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满目疮痍 民主派谴责林郑卸责示威者

Hongkong Glasbruch bei Protesten (AFPA. Wallace)

在经历了昨晚的示威者占领香港立法会的事件后,香港警方今天白天封锁现场,而清洁人员也开始清理周围的垃圾。抗议现场散落头盔、口罩、雨伞等各式示威者遗留下来的物品,而立法会外部的玻璃也多处损毁严重。示威者昨日在立法会墙外遗留的一些诉求及抗议标语仍清晰可见。

大批媒体及泛民主派议员大约在接近中午时刻聚集在立法会外,而立法会主席梁君彦也在12点于立法会外召开新闻会,表示今天上午巡视立法会时发现大楼损毁严重,而他对此感到极度遗憾及痛心,并予以昨晚示威者的行为给予最严厉的谴责。他也宣布,由于立法会大楼的保安、供电及消防系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所以接下来两周立法会将无法召开会议。

“火山爆发”

立法会民主派召集人毛孟静 (Claudia Mo) 在立法会外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虽然示威者昨晚的行为十分暴力,但各界也应该试图了解他们为何会有如此绝望的表现。她说:“这些年轻人试图指出问题,但香港政府却轻易地便忽略了这些问题。我认为林郑月娥想试图扭转社会对整个反逃犯条例示威游行的论述,并将责任都归咎于这些年轻的示威者。我认为这是非常不对的做法。”

毛孟静呼吁林郑月娥应该立即卸下自己“冷酷且官僚”的面具,并真诚的与香港的年轻示威者展开对话。她以火山爆发来形容昨晚的示威行动,并批评香港政府的做法宛如“用一滴水去救火”一样,根本无法有效的解决问题的根本。然而,她也提到,泛民主派并不支持示威者昨晚破坏公家财产的举动,而她也提到昨日在示威者绝对开始对立法会进行冲撞前,她也数度与在前线的示威者恳谈,试图说服他们不要冲动,但她说这些示威者似乎早已下定决心要以这样的行动来表达对政府的不满。

Honkong nach Ausschreitungen (DW/W. Yang)

立法会民主派召集人毛孟静 (Claudia Mo) 

她告诉德国之声:“这些示威者的行为其实也不可取,因为就像我过去一再强调的,和平的抗争比暴力行为来的更强大,但当这些年轻人下定决心要执行一个任务时,我再怎么跟他们讲道理,他们应该也听不进去。我认为各界都应该从昨晚的事件学到一些课题。”

她认为年轻示威者应该放下所谓的烈士心态,不要一直想著自己能为民主牺牲,因为在她看来,这样心态下所激发出来的行为往往后果不堪设想。

香港立法会建制派的议员廖长江在立法会外接受媒体联访时则表示,看到作为香港重要宪制机关的立法会遭示威者破坏,是令人心寒的“暴徒”行为。而他表示建制派成员一致强烈谴责昨晚的行动,并呼吁香港警方严厉执法。他表示:“香港政府已听到示威者的心声,并停止相关立法工作。社会大众应该多包容政府,并适度的疏导香港的年轻人。”

政府忽略人民意见的结果

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的其中一位领袖黄之锋今天也现身立法会外。他原先试图以泛民主派议员助理的身份进立法会拿回电脑,但却被警方阻挡在外。他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昨晚示威者的表现显示他们对政府的不信任,与担忧政府虽然暂缓所有逃犯条例相关的立法程序,但在明年7月前,政府仍有机会能重启相关的立法程序。

Honkong nach Ausschreitungen (DW/W. Yang)

黄之锋本周二现身立法会外

他说:“此外,由于香港立法会的成员都不是透过真正民主的选举所选出来的,所以许多香港人民也都认为这些议员并没有真的代表他们的利益,所以他们才会决定采取风险更高的抗争行为。”

大赦国际香港分会的总干事谭万基表示,在所有参与了反逃犯条例示威活动的组织都共同向香港政府提出撤回修正草案的诉求时,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便有责任要掌控整个局面,并倾听超过200万香港人民的心声。他告诉德国之声:“我认为特别刁难一小群示威者并无法缓和现在香港社会的氛围,反而只会让香港社会呈现更分裂的局面。”

黄之锋认为,不少香港年轻人觉得自己已尝试了各种方法来表达对政府的不满,但仍无法见到政府开始转变态度,所以他们才会觉得需要采取与以往不同的手法来表达诉求。而在他眼里,虽然国际社会可能不认同昨晚示威者冲进立法会的行动,但他希望国际社回能明白为何这些香港年轻人会愿意冒险做可能危及生命的举动。

他告诉德国之声:“我相信如果香港政府持续忽略人民的诉求,那这场运动将会持续下去。”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