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田牧:香港市民“反送中”示威的启示

世界被香港震惊了!继“和平占中运动”后,香港于6月9日再次爆发百万人上街的示威游行,抗议政府修订“引渡条例”,规模浩瀚,举世关注。数天以来,西方媒体皆以头条新闻报导。

今年4月,我们在香港举行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的年会,“一国两制”的话题也是回避不了的,香港朋友聊起此话题非常悲观,情绪低落,这只能说明,中国政府“50年不变的许诺”已经失效、失灵,这次百万港人的“反送中”示威大游行,就是一次民心民意民声的展示,也是一次强烈的警示……

谴责香港政府动用警察强力镇压

据海内外媒体报道,为阻止香港立法会恢覆审议《逃犯条例》(送中条例),香港民众从6月11日开始彻夜留守在立法会外,周边交通瘫痪,令原定于6月12日上午11时举行的《逃犯条例》二读辩论会议被迫延迟。

香港政府动用港警的防暴部队“速龙小队”,警方使用警棍、催泪瓦斯,甚至拿出长枪,向群众发射布袋弹,强势镇压和平抗议的民众。据西藏行政中央驻欧洲华人联络官洛桑尼玛介绍:“2008年中共政府对西藏的镇压,也是使用布袋弹,这是以布料包裹数十至上百粒微小的铅粒,或其他金属粒子,射程约5至20公尺。射中人体后,铅粒即会散开并大面积地打在皮肤表面,远距离击中会造成瘀伤,近距离击中则会致伤致残,有藏人为此眼睛失明。”

全世界的媒体都关注香港人“反送中”的抗争行动,酷热天气下,竟然有百万民众自发地参与这场维权运动,这是何等的气势,何等的觉醒,令人刮目相看港人高度的政治素养,也不得不想起三十年前的八九民运。任何其他国家若有规模超过数万人的群众示威抗议运动,最后多半会以暴力告终。但是百万群众如此平和、理性、有序,提出的要求这样合理,任何民主国家的政府都会派出代表来和人民进行对话,并且做出让步。流血和暴力冲突是专制独裁的专利手段。香港人守护“司法独立”的决心与意志受到世界各地的瞩目关心和尊敬。国际社会谴责警察以过激手段镇压和平示威的民众,敦促香港政府、中国政府听取香港的民意民心民声,彻底放弃修订“引渡条例”。

港人对港府丧失信心

在香港人眼里,港府只是代理人政治,对中共政府唯命是从。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20年中港人数度爆发“反体制”运动就是例证。

2014年9-12月,从“和平占中运动”转向“雨伞革命”,其诉求是:要求中国“人大”常务委员会撤回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及立法会选举框架和候选人提名方案,争取行政长官选举的公民提名权,以及废除立法会功能组别。这场要求“真普选”运动的参与人数约为120万人,占全香港人口的六分之一,是香港历史上最大型的公民抗命运动。但示威者的诉求全部被拒绝,运动以失败告终。不仅如此,当年的“占中”主导人物和积极参与的学生一共9人,于运动四年之后,在今年四月被判刑8至16个月的刑期不等,罪名是“公众妨扰”、“煽惑他人做出公众妨扰”。这九名被判刑的人是大学教授、牧师、立法会议员、学运领袖和社会贤达,他们行使的是法律所保护的和平集会权和言论自由权利,他们为了社会公义和关心政治的诉求被扭曲为治安和刑事问题。这是公然地践踏香港的法治制度。

“占中九子”被判刑之后才过去五个多星期,香港再度爆发百万港人走上街头,抗议政府修订“引渡条例”。所谓的“引渡条例”被称为“送走条例”,香港人不愿意接受强加给他们的司法牢笼。中国的司法不公正,人权状况严重恶化,近年来一直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与批评,香港人不愿意将自己与亲人的未来命运,交付给中共专制政权任意处置,这个“引渡条例”使得香港人人自危,因为他们都知道中国不是法治国家,一旦落入中国的司法体系中,基本人权再无保障。这样公民抗命运动,一再爆发,说明香港市民首先对港府丧失信心,因为这个政府并非是他们公平参选推举出来的,而是“真普选”失败后,由北京在后面操纵退出来的傀儡。

