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律界人士静默“黑衣游行” 向“送中条例”说不

香港政府提出修订《逃犯引渡》条例,引起全港各界的反弹,反对者计划于本周日(6月9日)发动大游行。香港法律界率先于周四举行静默“黑衣游行”,发起人估计参与者超过2500名法律界人士,是香港回归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显示法律界对修例的忧虑。

由30位香港法律界选委和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发起的法律界静默“黑衣游行”,周四(6月6日)傍晚六点举行,游行人士全部身穿黑色衣服,由香港终审法院出发,游行至金钟政府总部,并静默3分钟,抗议港府修订《逃犯引渡》条例。多名香港法律界重量级人物,包括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前院长陈文敏等,都有出席。

游行发起人游行人数是回归以来之最

游行发起人郭荣铿指,估计这一次有2500至3000名律师及大律师参与游行,是回归以来人数最多的法律界“黑衣游行”,郭荣铿呼吁港人也要齐心参与“六九大游行”。

游行发起人郭荣铿指,估计这一次有2500至3000名律师及大律师参与游行,是回归以来人数最多的法律界“黑衣游行”。(路透社)

游行发起人郭荣铿指,估计这一次有2500至3000名律师及大律师参与游行,是回归以来人数最多的法律界“黑衣游行”。(路透社)

郭荣铿说:“这次法律界为何走出来,是因为我们希望香港市民看到法律界的声音,反对这个条例,认为这个条例破坏法治,这个立场是很清楚,所以我们希望,市民今天看到我们法律界齐心走出来,我希望6月9日会有更多香港人走出来,去维园。”

游行人士:修例令法院左右为难

香港执业大律师、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杨岳桥也有参与游行,他指这一次港府修订《逃犯条例》,将令香港法院左右为难。

杨岳桥说:“我们担心这个条例以后会对香港的法治带来一个非常大的影响,第二就是因为过去二十多年都没有改变的一个规则、一个制度,现在香港政府很快就想把它改变,我们表达忧虑。特别是因为有法官表达了他们的担心,就是以后北京要想从香港拿人的话,香港法官会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

由30位香港法律界选委和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发起的法律界静默“黑衣游行”,6月6日六点举行。(美联社)

由30位香港法律界选委和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发起的法律界静默“黑衣游行”,6月6日六点举行。(美联社)

早前路透社引述香港三名资深法官的匿名访问,有法官指移交逃犯是建基于预期有公平审讯及人权保障,但中国内地法律制度由中共控制,故未能获得此方面的信任。有法官忧虑,如果阻止移交高调的疑犯,会承受来自北京的批评及政治压力,但若批准移交,又会有来自香港当地的批评,指控法官配合北京,司法独立形象因而受损。有法官形容修例将法官与北京放在冲突位置,又指界别内许多人都认为不可行,亦感到极为不安。

回归后第五次法律界 黑衣游行

翻查资料,这次是香港回归以后,法律界第五次的“黑衣游行”。首次“黑衣游行”在1999年举行,当时法律界反对港府及中国人大常委就居港权案释法;第二次则在2005年发生,法律界上街抗议中国人大常委就香港特首余下任期释法;2014年则约有1800名法律界人士上街,表达对北京“一国两制白皮书”损害香港司法独立的不满。而上一次“黑衣游行”则发生在2016年,法律界人士抗议中国人大常委主动在香港法院就立法会议员宣誓案作出判决前,就主动释法,冲击香港司法独立。

这次游行是香港回归以后,法律界第五次的“黑衣游行”。(路透社)

这次游行是香港回归以后,法律界第五次的“黑衣游行”。(路透社)

杨岳桥指,这一次“黑衣游行”是首次由香港本地立法事件触发,有别于过往的四次。

杨岳桥说:“以前四次都是因为全国人大常委会透过解释香港基本法之后,香港法律界就出来表达我们的关注,那个当然是非常大的影响。这一趟就没有全国人大的释法,就是担心香港自己所立的法会给香港法治带来冲击,两个有点不同。”

另外亲北京组织、香港中国律师协会等法律组织约三十名成员,则在“黑衣游行”前到政府总部请愿,支持修订《逃犯条例》。香港中国律师协会指,香港作为国际城市,必须堵塞法律漏洞,打击跨境犯罪;又指政府早前提出的六项新修订,已经对人权作出更充分的保障。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