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六四」三十年——中、老两代中国人的历史责任

有一位80后的亲戚住在我家,这位亲戚毕业于一所中国第一流的大学,毕业后在深圳的一家跨国公司工作了近7年,然后到海外读研,毕业后到香港工作。在我眼中,他是一个诚实、善良、聪明、阳光的年轻人,我们之间也有一些交流,我从他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尤其是智能手机、电脑和其他一些当下时尚而又实用的网络玩意儿。

我们平时进行政治观点方面的交流并不多,但是我知道他讨厌网络封锁,也渴望个人自由,这大概也是他离开大陆到海外求学和工作的原因之一。最近半年,华为成为中国的热点新闻,所以我们之间偶尔对这个问题也有一些讨论,虽然我知道中国政府在中国年轻人中鼓动民族主义颇有手段,但是这位年轻人的观点还是令我吃惊。严格说,吃惊的并不是他的观点,而是他的思维方式。

他没有刻意去了解华为事件的来龙去脉,也没有全文读过任正非的记者访谈,更没有仔细研读美国司法部门对华为起诉的文件,但是他却一口认定「华为没有错,因为中国媒体都这这么说的」。谈到华为的前途,我曾经试图劝他多读一些不同观点的文章,甚至向他推荐一些技术分析短文,但是他都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坚定相信︰「华为宇宙第一」,「华为必胜」(这些都是他的原话)。

据说他的观点代表了不少中国青年的观点,他们在网络空间里只看那些与自己观点相同的文章,互相之间发表一些彼此支持的言语激烈的评论,由是形成了强化自己观点的一个封闭的自我循环的思想生态系统。其实,我向来不反对年轻人持有自己的观点,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自信的,甚至可以说非常固执。但是身处开放社会的他们如此坚决地拒绝了解任何不同观点的态度仍然让我意外。

于是我迂回地试图让他知道不去努力了解事实真相便人云亦云的做法有多么愚蠢,我也试图告诉他,政府控制的官方媒体没有甚么信誉可言,我给他讲了几个真实发生在中国但是却被官方禁止提及的历史事实,例如︰国家主席(刘少奇)在五十年前是怎样独自赤身裸体地死在一个阴森寒冷的小屋里;身经百战的元帅(彭德怀)如何被当众毒打;北京大学数十位教授如何在遭受羞辱之后自杀身亡,等等。

显然,他完全不知道这些故事,他连刘少奇、彭德怀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当然更不知道那些因为爱国而在一九四九年政权变更后留在国内,却被政权疯狂迫害并被迫自杀的一些著名的知识分子,谈到「六四」屠杀,他更是一头雾水。他在国内没有听说过,即便到了海外,也只是草草地从一些新闻标题上掠过,可是他们已经被官方洗脑,认定所有那些海外报道都是别有用心的谣言。

我无言!我知道中国共产党一直处心积虑地篡改历史,但是对这个政党在中国青年身上推行这一套做得如此的「成功」感到透心彻肺的悲哀。当然,与此同时我也心存希望,毕竟这个政权的统治的基础是谎言,而人心、人性则是极权政府所改变不了的,因此只要我们坚持不断地叙述真相,谎言的冰山终究会被事实的温度融化,依靠谎言的统治一定会轰然崩塌。

现在的年轻人生活不易,他们要在竞争激烈的职场谋生活,还需要时间谈恋爱和社交等等。他们的观点已经被官方媒体所扭曲,而且又似乎没有时间去读那些他们不曾习惯的书籍。但是我也注意到,我对这位年轻人讲述的那些真实的历史动摇了他对官方媒体的盲目信任,我不曾妄想能很快改变他们这一代人的一个一个具体观点,但是我愿意帮助他们在谣言之外开启一扇窗,让他们以更为开放的心态探寻一个真实的历史和周围的事物。

再过四天就是发生在天安门的血腥大屠杀的三十周年的忌日。我仅以这篇小文章悼念在那场为自由和正义的抗争中牺牲生命的青年人,也以这篇小文记录中共不断编造谎言压制舆论的三十年。更重要的是,我想提醒中国的中、老年人︰共产党在用谎言篡改历史、蒙蔽青年,我们这些历史的亲历者有责任将那些在我们周围发生的真实故事告诉我们的下一代,用我们的诚实温度去摧毁谎言冰山,从而摧毁任何只有依赖谎言才能够生存的一切历史痈疽。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