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7月22日-7月28日)

编者:香港大规模反送中的社会运动持续第50天,本周六、周日香港市民再次走上街头举行大规模的示威抗议,警方在清场过程中发射催泪弹驱散抗议民众。数十天来,不管是白衣人的暴力还是警方的暴力,都没能吓阻港人捍卫自由的脚步,而中共及港府的强硬态度令香港社会处于多种不确定中。所有奉行普世价值的个人、团体及国家,为着香港的自由和法治,都理应与香港市民站在一起!

本周广受各界关注的长沙富能NGO三名工作人员同时遭到国安部门抓捕,而涉嫌的罪名为“颠覆国家政权罪”,如此重的控罪及由国安部门直接抓人,令整个案件蒙上沉重的阴影。而程渊的哥哥及妻子勇敢地站出来发声,为外界的及时声援和救助提供了非常重要的信息。

香港反送中社会运动持续不断、此起彼伏之际,也正是中国大陆公民社会生存空间日渐逼仄之时,而长沙富能NGO三名工作人员突遭抓捕并被指控重罪,无疑令大陆民间抗争活动雪上加霜。然而,再严酷的寒冬,仍孕育着无限的生命力,更有顽强的生命再成长。如果你不敢反抗,那么就请你守住良知;如果你无法用语言表达,那么就请记录;如果你不能去行动,那么请你去积累……只要我们不放弃,时间终于会给我们带来质的改变!

一、长沙三名NGO工作者被以涉嫌“颠覆罪”刑事拘留。2019年7月22日中午失踪的长沙富能机构三名NGO工作人员程渊、刘永泽、小吴,经家人及律师多方查询寻找,已确认三人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长沙富能是一家通过政策倡导、法律赋能等方式,推动中国从制度上保障弱势群体权益的民间公益组织,成立于2016年2月。包括广州高校教授超生被开除案、深圳无户籍人士申请身份证案、内蒙集体高考移民案等影响力巨大。

当局对长沙富能机构的迫害,是对公民社会打压的持续。几年来,尤其是《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管理法》出台实施之后,国内NGO及各类公民团体几乎被打压殆尽。当局常常会以“境外敌对组织”及“防止颜色革命”之名,行打压公民社会之实。

二、湖南籍牧师曹三强上诉案维持七年原判。2019年7月25日,云南省普洱市中级法院对曹三强牧师被指控的“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上诉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中国福音会”湖南籍牧师曹三强于2018年3月被云南省孟连县法院以“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曹三强随后提起上诉,然而上诉连续5次被案件延迟审理。长期宣读基督教义、为贫困学生提供帮助的曹三强牧师被关押在看守所,身体健康状况愈来愈差,长期晒不到太阳,牙齿脱落,引发外界担忧。

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中共对秉守良心、坚持公义、坚守信仰的牧师定罪,是对宪法的亵渎,对公民不服从者的变相迫害,更是对曹三强牧师宗教信仰自由的严重剥夺。

三、山东省司法厅下达对李金星律师吊销律师证的处罚告知书。参与、推动多起重大冤案洗冤工作的人权律师李金星(网名伍雷),日前收到由山东省司法厅下达的处罚听证告知书,这意味着李金星律师成为因行使律师职权、维权人权而被剥夺律师执业权的又一人。告知书中称,自2017年以来李金星律师以公开信、联署签名等形式,制造舆论压力,诋毁司法制度,对案件发表不当言论,利用媒体、网络挑动对党和政府的不满,等等。

李金星律师在代理案件时,不是站在官方立场,而是以当事人的权益为重,尤其是面对人权侵害案件时,更是秉持良知和正义,效忠的不是党而是宪法和法律,这该是遭到打压的直接原因。而李金星的遭遇,正是大陆众多坚持以法律和人权为基点的律师们所面临的执业困境。

四、苏州908大抓捕案吴其和被羁押近三年未审 妻子提起控告。2016年9月8日G20会议召开前夕,吴其和、戈觉平等十数人相续遭到抓捕,他们分别被指控涉嫌“扰乱法庭秩序”、“寻衅滋事”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大多数人士陆续被释放,吴其和被羁押后,几易罪名,案件经两次退侦和三次延审,于2018年7月25日召开庭前会议,会议中吴其和被带着手铐和脚镣,随后再无下文。

构陷罪名、拖延审理、超期羁押、禁止律师会见,这是中共针对良心犯惯用的伎俩,其目的是为了慢慢地磨蚀良心犯的意志、摧毁其信仰,然而,几十年来的事实证明,这种伎俩是完全行不通的!

五、湖北维权人士鲍乃刚开庭家人被控 南京邵明亮庭审突然改期。湖北省京山维权人士鲍乃刚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于2019年7月25日在京山法院开庭,然而鲍乃刚的家人即被限制出门无法参加旁听,而另一位南京维权人士邵明亮原定7月24日的庭审,法院却以有事为由突然取消开庭。鲍乃刚案庭审中起诉内容包括:1.以鲍乃刚在境外推特,境内微信平台发布的800多条信息,指控鲍编造散布虚假信息,抹黑污蔑攻击党、政府和现行制度;2.以鲍网络炒作、现场围观六个刑事案件(唐荆陵案、袁小华案、秦永敏案、屠夫吴淦案、王芳案、李明哲案)指控政府为劝返鲍去开庭围观消耗了大量的人力财力。

从对鲍乃刚的指控看,其所言是在行使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所行是在以行动去践行公民理念,这样的公民何尝不是普天沉默的当下,值得推崇的公民典范呢?

六、与特殊车牌号合影成罪 同道为尹旭安募集律师费。2019年5月13日在北京遭到湖北省大冶市当局绑架的维权人士尹旭安,警方以其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大冶市看守所。数日前尹旭安的家书中要求亲属为其聘请律师,因家属无力承担律师费用,同道为其发起募集律师费的倡议。尹旭案在家书中表示,“5月5日发布了一条推特‘福建之行,与热情的厦门网友在一辆极具意义的车牌闽D8964C合影#8964’”,因此被“寻衅滋事”。

尹旭安十年来积极参与公共事务、维权抗争,因参与公民抗争曾两次坐牢,出狱后虽然病体缠身但依然活跃在维权一线,刚刚获得自由仅3个月再次遭到抓捕,当局强力打压公民运动行动者的目的可见一斑。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