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消失”五个月后 卢广依旧“不知去向”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世界新闻自由日,而著名中国摄影师卢广在新疆喀什被捕至今也已五个多月。一名熟知情况的友人告诉德国之声,中国政府过去几个月不断向卢广的家人施压,导致他们不愿公开分享任何关于卢广案的最新情况。

著名中国摄影师卢广过去40年来,不断透过他的镜头纪录中国社会底层人民及环保议题,致力藉著摄影聚焦跟关注各种议题。他的作品多次获得国际摄影大奖的肯定,包括长期关注四川大凉山并替当地贫困儿童筹款,获颁荷兰克劳斯亲王奖。

但自去年11月3日起,他便在新疆与家人跟外界失去联系。他的妻子徐小莉在他失踪近一个月后,在推特上发文向国际社会寻求援助。她写道:“卢广失联30天,我仍没有等到他的消息。结婚整整20年,虽然一直聚少离多,但从未如此煎熬。”

在卢广消失一个月后,徐小莉再度透过推特证实新疆喀什警方用电话通知家属,确认卢广被喀什地区公安局逮捕。然而,家属并未收到任何正式拘捕文件,也没有获知逮捕他的原因和指控。徐小莉当时写道:“家属已委托律师与办案机关接洽,提出会见卢广未获准许,亦未拿到任何正式的书面手续。目前警方没有给出更多信息。”

这也成为徐小莉最后一次对外分享与卢广案相关的消息。德国之声上个月联系到熟知此案详情的中国艺术家吴玉仁,他表示3月联系徐小莉时,能明显感觉到她与卢广的家人目前处于不安全的状态。他告诉德国之声:“目前的情况是她不愿意再对外发声,有可能是中国内部的公安系统已经向他们家庭施压。”

吴玉仁说据他所知,中国公安近期有与卢广的家人联系,表示将与他们分享关于卢广近况的消息,至于消息细节为何,他目前也还不知道。 吴玉仁说:“我与一些朋友目前也在揣测这个可能的变动为何,是把卢广从新疆移到老家浙江,还是在新疆以其他方式让他更加宽松一点。 我们目前还没有收到明确讯息。”

审查控制信息流动

根据国际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2018年的统计,中国至少监禁了47名记者,另外有十多名记者目前也处于下落不明的情况。该委员会表示,中国政府透过讯息管制有效防止媒体报导记者遭监禁的事件,这个做法也使他们避免因此遭到国际社会谴责。

China Fabriken im Hainan Industrial Park von Wuhai City (World Press Photo Foundation/Lu Guang )

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海南区的工厂时常产生大量污染环境的废气。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调查发现,中国政府习惯透过五种方法来管制与记者遭监禁的相关信息。他们经常将这些案件的法庭文件,从公开数据中移除,并审查有关案件的新闻报导。此外,中国政府也会封锁虚拟私人网络 (VPN) 或海外IP地址,让试图从海外搜寻相关公开数据的国际组织无功而返。近期,中国政府也开始切断某些地区警局的电话,或是开始向遭监禁记者的律师、家人或朋友施压,要求他们不得对外发声。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中国特派员在近期一篇报导中,下了这样的结论:“中国政府近来已越来越知道如何透过讯息管制,来避免记者遭监禁的事件在国际社会中发酵。 ”

容不下言论自由的政权

对国际社会而言,中国政府对卢广实施的秘密监禁,显示中国政府仍以非常“武断且任性的方式”对待记者。保护记者委员会的亚洲部专员巴特勒 (Steven Butler) 告诉德国之声,中国政府长期监禁记者的做法,令各界无法预测在中国政府认知中,记者职权的所谓“合法界线”在哪。他说:“中国政府逮捕并监禁记者的门槛似乎越来越低,我认为这会导致越来越少记者愿意报导真相。”

国际特赦组织的中国研究员潘嘉伟 (Patrick Poon) 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卢广的影像一直是国际社会理解中国底层社会情况的重要媒介,因为“人们会开始思考中国底层社会人民的处境”。他认为,中国政府在未正式起诉卢广的情况下强制监禁他的做法,显示北京连最基本的言论自由都容不下。潘嘉伟告诉德国之声:“虽然我们仍不清楚卢广案的许多细节,但看着一个知名摄影师突然在新疆消失踪迹仍是十分令人恐惧的。”

Lu Gaung - Chinesischer Fotograf vermisst (picture-alliance/AP Photo/X. Xiaoli)

著名的中国摄影师卢广自去年11月3日至今已消失5个多月,而消息指出中国政府近期也不断向他的家人施压。

曾在北京与卢广一起教授多媒体新闻课程的荷赛基金会 (World Press Photo Foundation) 计划部主任坎贝尔 (David Campbell) 告诉德国之声, 卢广多年前在中国还享有一定程度的自由,可以拍摄一些地区性的社会议题,所以当他证实在新疆被捕时,不少曾与他在中国共事的人感到错愕。他说:“我认为卢广的案例显示中国政府对记者施压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这会在中国记者圈产生寒蝉效应。”

潘嘉伟认为,在中国政府持续向卢广家人施压之下,如果国际社会无法提供足够支持,卢广很可能因此在牢狱中遭遇不人道的对待或受虐。他呼吁:“国际社会应该持续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他们与各界分享卢广的最新状况,并确保他有选择辩护律师的权利。”

转自:DW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