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大抓捕”4周年 中国维权律师再发声

谢阳取保后与父母合影。(谢阳提供)

谢阳取保后与父母合影。(谢阳提供)

7月9日,是中国当局在2015年针对维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709大抓捕”案4周年,多位维权律师在此之际再次联合发声,要求当局停止持续迫害。 

4年前,湖南律师谢阳因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扰乱法院秩序”被捕,扣押两年后获释,并取回律师证;但不能处理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偶尔还会受到监控。他表示,同业的生存空间正不断萎缩。

709四周年:中国法治恶化 香港反弹

德驻华领馆发声明纪念709大抓捕事件

“709案”家属与欧美人权官员会晤 呼吁国际关注

谢阳:“人之所以为人,我们除了吃饱,我们还需要尊严,还需要正义。很显然,从某种程度上,(打压律师)还是收到了一定的效果,大量案件没有合适的律师代理,绝大部分律师都被它们掌控着,透过年检等手段。”

周二(9日)是709事件4周年,中国人权律师团发声明,促请当局停止打压和迫害维权律师。律师团成员覃永沛认为,虽然“709事件”告一段落,当局的迫害手段却反而变本加厉。

2018年3月22日,律师谢阳(左)由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陪同,前往徐州铜山区公安局,要求会见维权律师余文生。(倪玉兰独家提供)

2018年3月22日,律师谢阳(左)由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陪同,前往徐州铜山区公安局,要求会见维权律师余文生。(倪玉兰独家提供)

覃永沛:“策略变成吊证 – 注销律证,强迫解散律师事务所,这样造成的恐惧更大。立案调查的话,一个人权律师被调查,整个所就会被牵连,株连使律师不敢发声。共产党要所有律师都姓党,忠于党忠于领导。”

原本在广东执业的隋牧青当年卷入风波后,一度被以涉嫌“煽颠罪”监视居住,去年年初更被吊销律师执业证。他认为,受到“709事件”冲击的不仅是中国法律界。

隋牧青;“这样的做法不仅是针对律师群体,它是对全体国民,无论体制内外(构成冲击)。一旦有一点风吹草动,人们的怒火就非常容易喷发,因为它没有宣泄的渠道,它很容易引起社会的动荡。”

香港“支联会”连同“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等团体数十名代表,周二游行到中联办请愿。游行人士把联署信和维权律师的照片贴在中联办外墙。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总干事陈悦担心,如果钳制法律界的趋势持续下去,“维权律师”在大陆终会有消失的一天。

黄琦的母亲和隋牧青律师在看守所门口合影。(乔龙提供)

黄琦的母亲和隋牧青律师在看守所门口合影。(乔龙提供)

陈悦:“根本从一开始,维权律师就只占律师群体的少数,这个少数是争取中国的法治改革还有民主的一股重要力量。当局正是看到它们的力量,要大力打压。我们不希望看到它们的巨大力量会萎缩,甚至(将来)没有人可以再代理人权案子,这是我们不想看到而且不应看到的。”

近年,中国强调依法治国,推行一系列司法改革,可与此同时却大规模打压维权律师。

香港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表示,当全世界都谴责中国大陆的司法制度,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仍坚持大陆有阳光司法,但只要看看“709大抓捕”事件就懂得这是谎言。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