“一国两制”荡然无存

当年邓小平许诺:“一国两制”50年不变。体现“一国两制”的基础,一是新闻自由,二是司法独立,但这些眼下已被逐渐蚕食,用“煽惑罪”堵塞新闻自由、言论自由通道,为此造成了香港舆论界的寒蝉效应,自我审查成了各大媒体的普遍程序,新闻自由严重倒退。出版界这些年来因为“铜锣湾书店”事件,出版人桂民海被绑架“引渡”,至今下落不明。其他四名书店工作人员被捕后来获释,这个案情至今未了,却将香港的出版业和图书行业打得七零八落,许多报纸杂志也都停业关闭,文化界失去以前蓬勃的生气。

教育界也因修改历史教科书和在甄选人员上受到大大的限制和干预,教育和学术的独立性受到极大的约束。

修订“引渡条例”,其实质就是北京干预香港的司法独立,干预港人治港。前不久香港两名参与“旺角冲突事件”的学生黄台仰和李东昇公开了他们于去年就已经获得了德国的政治庇护的消息,在香港被执法机构视为“煽暴者”的罪犯,在西方却被看成是勇敢的异议份子,获得保护,那么标准到底在哪儿?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特地与德国驻港领事约谈,表示遗憾和抗议,认为这对香港法治的国际声誉造成伤害。林郑女士不是港人选举出来,而是北京所钦定的长官,她自然维护自己的主子,不顾港人的权利和福祉。她的外交做派-“别干涉我们内政”,完全和北京如出一辙。

由此看来,香港的新闻言论自由和法治独立都已经面目全非,可以说“一国两制”也都荡然无存了!

香港人的事,由香港人自行解决,不能由着中共政权与港府代理人随意变更与修改。香港和平的“反送中”示威抗议,是护制的行动,是抗争的呐喊,是香港人拒绝“反送中”的宣言。

此次港人示威证明了一个基本事实:“一国两制”已经彻底失败,名存实亡。中共政府向来说一套,做一套,就如当初取得美国的最惠国待遇,加入世贸以后,不遵守国际商业的游戏规则,一再犯规取巧,开始还偷偷摸摸,后来根本就明目张胆地违规,惹怒了美国和欧盟,开始对中国忌讳,保持警觉。

台湾人的前车之鉴

香港人的今天,绝不是台湾人的明天。

今年元旦后,习近平发表了《致台湾同胞书》,提及探索“两制”的台湾方案,提出透过民主协商,推展和平统一的政治主张。这里明确地提出了:一是统一台湾目标,二是提出了“两制”方案,三是与多党及民主协商的方法。

北京的司马昭之心无所遁形,但台湾的蓝营仍然继续围绕着“九二共识”兜兜转转,甚至还在批评蔡英文总统不愿承认“九二共识”的做法,危及两岸“和谐”的关系。殊不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其实是中共实施统一台湾的前后步骤。台湾人该警醒了,不能再如此浑浑噩噩,自欺欺人了。

今年“六四”香港和台湾都有大规模的纪念抗议活动,香港维园的六四纪念烛光晚会有18万人参加,气氛热烈动人。台湾的纪念晚会有副总统陈建仁亲临,也算是高规格的举动。而六月九日的“反送中”竟然有一百万人参加,这种全民表态参与是明白无误地向北京说“不”。民意不可违,面对这样和平请愿示威的广大民众,任何政府也无法施暴了。

香港的民众为台湾人民做出了好的榜样,自由和权利是需要自己去维护的,只要人民决心保卫自己的家园和权利,众志成城,那么无论外力如何凶残,也不能摧毁人们的意志和决心。正义属于勇敢和爱好自由和平的人们。

台湾驻德国代表处谢志伟大使说得好:“台湾不是问题,台湾是答案,”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自由民主是人们遵循并且坚持捍卫的价值!

民报2019-06-13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