哈斯蒂(Andrew Hastie),对这名学生的遭遇感到震惊。他认为,这正是澳大利亚去年通过《反外国干涉法》的理由,以保护侨民群体免受外国国家行为的胁迫。

本台追踪事件脉络发现,昆士兰上月24日发起声援香港的示威活动,二百名中国留学生暴力阻止有关活动。有澳大利亚学生和香港学生拟于上月31日再次集会,但活动开始之前受到来自中国方面的威胁,使一些学生因人身安全问题被迫退出。

示威活动组织者帕夫洛(Drew Pavlou)在社交媒体透露,有香港学生被匿名者告知,中国驻布里斯班总领事馆计划将人脸识别设备带到活动现场。而帕夫洛亦受到中共当局对他和家人发出死亡威胁,他称自己将退出活动并关闭推特帐号。帕夫洛早前向媒体讲述遭中国留学生暴力冲撞的过程。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留学生吴乐宝对本台透露,最令人气愤的是在墨尔本的蒙纳士大学,声援香港的学生在该校设立「连侬墙」,但遭中国留学生破坏及近距离拍摄声援香港学生的面孔。周二(6日)下午,蒙纳士大学声援香港反送中集会上,10多名中国留学生高唱中国国歌并言语挑衅抗议者,事后两名参与陆生的讯息全部社交媒体上被公开及抹黑。

与澳大利亚大学相邻的新西兰,三名中国留学生在上月29日袭击守护「连侬墙」的香港籍女生。

吴乐宝表示,这些中国留学生破坏抗议活动,并将特务手段用于对待声援香港抗议的中国大陆留学生,他呼吁澳大利亚政府对这些处于危险的学生加以保护。

吴乐宝说:我认为肯定有中共当局在统一指挥的!一个留学生在昆士兰大学表达他支持香港人的言论,他的家人就被中国大陆逼害,这表示中国对澳大利亚至少是华人团体达到一种让我们恐怖的程度,澳大利亚对这些异议学生必须采取一种新措施来保护。

《北京之春》主编陈维健对本台表示,质疑这些中国留学生背后,有中共当局的操控之手。

陈维健说:我相信指挥棒肯定是有的,中国留学生都有学生会,他们都是在领事馆拿到经费的。一方面监控著留学生在海外的言行;一方面指挥他们做些事情。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针对这些活动来闹场,可以说是明目张胆的。

奥克兰大学三名中国学生袭击香港学生的现场亲历者于先生接受本台访问,呼吁海外的留学生继续大胆参与声援活动,但要做一定的防识别措施。

于先生说:流氓一贯如此,不是第一次发生,所以也希望海外留学生有意于参与这一类中国政府反对的活动,胆子大一些,在自由民主的国家安全是没有问题的;第二个是适当做些措施,比如戴个口罩保护自己,因为讯息被锁定,国内的家人大概率会被骚扰、威胁。

就中国驻澳外交官力撑中国留学生的表态,澳大利亚外长佩恩佩恩(Marise Payne)早前警告,澳大利亚政府不会容忍外国干涉澳大利亚的言论自由。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