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念群:华为被封杀,三个谜团试解

川普签署行政命令,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授权商务部禁止“对国家安全造成不可接受的风险”的相关交易。这一命令在5月15日生效,随后高通(Qualcomm)、英特尔(Intel)、伟创力(Flex)、赛灵思(Xilinx)、博通(Broadcom)、谷歌(Google)等纷纷宣布停止对华为的硬件或软件供应。

此事的大背景是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华为成为了新的焦点。华为的特殊地位让很多人产生一种联想,就是华为的生死就是中共的生死。当然,很多“爱国”愤青甚至把华为的命运视为中国的国运。那么,疑团之一,华为还能活下来么?

今天任正非高调接受央视等媒体采访。他认为,美国目前的做法,低估了华为的力量,华为在供应领域没有困难。“至少是5G是绝对不会受影响,而且不仅不影响,别人两三年肯定追不上我们。”“我们是没有困难的,因为所有的高端芯片,我们都有”。

在中国有一种常见规律:凡受到官媒吹捧的,都会垮掉。现在官媒大力鼓吹华为的实力、“备胎转正”的故事和“民族企业”形象,连外交部发言人都出来力挺华为,这正好说明华为处于严重的危机中,需要用“打鸡血”的方式来营造“健康”的假象。

据路透社报道,华为2018年对外采购花了700亿美元,其中110亿美元是从美国企业采购的。华为公布的核心供应商名单,有33家美国企业。这些企业一旦依照美国出口管制规定停止供货,华为储备的零部件能支撑到华为寻找到新的供应商吗?可能很难,而且整个供应链的重建是非常困难的,高科技产品的供应商无法替代。

华为高调宣称操作系统和芯片等都有长期的“备胎”。很明显,这些“备胎”的质量或性能不如华为目前使用的操作系统或芯片。如果这些“备胎”的质量等同于或优于现在使用的操作系统或芯片,那么华为为什么舍弃“备胎”不用,反而使用美国企业的操作系统或芯片,造成在关键时刻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呢?
总体来说,一点都不看好华为的未来。

疑团之二,贸易战和华为被封杀是什么关系。在贸易战爆发之初,美国制裁中兴公司(2018年4月16日)。在贸易战胶着时,美国将福建晋华加入到出口管制的实体名单(2018年10月29日)。今年1月28日,美国刑事指控华为公司等23项罪名。在贸易战升级的情况下,美国直接将华为加入到出口管制的实体名单中,用远远快于诉讼的行政手段来对付华为。这一系列进程给人一种印象,就是美国为达成贸易协议,动用出口管制来施加压力,美国封杀华为是为了达成贸易协议。

在2018年12月1日孟晚舟被捕之后,川普确实说过,如果有利于达成贸易协议,他会干预孟晚舟案。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针对华为的行动确有配合贸易战的意图。

但不要忘记,今年一月,波兰抓捕了一名被怀疑从事间谍活动的华为员工,此事正是发生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波兰之后。蓬佩奥几乎走遍了盟友国家,为封杀华为费尽心力,甚至为封杀华为不惜与盟友“恶语相向”,声称如盟友使用华为设备,美国将不会分享情报。这就不是用“配合贸易战”所能解释的了。

美国现在已经完成对中国的战略转向,即围堵中国,准确地说是围堵中共(很多美国政治人物明确表明了这一点)。中美之间贸易、技术、金融、军事等领域的对抗正逐步展开。封杀华为应是技术战中的一个战役,是诸多围堵中共的方法之一。

在贸易战似乎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的时候,封杀华为很容易被误认为是配合贸易战的“小动作”。现在越来越清楚,美国封杀华为是技术战的全面升级,是与贸易战相互影响但又是完全不同的“围堵”招数。对比贸易战让双方保持接触的状态,技术战是让双方脱离接触,技术战招法的效果更直接、更致命。

因此,封杀华为是与贸易战不同的技术战的一部分,不是(至少不再是)贸易战的配角。

疑团之三:华为的重要性。在川普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后,中国的很多网友反而生出“自豪感”,认为华为创造了历史,即美国因为一个公司宣布而进入紧急状态。但他们选择性地忘记了,中共以举国之力在“营救”华为的财务长孟晚舟(任正非之女),以举国之力在支持华为。这说明,华为在中美双方看来都是极其重要的。

如果华为真是一个民营企业,它的盈利与亏损应该由股东来操心,它的生死应该由市场来决定。但事实是,除了1%的股权已知属于任正非之外,其他股权的归属是无法公开的。合理的推断就是,和其他不能公开的东西一样,不能公开的就是属于特权利益集团的。这个企业之所以重要,就是因为它为特权利益集团服务的特殊作用。

中共要延续专制政权必须彻底监视和控制人民,而华为的5G正是中共梦寐以求的技术手段,并且中共企图把专制模式扩散到全世界,侵蚀自由社会。以华为为支撑点的数字极权不仅是中国人民的噩梦,也是全世界自由社会的威胁。这正是中共全力支持华为、美国要全力封杀华为的深层原因。

中共正在把华为宣传成“民族企业”,以获得中国民众的认同。但事实上,华为是中共的特殊部门,是一个以“民营企业”作为伪装的情报机构的延伸,一个以商业形式对其他国家发挥影响力的政府力量,是从技术上追赶、超越、打击民主国家的战略机器的一部分。美国政府正逐渐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

华为现在成了双方必须争夺的“制高点”。美国打击华为并不是仓猝发起的,而是经过了相当长时间的准备,对华为的刑事调查大约五年前就开始了。中共也早有应对这种打击的预案,比如华为海思声称的“备胎”就不是一个企业的做法(一个企业绝无可能花费巨资设计、制造芯片只是“备而不用”),只能是中共有意的安排。双方都在为摊牌的这一天做准备。现在,美国欲置华为于死地,中共企图让华为绝处逢生。

但大势已定,华为撑不了多久,中共也撑不了多久。

公民:李念群
2019年5月21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