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难解的香港政治困局

香港问题正在成为2019年中共最棘手的政治难题,这是很多人事前很难料到的。与中共对外和对内的其他政治难题相比,香港问题有不少特点,最突出的一点,就是无论中共决定妥协,还是选择强硬的方针,似乎都很难解决问题,甚至无法把问题暂时搁置起来。这意味著香港问题存在很大的失控风险,有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对中共政权带来意外的重大冲击,从而全面加剧中共,尤其是加剧习近平的政治危机。

为甚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首要的原因当然是中共严重低估了香港人民对中共不断侵蚀他们的基本权利所积累的不满,更低估了香港青年一代为自己和香港的自由不惜拼死一搏的决心。导致这种低估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大陆与香港人在秩序理念和文化上的重大差异。总体上,中国文明缺乏自治和法治的传统,但香港是一个例外。英国对香港百馀年的统治,令自由秩序的理念逐渐内化为港人的主流文化和行为规范。离开了这种文化和规范所支撑的社会秩序和氛围,港人不仅会不自在,更会产生一种深刻的恐惧和不安,这是没有类似的社会和文化体验的大陆人所无法理解的。

当然,历史上很多曾经自由过的族群和社会,在外来暴力的统治下最终还是被摧毁了。因此,不仅中国大陆当权者,而且有不少大陆百姓,都认为港人的这种「殖民地」恶习,也可以被中共用强力手段「纠正」过来。不过,他们不大能理解的是,英美社会是中共对港人暴力施政的巨大障碍。在英美人看来,一旦港人清楚地表达了自己捍卫「英式」自由的决心,英美就有一种难以推卸的义务和责任来支持港人。不了解英美历史的人不会懂得,这种自由人之间的「信仰纽带」对英美的内政和外交所具有的巨大支配力量,绝不是通过「利害权衡」可以简单化解的。换句话说,中国官家和民众对英美视港人为「自由人同类」的态度之不理解,包含著很大的外交风险。

经历了几十年的改革开放,我相信中共上层中,还是会有一些人,能看明白这种重大的历史和文化差异给香港问题带来的失控风险,而在香港方面,则更不乏政治和文化精英能理解两边的认知差异及其带来的政治风险。麻烦的是,两边精英中这种具有相互理解能力的人,对化解或缓解香港目前的政治困局所隐含的巨大风险,都很难做出建设性的努力。这是因为香港的政治几乎处于完全的无组织状态,或者说是无有效政治权威的状态。

这个问题虽然在冲突刚发生的时候容易遭到忽视,但随著危机和冲突的升级,会看得越来越清楚。实际上,越来越多的人都希望危机和冲突能用理性的办法来解决,但多方面的利益集团都缺乏有政治权威的领袖,必然结果就是难以进行真正的对话和谈判。对这一危险状态唯一的责任方,就是中共当局。因为香港作为一个自治和法治的共同体,各个利益集团是有机会产生比较好的政治领袖的。但无论是对反对派还是建制派,对那些具有领袖潜质的人中共都一概不信任,一概加以排斥。现在的中共当权者,正在为此而付出代价。这个代价究竟会多大,现在还看不清楚,但我同意这样的判断,那就是这个代价可以大到超乎所有人的预料,让中共后悔莫及的程度。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