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正清律师:关于会见唐荆陵律师的情况通报

2014年5月16日上午10点,唐荆陵律师被白云区公安从家中直接刑拘抓走,给家属的拘留通知书上罪名为寻衅滋事,但扣押清单上写的是聚会扰乱社会秩序。因追求自由民主的义士们都随时有可能被莫须有之罪而捕,故事先均留有委托律师的授权书,唐亦如此,捕前几天唐留有空白授权书给我。

唐荆陵

唐荆陵律师

得知唐被拘后,我当天下午就和唐妻汪艳芳赶到白云看守所要求会见唐,结果看守所以快下班为由,拒不让我进所办理会见手续。星期一(5月19曰)一大早,我和隋牧青律师(会见王清营)赶到白云看守所办理会手续,结果值班警察以该二人均正在提讯不让会见,我俩强烈抗议并与所领导交涉,结果所领导答应第二天下午安排我俩会见。恐口说无凭我俩强烈要求其出具书面证明。

王清营

第二天(5月20日)下午,我俩按其书面安排的时间提前到达看守所准时办理会见手续,当时值班警察审核我俩的三证后,要我俩协商好谁先见谁后见(理由是唐、王是同案,要拆开见)。对此无理要求我俩与其理论一番,为了能顺利见到人作了妥协,由我先见唐。隋律继续与挣表现的值班干警争论。

会见唐后,唐告之其拘留期限延长至6月15曰。

进仓时因不接受屈辱性的蹲着,而被一年轻警察踢了一脚,里面条件艰苦,无洗漱用具。唐乃仁义之士,称如因宣传非暴力追求民主而获罪,他愿承担全部责任,袁、王二人是因他而被拘的。因唐无寻衅滋事之事实,故对莫须有的问话唐拒绝回答。唐嘱我要外界多关注袁新亭和王清营二人。因要留出时间给隋律见王清营,我只好草草结束会见(约30分钟),隋律正式办会见手续时,挣表现的干警又说隋律手续有问题拒不让见——先前让我俩协商谁先见(没说手续有问题),现在又说手续有问题——你说流氓不流氓?!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