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7月8日-7月14日)

编者:本周人权捍卫者纪斯尊被囚禁期间患上多种重病生活不能自理当局却不予保外就医,出狱时被直接送进重症监护室,家人及朋友无法自主探视,出狱仅两个月就因医治无效去世;本周亦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被迫害致死两周年。近年来良心犯因被剥夺医疗权及健康权而被迫害致死的案例不在少数,从力虹到曹顺利、彭明、刘晓波、杨天水再到纪斯尊,在中共的监狱里,不知还有多少良心犯正在面临或者重复着他们的命运!而如何关注和保障尚在狱中的良心犯们的健康权及生命权,谴责一切迫害者,是每一位人权捍卫者刻不容缓的责任。

本周张宝成、赵广军被执行逮捕,“兴华会”成员王一飞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国俪堃、苗维荣等多位公民因转发六四信息及网络言论被传唤、拘留,再次表明中共为了维护一党之统治,容不得一点反抗的言行。2019年被视为政治敏感年,中共强力维稳,压制异见,践踏人权,公民因参与维权、因言论表达、因关注人权而被控罪的不在少数,但目前仍没有一份具体的被羁押人员名单。

香港“反送中”的抗争运动已经持续一个月,此起彼伏的行动是对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最好诠释。面对惘顾民意的港府和中共,香港人的勇毅、智慧和坚持,为大陆公民争取权利及自由提供了值得思考的课题和借鉴的经验。

高压之下,仅存的反抗力量弥足珍贵,如何建构一个可持续的公民社会,宪政学者张祖桦先生在《你拿什么来抗拒民权》中说得好:“中国公民维权运动面对的是一个专制的、独裁的、权力不受限制的政府,中国公民的各项基本人权如言论自由、选举、新闻、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罢工、宗教信仰、人身自由根本得不到保障,连‘为权利而抗议的权利’都没有。在中国,民主、法治与宪政制度的建设还有相当长的路程要走。因此,公民维权运动更加需要理性,需要团结,需要稳健,需要坚持,需要逐步形成强大的社会力量和社会运动。中国公民维权只要循着这样的路长期坚持不懈、百折不挠地向前推进,则无论是谁也没有可能阻挡得了。”

一、福建著名人权捍卫者纪斯尊遭迫害病危逝世。2019年7月10日,福建人权捍卫者纪斯尊在福建省漳州市芗城区医院重症监护室逝世,享年70岁。2019年4月26日刑满出狱的纪斯尊直接被送进漳州市芗城区医院。即使他刑期已满,但当局仍在医院设岗,有四名便衣24小时把守,阻止家属和亲友前往探望。纪斯尊曾患有高血压、糖尿病、脑梗等多种疾病,2018年2月在服刑期间因意识不清、处于半瘫痪状态被转往福建省建新医院关押,此后生活不能自理,一直处于病危中,律师多次为其申请保外就医遭拒。

纪斯尊、曹顺利、刘晓波、杨天水、彭明等人权捍卫者被迫害致死案件,突显出中国大陆许多人权捍卫者因其捍卫人权的工作面对的严酷困境:强迫失踪、任意拘留、拘留期间受到虐待、病危致死。

二、北京维权人士张宝成被逮捕。2019年5月27日被警方抄家、次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的北京维权人士张宝成,7月4日被北京市丰台区公安局执行逮捕,逮捕通知书上的罪名有涉嫌“寻衅滋事罪”、“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及煽动实施恐怖活动”的罪名。6月中旬律师在会见时得知,警方抄走了张宝成家的2台电脑及4部手机。在审讯的过程中警方重点审问涉及到张宝成的网上言论及帮助黄琦母亲的具体细节。

张宝成是公民维权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和推动者,一名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践行者,在网络上批评政府、披沥真相却因此获罪,当局以上述罪名逮捕张宝成,明显是剥夺其言论自由权利,欲加之罪。

三、辽宁维权人士赵广军因网络言论被逮捕。2019年6月6日,辽宁维权人士赵广军在北京被盘锦警方抓走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关押在盘锦市看守所,7月5日盘锦警方打电通知其姐姐,赵广军已经被逮捕,目前家人尚未收到逮捕通知书。律师会见时赵广军说发布的2千余条微信信息中,包括有 转发的毒奶粉的信息及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在六四期间被限制人身自由的信息。

赵广军因公司改制重组受到不公平对待而上访,走上公民维权之路后,因参与公民维权活动、关注侵犯个案,十数次被关黑监狱,3次被行政拘留,8次被刑事拘留,两次被构陷入狱,仅在2018年9月开始的4个月中,相继5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四、阆中访民郑毅因网络言论遭传唤数日后被行政拘留。2019年5月29日成都警方和阆中警方利用手机定位找到郑毅后,抢走他的手机并将其强制带往阆中派出所,以郑毅在成都转发了一条为陈家鸿律师筹集律师费的贴子为由对其刑事传唤,指控其涉嫌寻衅滋事犯罪。6月22日早上阆中警方再次闯入郑毅在成都的住所将其带走,询问其转发有关香港“反送中”的信息,并再次抢夺其手机并行政拘留10天。警方在两次对郑毅所谓的执法过程中均未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只在解除拘留书中注明“扰乱公共场所秩序”。

郑毅认为,公民有言论自由的权利,阆中警方对他刑事传唤再到行政拘留,尤其是对他实施行政拘留的整个过程,野蛮、嚣张跋扈、违法,特别是自己并未有任何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行为,警方的问讯也都是围绕着自己转发的贴子,因此不排除阆中警方对他多年来公民维权行动的报复。

五、年近70的北京市民国俪堃因转发六四信息被扣押派出所,旅日华侨苗维荣转发六四信息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 近日取保侯审。六四三十周年过去一月有余,然而仅仅因发布、转发六四相关信息而被扣押、抓捕的很多人至今仍不被外界所知。现年69岁的北京市民国俪堃因在微信上转发了一条有王丹等人回忆六四及大陆公民维权的信息,而遭到警方无任何手续关押一天。同样,旅居日本的北京维权人士苗维荣因转发王丹、吾尔开希等人有关六四的访谈信息,于5月29日被警方从北京的家中抓走,居所遭到查抄,苗维荣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直到7月5日以取保侯审的方式获得自由。

六四过去三十年来,中共一直试图将记忆从民间抹掉,然而,一个掩盖真相、压制民意、不愿意反思和忏悔的政权,绝不可能赢得民心,一个自信的政权不是靠谎言和暴力可以维系的。

六、甘肃公民贾国玺被以涉嫌“颠覆罪”刑事拘留。2019年6月11日,贾国玺被山东省阳谷县公安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羁押在阳谷县看守所。贾国玺是甘肃省会宁人,1965年出生,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后在深圳工作和安家,后以写电脑软件为生。

目前为止,仍不知贾国玺为何被指控“颠覆罪”,从今年中共专门针对网络信息控制看,贾国玺极有可能是利用熟练的电脑技术,传播自由、民主理念而获罪。

七、“兴华会”成员王一飞被判刑两年 曾国凡取保获释。2018年6月,网络上流传多组“平反六四,结束一党专政”、“官员公示财产,人民代表直选”等标语,落款为“兴华会”。2018年6月6日南昌市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王一飞,同时曾国凡及妻子被警方带走,住所遭到查抄,三人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

“兴华会”的震撼力在于,在万马齐喑的时刻,一条条直击中共要害的“平反六四,结束一党专政”的标语出现在多个城市,这不仅可以传播真相,更可以唤醒民众直面恐惧,在没有恐惧的民众面前,任何专制和暴力统治注定都不会长久。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