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公鸣:中美敌对关系公开化

八月的炙热预示着一个不同寻常的开始。当地时间8月1日川普宣布对3000亿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随即中国央行放任人民币贬值破7,美国马上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中共央视新闻联播罕见地用近十一分钟驳斥美国。

经贸关系通常被说成中美两国的”压舱石”,经贸关系一旦脱钩,对抗因素就会加剧。现在敌对关系公开化,两方撕破了脸面,直截了当地把对方当作敌人,如同英语的一句俗语:“脱下了手套(the gloves are off )”,拳击手脱下缓冲的拳套,准备肉搏。

8月1日中国首艘国产航母第七次出海试航。8月3日(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第二天),美国防部长埃斯珀说,华盛顿将尽快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双方针锋相对。

7月23日中俄空军在东北亚地区实施首次联合空中战略巡航,引发美国亚太两大盟国日本和韩国的军机拦截事件,韩国军机甚至还开火示警,气氛一度异常紧张。这被外界普遍视为“前所未有”的新动态。8月7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表示要认识和应对中国的威胁,同该区域的伙伴密切合作,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还有日本和韩国。双方各自“拉帮结伙”。

其实从一个世纪的进程看,中国和美国在同一个阵营的时间更久。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美同属协约国阵营,都是战胜国;第二次世界大战都属同盟国,都是战胜国;从朝鲜战争起到尼克松访华,双方处于敌对状态;在尼克松访华之后,两国合作程度不断扩展,即使有六四镇压也影响有限,直到2018年美国停止邀请中国海军参加环太平洋军演。按时间计算,双方合作与敌对的比例是八二开。

但是与美国敌对的时间,正是中国最封闭的年代,也是中国经济最糟糕的阶段,更是中国人民生活最悲惨的岁月。现在中国与美国开始敌对,中国会重回闭关锁国、民不聊生的状态吗?很有可能。

这是修昔底德陷阱吗?答案是:否,这不是第一大国和第二大国的战争,而是两种制度的争战。

川普在2019年2月18日有个演讲,对社会主义制度给予了准确的评论:

“社会主义承诺繁荣,但送来贫困。社会主义承诺团结,但送来仇恨和分裂。社会主义承诺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但它总是回归到过去最黑暗的篇章。这一规律屡试不爽,它总是这样发生。 

“社会主义是一种失败而且失信的意识形态,完全蔑视历史和人性,这就是为什么社会主义最终一定会产生暴政。社会主义者宣称热爱多样性,但他们始终坚持的是绝对的服从。 

“社会主义无关乎正义,无关乎平等,无关乎消除贫穷。社会主义只在乎一件事:统治阶级的权力!他们的权力越大,他们越贪婪。他们想控制医疗,控制运输和金融,控制能源和教育,控制一切。他们想要权力决定谁赢或谁输,谁上或谁下,什么是真或什么是假,甚至谁生或谁死。 

“简而言之,今天我们所有人都知道,没有什么比社会主义更不民主了。无论何时何地出现社会主义,都打着进步的旗帜,但最终带来的只有贪腐、剥削和衰败。”

两种制度的对决,并不是因为川普,但川普让这种冲突具有戏剧般的效果。

两种制度的对决,与习近平直接相关,他就是川普口中的“社会主义”样品,他正在把黑暗、仇恨、暴政以及对本国人民的掠夺强加给中国。

这种对决的结局,其实很清楚,人们只是不愿意经受这其中的痛苦,或者担心这种痛苦太漫长。从人类的历史看,敌对的时间是短暂的,合作的时间更多,这是人类进步的基本形态。从这个角度看,敌对关系开始了,也就意味着不远的将来就会结束,正如那句著名的谚语: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敌对的结束,就是新合作的开始。一旦习近平专制政权终结,中美两国必定会恢复到正常的贸易状态,一种真正符合两国人民利益的贸易状态。

辛公鸣

2019年8月8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