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 习近平为何将六四再说为反革命暴乱

六四是对和平请愿民众的大屠杀,不仅当时举世公认,今天虽然历经三十年,世界依然丝毫未变对于六四就是大屠杀的认定。中共当年大肆屠戮虽然高喊镇暴口号,但沾满血迹的手脚令他们心惊胆颤,因为他们完全清楚为权杀民是不折不扣的罪恶。这种内心的恐惧让他们一再淡化六四的血腥,装扮出无奈被迫而为的并非十恶不赦之徒。最明显的就是一再弱化改换对六四的说辞,从“反革命暴乱”变为不那么强硬指向明显的“动乱”,又弱化为息事宁人不具指控性的“那场风波”。

但是今年7月份,六四屠夫李鹏恶贯满盈,终于在无数人的唾弃中耗尽他耻辱的一生。而中共高调赞誉他的死亡文中,最突出的一点就是李鹏在六四所谓“平息反革命暴乱”中,发挥重要作用,挽救了中共及其政权的命运。这赞扬李鹏对六四屠杀的作用中,最凸显的一点显然就是要借此将六四的说辞倒回“反革命暴乱”的定性。其实对六四如何定性,中共的说辞也就是放屁而已,谁会重视独裁屠夫对自己血腥罪恶的辩解和定性,他们的罪恶血腥史自有公断,岂容罪人置喙。

对六四说辞这种改变背后蕴含的专制独裁狼子野心,才是很有必要认识并从思考到行动予以防范的,因为此中可以读出独裁者习近平的残暴意念。习近平曾经跑到俄罗斯感慨苏联的毁亡,将无人捍卫苏联的残存污为没有一个是男儿。习近平又曾在红二代群聚的场所狂妄叫喊,大陆再出六四他眼睛也不眨就杀个五千万。显然习近平对苏联甚至邓小平之流,面对民众抗争没有杀个几千万,达成挑战专制独裁者从此断子绝孙大为不满。

所以习近平要保留捍卫将反抗者杀个血海尸山的说辞,而在共党的词典中,反革命作乱必须无情杀戮,惜生慈悯情怀叫小资产阶级的温情也在可杀之列。此前已有传言说,习近平反对将六四定性改动,声称六四定性一个字也不准改显然并非空穴来风。习近平将六四风波又退为“反革命暴乱”,就是要名正言顺地握有无限杀戮镇压民众的独裁权。

而对于觊觎帝王权势、攀爬定于一尊的习近平来说,他的返回毛时代那种极权下,社会恐怖顺从和惟其是尊的企盼,也必须仰仗和握有相应的对社会民众生死安危予取予夺的雷霆手段。习近平正在推动和布局再造延安整风,他认定当年为毛泽东铲除党内非毛派系,造成毛泽东一言九鼎的独裁至尊之位,延安整风实在是极为灵验的独裁法宝。但是习近平尚不知他能否很好运用这法宝,而且仅此一宝也不足以让他高枕无忧,保持拥有大肆屠戮的恶能量才是独裁者最安心的。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而习近平借李鹏之死凸显反革命暴乱罪,一个眼前当下的用意便是震慑,甚至为屠港作准备。香港目前的局势是中共吞噬香港“一国两制”的中英协议造成的,从中共最初要通过的“二十三条”到洗脑香港小学生的立法,再到香港人人可以任意送中处置的“送中”立法,中共所为都是要将香港置于大陆模式的统治下。而香港民众拼死抗争拒绝沦为大陆暴政下顺民,令中共将香港变为大陆复制品的意图一再受挫。目前送中之争已让香港难以平静的局面,使习近平更要仰赖和中意反革命暴乱罪对独裁统治的简单有效。

虽然习近平可能不会轻视这一罪名的社会震慑力,但是习近平无疑更为重视镇压所谓反革命暴乱的长远成效。习近平对红二代扬言,再遇六四不眨眼就杀他五千万,对终结苏联罪恶的政权崩塌没有出现血腥屠杀极度痛心,再次说明习近平维护极权独裁必须采用血腥屠戮的嗜血意愿。所以现在肯定和凸显反革命暴乱罪,对香港而言绝非仅仅表现了习近平借此震慑香港的意图,其等待合适时机血腥屠港是人们需要清醒意识到的。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