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自教堂高壓管控加劇 牧師信徒紛紛轉入家庭教會

儘管家庭教會正面臨嚴厲鎮壓,但越來越多的中共批准的三自信徒仍加入其中,他們寧可冒著生命危險,也不願被洗腦。

中共通過超乎尋常的管控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取代「神」的計劃似乎達到了相反的效果——持續高壓措施給官方教會的信眾帶來了一種日益嚴重的危機感,越來越多的信徒和神職人員逃離官方教會,冒遭受更嚴重迫害的危險轉入家庭教會。

拒絕再向中共妥協退讓

來自江西省撫州市的一名三自教堂牧師告訴《寒冬》說,政府通過嚴密的控制和監督,逐漸滲透信徒信仰生活的各個方面。「不許我們培養人,管控我們的賬目,我們想辦什麼活動都不行,把我們的下設聚會點關掉,我們不同意裝攝像頭,他們就翻牆開鎖,強行安裝,這就等於是把我們都困死。」

「這分明就是要消滅我們的信仰,斷我們的根,這是很可怕的事,所以我們絕對不會妥協!」另一名同工補充道。

一些三自教堂已經在尋找出路。來自江西省的另一位三自牧師告訴《寒冬》:他認識的三所三自教堂的6名講道人,最近帶著信眾離開了官方教堂。在去年歷經當局要求考講道證「四進」進教堂、強迫與佛教信徒一同舉行升國旗儀式後,他們憤然退出三自教堂。

「現在的趨勢就是回歸家庭教會,其實,2014年浙江省全面拆除十字架的行動後,溫州那邊早就是這樣的發展模式了。家庭教會和三自統一了立場,當面臨迫害,大家要一起商量對策應對中共。」這名三自牧師解釋說。

與家庭教會合作

也有三自的同工證實,他們正在尋找出路與家庭教會合作,「我們三自的優勢在於我們清楚中共現在的政策和動向,可以適時地給家庭教會預警,也可以適當地給他們一些建議,而家庭教會在形式上更加靈活,可以脫離中共體制培養講道人。」

在2014年,浙江拆除十字架運動中曾經被捕的一位三自教堂牧師談道:「我們最壞的打算是捨教堂保教會,比如我們十個人一組,一個人負責講道,我們學共產黨打游擊。」

然而擺脫政府管控也意味著更大的危險。中共也許早就料到強硬的打壓措施會令信徒尋求出路,因此,各地早已開始全面登記三自教堂信徒的詳細信息,一旦發現信徒流失,政府人員會逐個確定他們的去向,除非確認信徒已經放棄信仰,否則會持續加以監控。

針對這一趨勢,一些教會已經開始採取反制措施。一三自教堂同工透露:「首先我們要保護的就是主日學學生和年輕人,這些年輕人現在都不能在教堂露面,以免被發現登記。教會各項事務的處理,就由我們這些已出名的、年老的信徒去出面。如果政府要我們的人員登記表,我們絕不如實彙報,特別是年輕人、黨員這些當局重點打擊的對象。」

寧在地下室聚會也絕不敬拜中共

河北省邯鄲市一處地下室,20多名基督徒正在聚會,講道人的妻子坐在門口放哨以確保聚會不被警察發現。

教會負責人告訴《寒冬》:「看透三自教堂的傀儡本質之後,我就帶著一部分信徒出來了,但是隱藏聚會不到一年,就被政府人員發現了。他們向房東施壓,取締聚會場所,現在我們只好在地下室聚會。」

由於地下室空間狹小,不到20平米,又沒有通風設施,一位八旬老人聚會時呼吸困難,突發冠心病,兩個信徒急忙攙扶她走出地下室。

儘管環境不適,受到迫害的危險加增,信徒們並不後悔。隨著當局對官方教會的限制越來越加強,信徒們堅持脫離中共管控的決心也不斷加強。

教會負責人表示:「中共想讓我們信共產黨,不准敬拜神,即便以後我們一直在這裡(地下室)聚會也不回大教堂。」

信徒們發誓要堅持下去

去年,河南省周口市一位三自教堂講道人因拒絕將奉獻款交給政府遭撤職。他隨後離開三自,帶著十幾名信徒在自家聚會。5個月後,這位講道人被捕,他所帶領的所有信徒都被拍照。講道人在被脅迫答應停止聚會後獲釋。此後,他們只好以更為隱祕的方式聚會,聚會時常有信徒在門外放哨。

鄭州市一位三自教堂講道人也選擇離開官方教堂,帶著信徒們私下聚會,但不久就被政府發現,並被要求簽署不再聚會,如再聚會就罰款20萬元人民幣(約29,188美元)的保證書。

即便是這樣,他們也並不打算回三自。她在講道中鼓勵信徒堅持下去,「如果有一天連這樣的聚會都保證不了,我們就兩三個人一起聚。」

逃離三自的信徒也正使用各種措施防止監控,例如,聚會關掉手機以防被跟蹤,凌晨四五點開始聚會。

转自:寒冬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