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酉潭:一国两制问题的症结

对于反送中活动,已经有太多的报导与评论,但好像都没有抓到问题的症结,那就是一个极权专制的中共政治体制必然会侵犯香港人与台湾人的自由与人权。

以香港来说,1997年回归前,邓小平就承诺维持香港一国两制50年不变,当时这句话至少有两种解读方式,那就是50年后中国可转型为自由民主体制,还是香港完全被纳入极权专制体制中?

回归前,香港人并未拥有民主的普遍选举权,其所拥有的自由与人权,完全是由殖民母国,即英国的法治来加以确保。而在回归中国后,极权专制的政治体制必然会随时可能侵犯香港人的自由与人权。因此,不管是香港人争取真普选,或反对《基本法》第23条的修订,以及现在的反送中活动,所激起的抗议、集会、游行、示威等活动,皆能掀起波涛巨浪。

就台湾来说,即将于明年举行的总统大选,各参选人对习近平于年初所提出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原来有各种不同解读与因应方式。而在香港反送中活动激起全球的关注后,好像大家有志一同地提出了反对的声音。

然而,诚如民主理论大师Robert Dahl所指出的,维持民主政体于不坠的关键性条件之一,就是没有敌视民主的外部势力。自从1996年首次总统大选后,始终被评为自由民主国家的台湾,一直被中共文攻武吓,或者说以武力为后盾的统战策略所威胁。此时此刻,香港强而有力的抗争活动,当然会引起台湾人共鸣,甚至感同身受。

一切问题的症结,乃是中共想要永远维持极权专制的政治体制。20、30年前,还有一种声音,那就是当时中国实施民主政治的体制还不成熟,亦即待经济发展后再来推动民主化。因此,当我以一个问题,即“中国未来是否需要实施西方式政党竞争的民主”来逼问大陆学者时,虽然有北大院长级的人物说,中国未来不需要实施政党竞争的民主,如果有年轻学子不同意,他会把他找过来跟他说:“年轻人,你为何要反对呢?留下来共产党会照顾你啊!”但和我一起去见院长的年轻学者一出来马上告诉我说,他不认同院长的说法。

甚至以同样的问题问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的学者时,也获得一个答案:“任何觉得中国不需要政党竞争的人,都是既得利益阶级。”然而,习近平上任以后,不仅一改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政策,甚至有些人开始强调:现在的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民主政体。换言之,他们不觉得需要再从事民主改革或民主化了!

笔者12年来多次参与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会议与相关活动,发现早期大多数寄望于中共政权主动改革的声音已经发生改变,也就是愈来愈多人觉得中共极权专制的政治体制不可能主动改革。甚至在自认为经济成功发展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后,启动一带一路的战略,就是想要挑战当前的国际政治秩序,并取代现有以美国为首的自由民主政治体制。

而根据自由之家的测量报告指出,十多年来全球自由民主出现倒退的状况,正是与中共专制的崛起息息相关。笔者多年前就开始强调的:香港是中共吞不下去的深水炸弹,台湾是打不沉的航空母舰。现在则要指出:就像打魔头的电动玩具一样,魔头不倒以前,玩家会不断被魔头所攻击。

这个时候,大家应该反过来思考一国两制问题的症结所在,那就是:只要中共极权专制不倒台,自由民主世界始终受到威胁,香港、台湾正是首当其冲!而其实,一国两制首先剥夺的是中国人民选择民主制度的自由,难道中国人愿意永远生活在极权专制之下吗?

转自:纵览中国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