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度才:习近平面临困局无解

去年这段时间,政治传闻满天飞。比如央视2018年7月12日晚间的新闻联播出现换稿事故,直播画面出现一名工作人员的背影,他递稿件给主持人,身影一度挡住了男播音员。同期发生的其他事件也有令人想象的丰富空间:习近平画像被撤下,有两天的《人民日报》习近平没有霸占头版,“梁家河大学问”突然停止,热传华国锋认错的旧文,还有所谓元老联名发难习近平的流言,等等。那时的习近平,似乎处在随时被政变的威胁中。

一年过去了,政变确实没有发生,但习近平已经陷入到更深的困局中。

北戴河会议季节到了(根据秦皇岛警方发布的通告,北戴河区将于7月13日至8月18日实施限行措施),以河北省委书记、省长、政法委书记、秘书长全套班子到秦皇岛进行安全检查的阵势,习近平及其亲信必定感到危机四伏。

而且这些危险很可能就来自身边。7月9日习近平首度向中南海“身边工作人员”发话:中央和国家机关要把政治建设放在首位,其首要任务是“两个维护”。3月28日发布的《关于加强和改进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的建设的意见》要求中南海官员们带头做到“两个维护”,必须旗帜鲜明讲政治,坚定不移向党中央看齐,把准政治方向,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并要求“教育引导亲属坚决听党话跟党走”。

十九届三中全会(2018年2月26日至28日)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四中全会并没有按常规召开,也没有即将召开的迹象。在目前国内政治经济形势严峻、中美关系和国际环境持续恶化、一些具体事件(如新疆问题、香港反送中运动、美国对台军售等)都足以影响全局的态势下,召开全会以凝集共识非常必要。迟迟不能召开全会,说明习近平未能“定于一尊”,在“修宪”后还是没有“搞定”党内高层的反对意见。

六年多来,习近平由一个普遍有所期待的领导人变成了遭到几乎所有人反对的“独夫”,大量的体制内官员(从高层到基层)、各种异见群体(从左派到右派)、各类人群(从私营企业家到普通雇员)、各个地方(从新疆到香港)对习近平不再抱有希望,在难以形成有效反抗的社会环境下,“坐等出事”成为了常见的态度,多数人在等待出现“黑天鹅”以终结习近平的统治。

四年前习近平号称要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2015年9月28日,纪念联合国成立70周年大会《携手构建合作共赢新伙伴 同心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但习近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已经成为泡影。今年5月15日,习近平退缩到亚洲,搞亚洲文明对话大会,试图在亚洲当“老大”,结果没什么国家来捧场,成为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国际进口博览会一样的笑料。

和“五眼联盟”中的四个国家(除新西兰外的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美国)关系日趋紧张。和美国的紧张关系就不用细说了,在政治、外交、经济、军事、科技等领域的冲突不断升级;因为孟晚舟事件,和加拿大的关系逐渐敌对;澳大利亚早就明确表态和美国立场一致;因为香港“反送中”运动,与英国的关系遽转直下,最新的消息是四名英国人在江苏被捕。

7月11日,22个国家在人权理事会上发表声明,敦促中共停止在新疆大规模拘禁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相较于2016年3月发布的同类声明获得12国签署,这一次加入连署的国家数目几乎翻了一倍,而且按照《环球时报》的说法,“写联署信的22个国家都是发达社会”,中共的国际形生态明显恶化。

这次蔡英文过境美国,美国国会多名议员出席了7月12日晚的酒会。酒会上,蔡英文和美国会议员们都坦然使用“两国”来形容台湾和美国,这离中共设为底线的“法理台独”只有一步之遥。如果到那一步,习近平又能怎么办呢?

今年此时,内地没有了流言蜚语,没有了舆情汹涌,但习近平没有了自信,只有被”国人暴动“的恐惧。面对国内、国际的各种难题,他已经陷入无解的困境中,只能搬出“自我革命”这类语义悖谬的口号,说明他不仅没有具体解决办法,而且连话术都已至末路。

习近平的小船,在“风狂雨骤”的“大海”,说翻就会翻!

公民:范度才

2019年7月13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