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必须终止用剥夺医疗这种酷刑把良心犯折磨致死的恶行

我们沉痛哀悼人权捍卫者纪斯尊,再次强烈要求中国政府立即终止通过剥夺适当医疗这种国际公认的酷刑方式置人权捍卫者于死地的反人道行径,并以此来致命报复他们和平行使并维护人权。国际人权机构必须追究中国政府迫害纪先生致死的罪责、以及近年来用类似方式迫害诸多良心犯致死的罪责,例如,曹顺利、刘晓波、杨同彦、陈小明、维吾尔族作家努尔穆罕默德·土赫提、西藏政治犯果秀洛桑。中国政府至今拒绝对这些令人震惊的、通过剥夺适当医疗这种酷刑将良心犯折磨致死的案件进行任何独立调查。至今没有任何中国公安人员或政府官员为这些酷刑造成的死亡承担任何刑事责任。

在福建警方的非法监控下,纪斯尊先生于2019年7月10日在福建漳州芗城区医院病逝。四月下旬,纪先生从监狱获释时,已经病得很严重。当局强行把他看押在指定的医院。他的家人、律师和朋友曾经多次抗争,要求当局准许他们去医院探视纪先生,但只得到极少机会、且必须在警方的陪同下得以探望。他的家人要求对他的用药和治疗方案知情,一再遭到拒绝。当局还向他的家人施加压力,迫使他们接受当局安排的治疗方案。福建官方把纪先生看管在设施有限的城区级医院,拒绝向其家人提供有关病情的基本信息。7月10日,当局迅速将他的遗体转移到殡仪馆,并强迫他的家人同意在他去世数小时后立即火化。

在监狱服刑期间,纪先生因受到酷刑,健康状况不断恶化。监狱管理在他四年半的监禁期间剥夺了他获得适当医疗的权利。他确切的死亡原因尚不清楚,但据报道他在监狱中瘫痪中风、罹患肠癌、进行了肠道手术,并被拒绝律师请求的医疗假释。 

剥夺医疗是国际公认的一种酷刑或非人道、残忍和有辱人格的惩罚。纪先生去世之前,已有数名人权捍卫者、良心犯、少数民族及宗教人士因遭到被剥夺适当医疗这种酷刑而在拘禁中死亡,而肇事者至今享有逍遥法外。

7月13日,两年前的这一天,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监禁中病逝。刘晓波被判处11年刑期,服刑期间死于肝癌。上个月,维吾尔族作家努尔穆罕默德·土赫提从新疆拘留营被释放后不久去世,据报他在狱中也被剥夺适当医疗。同样,人权捍卫者曹顺利、西藏政治犯果秀洛桑均于2014年3月去世:曹顺利女士被羁押在朝阳区看守所期间,健康状况急剧恶化,当局拒绝及时为她提供适当的治疗,期间其家属和律师多次申请保外就医被拒;果秀洛桑因为2008年主导的一次抗议活动被判处12年有期徒刑,在保外就医5个月后去世。 2015年,藏族僧侣丹增德勒仁波切去世,他因“爆炸罪”、“煽动分裂国家”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在被狱方剥夺适当医疗后死于狱中。良心犯彭明明于2016年死于狱中,他十多年前被中国特工从缅甸绑架回国,后被以“组织和领导恐怖组织罪”判处无期徒刑。2017年异议作家杨同彦去世,他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十二年有期徒刑,即将刑满释放时突然被允许保外就医,但不久即因脑癌去世。西藏41岁前政治犯雪努华尔旦 (雪努班丹)由于在狱中长期遭受酷刑虐待,于2018年9月30日死亡。2018年,82岁高龄的著名《古兰经》学者,维吾尔宗教领袖穆罕默德·萨利赫·阿吉在拘押中去世,他是第一个将“古兰经”翻译成维吾尔语的人。

在监狱期间,纪斯尊获得2019年“曹顺利人权捍卫者纪念奖”,以表彰他长期通过草根行动推动人权。 五年前,曹顺利也是在警方非法监控的一家北京医院病房里、因被剥夺适当医疗这种酷刑方式折磨离世。 2019年6月,我们曾呼吁中国政府结束对纪先生出狱后在医院里被警方法外拘留,尊重家属和律师的要求,允许他本人和家属参与决定治疗方案,但政府无视这些要求,致使他的健康状况在家属和本人完全不知情、在官方的严厉监控下持续恶化直至去世。

如今还有一批狱中或看守所里的身患重病的良心犯,他们都没有得到适当的医疗、并继续遭受酷刑和非人道待遇,如黄琦,胡石根、李昱函。 他们与其他七位良心犯都在我们保持密切关注的的“良心犯医疗观察名单”上。 我们非常担心他们没人都可能成为中国政府用剥夺医疗来折磨致死的下一位受害者。

纪斯尊因“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和“寻衅滋事”罪名被判刑四年半。2014年10月,纪斯尊最初因公开支持香港“占中”而被当局羁押,并因2014年帮助上访人士组织两次抗议活动,于2016年4月被判刑。2016年6月,纪的健康状况开始恶化,他在2018年1月患了一次中风。当局几次拒绝律师为纪先生申请监外就医的请求。2018年11月,纪在狱中做了肠道手术。

纪斯尊,出世于1949年12月10日,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他向北京公安局递交了游行示威申请,后被警方拘捕,并以“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定罪并被判处三年徒刑。

转自:中国人权捍卫者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