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林郑月娥,请为“逃犯”服务吧

在柏林墙倒塌三十年之际,香港人却不得不捍卫深圳河这道“柏林墙”。时评人长平提醒道:真正让东德人民获得自由的原因,不是那堵墙的倒塌,而是东德共产专制政权的倒塌。

有大陆网民问:为什么香港普通民众那么在意把罪犯送回中国大陆,以致百万人上街反对《逃犯条例》修订(反”送中”)?得到的回答是:因为按大陆的标准,香港差不多人人都是罪犯。

与其说这是一个笑话,毋宁说它描述了一个事实。在专制政治之下,自由生活就是犯罪,自由表达罪加一等,自由行动罪大恶极,自由选举……嘘–你说什么?我们什么都没有听见!

在中国大陆,假如有人在公共场合谈论”自由选举”,根本不用警察出面,周围的普通民众就会用冷漠丶恐惧丶躲避和反对让他闭嘴。不要说组织大规模游行,就是三五个人举个牌子往街头一站,就已经让不少人被拘留丶关押、判刑甚至迫害致死–可以用各种名义,曾经叫镇压反革命、捍卫”文革”、清算”四川帮”流毒、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六四”平暴、寻衅滋事,现在叫扫黑除恶。

这也回答了另外两个问题。第一,《逃犯条例》修订之后,只有某些罪犯可能会被移交到大陆,而且明文规定政治犯不得移交,何至于全民恐慌?答案是:请问上述罪名,哪一款适合您?如果都没有,不用着急,中国警察随时可以编造一个,偷税漏税丶非法经营、传播谣言……或者干脆连罪名都不用,直接让您失踪,正如大陆人权律师和异议人士惯常遭遇的那样。

第二,即便如此,那也很难做到香港人人皆”罪犯”,有那么大的监狱吗?答案是:首先,监狱和劳改农场可以大到超出您的想象,昔有夹边沟农场埋骨数千,今有新疆 “再教育”集中营关押百万。其次,如上所述,专制政府关押人民并不需要建造更大的监狱,而是把整个社会以及每个家庭都变成监狱,让老百姓心生恐惧丶互相监督就行了。

林郑月娥领赏,记得感谢反对派

那么向来”爱党爱国”、支持《逃犯条例》修订的香港人呢?将要投票同意《条例》修订的建制派立法议员呢?以及不辞辛苦为北京镇压香港民主运动立下汗马功劳的特首林郑月娥本人呢?难道他们也是”罪犯”?

他们似乎忘记了中共历史。在”文革”期间,不要说香港人,就是家里有亲戚生活在香港的内地人,都是涉嫌里通外国的反革命分子。当然,不要说很多人认为”文革”已经过去,即便在当时,中共在香港也有很多地下党员和盟友,一直让他们饱尝甜头。包括林郑女士在内的中共功臣们,最应该感谢的就是反抗人士–“文革”在中国从来没有过去,你们受到盟友待遇,乃是因为中共还有更大的”敌人”,也就是不肯妥协的反抗者。

Hongkong Demonstration gegen das Zulassen von Auslieferungen nach China (Reuters/T. Siu)

香港6月12日“反送中”抗议

在把国民党打到台湾之前,章伯钧、储安平等人一直是中共的盟友,那些被镇压的200万”反革命分子”,55万”右派分子”,都是中共”可以团结的力量”。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假如香港没有了反抗力量,毫无疑问建制派也会遭到审查和清算。单就在港英殖民政府服务多年这一项,就足够让林郑月娥成为”千古罪人”。

当然,林郑女士非常聪明,她知道香港的反对力量不会撤退,她一直都有利用价值,可以放心地向北京邀功领赏,而且还美其名曰”为港人服务”。

香港的骄傲:逃犯之城

真正”为港人服务”,就是为中共眼中的”逃犯”以及他们的后代服务。和美国、加拿大等移民国家一样,香港也是”逃犯”之城,是无数躲避迫害、追寻自由的人们的逃生之地和重生家园。

尤其是1949年以来,持续数十年的”逃港潮”,是一段可歌可泣的反抗历史。为了躲避中共统治下的各种迫害和饥荒,寻求生存机会,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至少有100万甚至可能超过200万内地人冒着生命危险越过”深圳河”逃往香港。大量逃亡者在偷渡过程中被鲨鱼咬死丶游泳气力不足淹死丶跳火车时摔死丶被边防守军枪杀而死。今天的很多影视明星丶商界大腕丶文化名流都是当年的”逃犯”。

“大逃港”是专制社会民众投奔自由的人类反抗史的重要章节。深圳河被称为中国的柏林墙,其悲壮惨烈尤甚。后冷战时代的讽刺场景是,在柏林墙倒塌三十年之际,香港人却不得不捍卫深圳河这道”柏林墙”–想要推倒它的不是向往自由的人民,而是强大起来的东德政府,它不仅要继续奴役东德人民,还要统治西柏林乃至整个西德。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Imago/epd)

长平

柏林墙如何倒塌才象征自由?

美国法学教授孔杰荣(Jerome Alan Cohen)撰文指出,假如《逃亡条例》修订通过,不仅仅是香港人需要担心,而且任何从香港转机的国际人士都有可能被拘捕并移交给中国大陆,在那里司法机关毫不掩饰地完全”听党的话”。

《时代》周刊(Time)亚洲版最新封面故事报道说,反”送中”运动是香港 1997 年主权移交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民众上街抗议行动,而且是为国际社会的整体人权而抗争,香港站在全球自由保卫战的前线。

香港前总督彭定康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逃犯条例》修订有损香港自治权和法治,打破香港与中国大陆之间的”防火墙”。条例一旦通过,香港将丧失独特地位,与中国大陆其他城市无异。他更指出,《逃亡条例》修订不可能是香港政府的决定,这是北京的决定,香港政府不过是俯首听命而已。

假如《逃犯条例》修订通过,林郑月娥当然要承担她作为香港特首的历史罪责,但是香港人请不要忽视彭定康的提醒:这是北京的决定。我们当然可以赋予柏林墙倒塌以象征意义,但是也不可以忘记:真正让东德人民获得自由的原因,不是那堵墙的倒塌,而是东德共产专制政权的倒塌。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