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式厚:这些经济问题,与贸易战无关

7月20日国际金融协会(IIF)发布报告指出,2019年第一季中国企业、家庭、以及政府的债务总规模已升至相当于GDP的303%。这一数据的含义是,即使中国经济GDP上半年增长6.3%(自1992年最低的增长率)是真实可信的的,假设债务利息按现行最低利率(4.35%)计算,则应该支付的利息为GDP的13.18%,GDP的增长速度不及债务利息增长的一半,债务会不断膨胀。

习上台后的头五年大喊去杠杆,去杠杆就是减少负债。去杠杆,就是要避免经济情况不好的时候,债务无法偿还,使得金融机构坏账增加甚至破产(如包商银行),同时高杠杆促使扩大生产规模,生产出来的东西超过人们所需要的,就会导致产能过剩,空耗资源。但杠杆并没有减下去,从去年开始,杠杆又悄悄快速加了上来,重回了举债发展的老路。

有的债务还不了,企业就要破产,曾红火中国二十多年的房地产业就首当其冲。人民法院公告网显示,截至7月24日,今年全国共有274家房地产企业宣告破产清算。就此,重庆市前市长黄奇帆表示,今后十几年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数量会减少三分之二以上。按照这一说法,9.7万家房地产企业将有6万多家在未来十几年“消亡”。

还不上贷款的房企绝不止这些,很多房地产企业早就还不上贷款了。这就导致银行资金出现困难。2019年07月24日新浪财经报道,央行7天投放1.2万亿,”火力”全开,说明金融机构资金紧张。

央行放水还不够。中国债券信息网23日挂网公告显示,中国工商银行将于7月26至7月30日公开发行该行2019年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即“永续债”),发行规模为800亿元。此前,中国银行、民生银行、华夏银行和浦发银行已合计发行1500亿元永续债,还有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平安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交通银行、建设银行、兴业银行等9家银行共计约4900亿元永续债待发行。

“永续债”这概念一出,立刻成为热搜词。普通人都明白了,央行、银保监会和税务等多部门全力配合为永继债大开绿灯,说明银行坏账严重,需要这种“只借不还(不还本金、只付利息)”的债券来续命。每日华尔街(Wall Street Daily)一篇关于永续债劵的文章(Perpetual Bonds: Equity in Disguise)这样说:它标志着一种绝望的策略。

最新看到一则报道,说一批富豪如王健林、马化腾、许家印、马云等先后“闯关东”,呼应“振兴东北”战略。通常情况,地方政府部门会设立城投公司,到银行贷款投资“铁公机”等基础设施,但现在这条路应走不通了,城投公司的负债太多了,银行也实在贷不出款,能贷出来的款多数要先还旧债。这样,一些富豪被动员到东北投资,另一种形式的“打土豪”开始了。

这是一个掏尽社会所有财富的大循环。国企效率低下,不受监督的公权力滋生全方位的腐败,所有环节的交易成本居高不下且积重无解(在现体制下无解),永续债、央行防水、印钞、绑架民间财富等手段,都像是效果不等的兴奋剂,无法解决中国经济的长远问题,有些办法甚至连眼前的问题都解决不了,有些办法则直接加重了这些问题。

入世以后中国靠巨额贸易顺差掩盖了很多问题,这些问题被忽视了。如果中国兑现入世承诺,进行结构性改革,中国经济的成就以及发展潜力要比现在好得多,但遗憾的是中国并没有兑现入世承诺,而是违背入世承诺,走上了一条国家资本主义(实质是权贵资本主义)的道路,最近还在不断强化中(如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与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合并)。即使没有贸易战,这些问题也会爆发。

中国已进入百业凋敝的初始状态,各种刺激政策基本上失去了效果。在僵硬的体制下,人们只能眼睁睁看着,直至经济危机冲击到一日三餐。

公民:吕式厚

2019年7月29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