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度才:李鹏盖棺留骂名

中国前总理李鹏死了,有人以“千夫所指、无疾而终”来评价他的死。

李鹏担任了十年总理(1988年到1998年),十五年政治局常委(1987年到2002年),一届全国人大委员长(1998年到2003年)。但是,李鹏的声望极其恶劣,没有留下值得一提的正面遗产,只留下骂名遗臭万年。

《李鹏六四日记》想极力撇清和六四镇压的责任,但中共官媒不容他回避:“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中,在以邓小平同志为代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坚决支持下,李鹏同志旗帜鲜明,和中央政治局大多数同志一道,采取果断措施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稳定了国内局势,在这场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习近平给予李鹏如此高的评价,释放出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对中国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的诉求,一定会坚决镇压。这和6月2日魏凤和公开向全世界宣称六四镇压是正确的的表态是一致的,也是对香港反送中运动的警告。

习近平和李鹏有很多共性。他们都是红二代,对身边人很“讲情义”,讨政治老人的喜欢并得到提拔,生活在高层政治的边缘并逐渐进入核心圈,看起来“愚蠢”(经常读稿出错)但实际上精于权谋,为维护中共一党专制坚持强硬的立场,被视为“忠诚”或“坚定”的接班人。

和习近平不同,李鹏有专业技术背景。但李鹏作为一个中共政客,并不尊重自然规律和科学规范,极力推动三峡工程上马就是例证。1992年3月,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审议三峡工程议案,以1767票赞成、177票反对、664票弃权通过,他用这种方式来推卸责任。事实上,在人大通过之前该工程就已经上马。

就三峡大坝的安全性广受网民关注之时,李鹏死了。这确实给了习近平一个机会,去审查三峡大坝潜在的风险,确保三峡下游广大地区民众的安全。但可以肯定地说,习近平不会这么做,因为否定三峡大坝的安全性就等于否定中共的决策机制,否定中共的合法性。

李鹏死于7月22晚,但中共官媒在23日早间新闻或午间新闻里并没有播报,而是放在了23日晚的《新闻联播》。这说明中共对李鹏的评价不是匆忙的拼凑之词,而是考量充分的“定论”,对他的评价之高,确实令人意外。

在国际文明社会,李鹏被定性为要对六四镇压负责的“北京屠夫”。就在今年六四纪念日,邓小平、李鹏的跪像出现美国的自由雕塑园,这种做法虽然不能清算李鹏的历史责任,但清算他历史责任的一天总会到来。

如果真有一天三峡大坝出现灾难性的溃坝事件(这种概率相当高),那对中华民族所犯下的罪孽就不是一尊跪像所能承担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是,习近平没有防范溃坝的意图或预案,而是继续“赞颂”李鹏,为李鹏的错误背书,必将引发更大的灾难。

在六四镇压三十年后,李鹏死了。网上流传最广的留言是:生前千夫所指,死后普天同庆,这才是公正的评价。

公民:范度才

2019年7月24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