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政治犯人数急剧增长 数量是前苏联两倍

俄罗斯的政治犯人数最近几年急剧上升,目前已经远远超过了前苏联。相关报告认为,今天的俄罗斯政治犯包括了那些批评普京政权的活动人士。许多人同样因为宗教信仰,同情乌克兰和批评吞并克里米亚,以及捍卫少数民族权益而被判刑入狱。 

1975年126政治犯,2019年297政治犯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7月8日的会议上,知名活动人士,“自由俄罗斯”基金会副主席小卡拉-穆尔扎表示,今天俄罗斯政治犯的人数是前苏联的两倍多。 

他说,前苏联持不同政见者萨哈罗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萨哈罗夫1975年12月在他的诺贝尔颁奖典礼书面发言中提到了126名前苏联政治犯。根据“纪念碑”人权中心的评估,到今年7月份,俄罗斯政治犯人数已经达到了297人,数量还在继续增加。 

政治犯中有导演、单身母亲 坐牢最长已达16年 

小卡拉-穆尔扎说,在这些被关押的政治犯中,有反对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乌克兰导演辛佐夫。也有来自俄罗斯南部的单身母亲和活动人士舍夫前科。舍夫前科服务于由目前流亡国外的前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所领导的“开放俄罗斯”。“开放俄罗斯”被普京当局列入不受欢迎组织的黑名单中,舍夫前科成为因此而被捕的第一位活动人士。 

小卡拉-穆尔扎说,目前坐牢时间最长的俄罗斯政治犯是前尤科斯公司高管皮丘金,皮丘金已坐牢16年,他成为俄罗斯当局手中把持的应对尤科斯公司一案的人质。 

小卡拉-穆尔扎说,最近4年来,俄罗斯政治犯人数已经增长了6倍。他认为,普京当局大批逮捕活动人士的做法不仅仅违反了俄罗斯自己的宪法,俄罗斯更没有遵守人权公约,俄罗斯同样没有履行它所签署的其他国际条约所应承担的责任。 

小卡拉-穆尔扎曾是4年前被暗杀的反对派领袖涅姆佐夫的助手,他多次中毒,目前多数时间在美国居住。“自由俄罗斯”基金会2014年由在美国流亡的一批批评普京政权的活动人士成立。 

政治气候严重恶化 实际政治犯人数更多 

总部在莫斯科的“纪念碑”人权中心的活动人士达维吉斯说,普京当局有意把许多案件保密,不公开一些案件的内情,让外界很难了解案件内幕,这使许多人无法被列入政治犯名单中。因此,俄罗斯实际的政治犯人数要比公开的统计数字还多。 

达维吉斯说,俄罗斯的政治环境每年都在一步一步恶化。 

达维吉斯:“总体来说,会继续保持政治犯人数不断增加,甚至急剧增加这一趋势。因为最近几年来,俄罗斯的政治气候发生了根本改变。我们预测,政治迫害会进一步加紧。” 

达维吉斯说,虽然很多人现在逃离俄罗斯流亡国外,但还是有很多人选择留下,这些人因此成为各种迫害的对象。 

记者、同情乌克兰、反普京、宗教和少数民族活动人士都会成为政治犯 

“纪念碑”人权中心与美国法律顾问公司“帕尔修斯战略”今年4月份所联合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说,截止到今年3月份,如果把克里米亚半岛包括在内,俄罗斯政治犯人数是236人。这些政治犯中包括了普京政权的批评者,从事宗教活动和来自少数民族的活动人士。 

报告说,政治犯中还包括了一些新闻记者和批评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同情乌克兰的活动人士。 

“恶法”接连实施 普京是主要责任人 

报告说,最近几年来,俄罗斯接连通过实施不少新法律,涉及对组织和参加示威集会游行时的一些违规行为加重处罚。此外,针对未成年人宣传同性恋,侮辱宗教信徒的情感,公开从事分离主义宣传,否认苏联在二战中的角色,违反外国代理人法和不受欢迎组织法等等都实施更严厉的处罚,这是造成政治犯人数上升的一个主要因素。 

报告认为,造成政治犯人数上升的最主要责任人是总统普京,安全局局长博尔特尼科夫,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帕特鲁舍夫,总检察长柴卡,以及其他一些高级官员和安全机构负责人。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