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5月20日-5月26日)

编者:本周重点关注两位良心犯的处境,其一是刑满出狱即被送进ICU病房的福建人权捍卫者纪斯尊,一个月以来,一直处于病危之中,亲属还被禁止探视,更不知纪斯尊的治疗方案及病情进展,纪斯尊的遭遇再次警醒世界,中共当局如此漠视良心犯的健康权和生命权;另一位是人权律师王全璋,被羁押4年来,家属从未直接获知他在狱中的任何消息,即便被转至监狱服刑家人仍不得会见,这不由得让外界怀疑王全璋在被羁押期间遭受的身体及心理创痛非常严重,以至于当局不敢让真相公诸于世。

本周安徽异见人士沈良庆因思想及言论被刑事拘留,其友人周维林因发布沈良庆失踪的消息被传唤、抄家,再次验证了中共当局对言论自由的压制和对人权捍卫者的打压。

在当局严控社会不稳定因素防止群体性维权事件发生之时,仍有陕西及四川等地的教师为争取应有的权利集体维权抗议,说明公民的权利意识已经觉醒,不管监控、打压如何严酷,公民们并没有停止争取权利的抗争脚步。

随着六四的临近,各地开始加强全方位维稳,相继有维权人士被限制人身自由及强制旅游。一九八九年以学生为主体的全民民主运动过去了三十年,尽管当局想清除民间记忆,但历史的伤痕和民族的伤痛却无法掩盖。中国人民在争取宪政民主的道路上,历经百年,今天仍踯躅在专制的魔爪之下,然而,我们已经能够看到,随着当权者的谎言一点点被揭露,越来越多的公民从觉醒到站起来捍卫自己和他人的权利,尤其是自民主墙时代至今四十年的时间,一批批民主志士不惜失去自由乃至生命的代价,为我们的公民社会架起了代际传承的桥梁!如果把民主政制比做一个金字塔,那么每一位公民就是金字塔中最基础的一分子,我们只要打好最坚实的地基,然后用我们坚持不懈的努力向着塔顶一点一点地建设,何愁我们的民主自由不降临呢?!

一、人权捍卫者纪斯尊生命危殆,家属被禁探视。4月26日刑满出狱即被送入漳州芗城医院ICU病房的福建人权捍卫者纪斯尊,一个月来病情未有好转,家人5月24日再次前往医院准备探视时仍不得见,透过玻璃窗家人见纪斯尊的身体每况愈下,生命危殆,心如刀绞。

在中共的监狱里,张建红(力虹)、曹顺利、刘晓波、杨天水等著名的良心犯都是在被羁押期间患上重病,在他们病情危重的时刻,保外就医的申请一直被无情拒绝,直到奄奄一息时才被以“保外就医”的形式送进医院,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们都未能获得自由。近年来中国良心犯的处境越来越令外界担忧,而中共当局漠视良心犯的健康权及生命权的法西斯行为,理应受到谴责和追责。

二、李文足守候监狱数日仍无法会见王全璋。在709大抓捕中最后一名获刑的人权律师王全璋,被转押到山东省临沂监狱后,家人被以“会见室装修”为由禁止会见。为了能够依法会见丈夫,5月20日以来,李文足等709的家属们守候在临沂监狱,通过各种交涉,仍无法成功会见王全璋。经过多方交涉,监狱让李文足看了提前录制好的3分钟的王全璋的视频,视频中的王全璋反应迟钝、神情呆滞,这更增添了李文足的担忧。

会见服刑人员是家属的基本权利,临沂监狱违法剥夺王全璋及李文足的会见权,足以证明王全璋在被关押的4年中,遭受了常人难以想像的酷刑及不人道对待,临沂监狱必须无条件地停止这种违法的侵权行为,立即安排王全璋的家人依法会见。

三、失踪数日的安徽异见人士沈良庆被刑事拘留。5月15日与外界失去联系的安徽省前检察官、著名的异见人士沈良庆,已经确认于5月16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合肥市看守所。近年来,沈良庆因参与、声援遭受迫害的良心犯,在网络上发表抨击时弊的言论,多次被传唤、抄家、行政拘留及刑事拘留。

由于沈良庆还未获律师会见,所以抓捕他的具体原因未知,但从沈良庆数十年来坚持宪政民主理念、抨击时弊、推动人权的行动看,当局一方面是为了六四期间的维稳需要,一方面是为了消灭六四期间民间反抗的言行。

四、安徽人权捍卫者周维林遭传唤,手机电脑被查抄。5月22日上午,安徽省合肥市人权捍卫者周维林被瑶海公安分局及城东派出所数名警察带走,其手机及电脑遭到查抄,警方在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为由羁押周维林22小时后将其释放。警察传唤周维林及扣其手机电脑,可能与他近期的网张言论有关,尤其是在安徽异见人士沈良庆失踪后,周维林等朋友多方查询沈良庆的下落,并发布消息关注沈良庆的安危。

随着六四纪念日的临近,中共除了严控各地的异见人士,更加强对网络言论的打压。本月5月10日,湖北人权捍卫者石玉林被国保强制要求删除推特上的信息;5月18日湖北网民毛文祥亦同样受到国保的威逼,写下保证书保证不再网上发表敏感言论;而四川籍独立纪录片拍摄者邓传彬,因为发布涉六四酒案的图片,被警方抄家并刑事拘留。

五、陕西、四川相继爆发教师群体维权事件。继陕西省各区县近600名被辞退的民办教师、代课教师及幼儿园教师到省政府集体维权之后,四川省简阳市教师也选择到市政府集体维权。

近年来教师信访维权事件不断增加,其中2018年5月发生在安徽省六安市教师在市政府门前上访维权被殴打事件,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教师集体信访维权,究其原因主要有,各地的教师待遇标准不一;民办教师与国办教师工资差距大;国家的政策文件地方执行不力;教师与其他公务员的工资奖金待遇标准不一致,等等。而相关部门的作法不是积极寻求解决教师们诉求的办法,而是采取应对办法派出“劝返”及“截访”人员,并对上访的教师贴身监控,如此只能是进一步激化矛盾,加强大家维权的决心。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