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学习强国”不过是黄粱一梦

习近平出于定于一尊的狂妄和威仪需要,正在篡改“学习”一词的内涵,试图将学习用作他的独裁利器,将学习篡变为对他习近平的仰慕和效忠。这股篡变学习定义的喧嚣,从习近平刚掌大权之时的学习小组,演化成现今由中宣部强制灌输的学习强国。不过学习强国成专制下大陆的新看点,皆因习近平这一强制民众围观自己皇帝新衣,被一中共小公务员颇有商业意识的改造成敛财软件。这富有闹剧色彩的事件虽然被中共警察粗暴搅场,以拘捕入狱小公务员让围观大众很有点扫兴,但也大大提高推广了这出荒唐剧的知名度。

中共中宣部年初推行的“学习强国”软件,在大陆全境强力推广并要每天浏览获取积分,观看不够时间少于三十积分将被上司予以通报,后果虽未明示但大陆人对此更感凶险莫测,但是每日看习近平的狂妄无知嘴脸又实在不胜厌烦。于是江西宜春经济开发区一公务员脑洞大开,编辑出“学习强国”可以自动刷分的辅助程序,向宁愿花钱避免每日受习近平骚扰的无奈官员及党员,每人收取八十元以上的程序购用服务费。中共警局和安全机构不知以何罪名却将此公务员刑事拘留,总之这一愿卖愿买逃避精神骚扰的服务闹剧硬被警棒打散。

自从习近平成为中共团伙大佬后“学习”一词便有了特殊含义,成为了为习近平造势吹嘘溜须拍马的专用术语,如最初以民间面貌出现的所谓“学习小组”便是典型。而且随了习近平专制独裁发展的个人崇拜的需要,越来越带有胁迫强制和运用行政和党权为习造势趋向。这次所谓的学习强国就是用逃无可逃的恐惧炼狱,摧残出扭曲的将邪恶视为美好的效忠之心,是精神医学已有定论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制造机。学习强国中的学习是这一词组的全部要义和精髓,至于强国或是爱党爱国之类的后缀不过是为学习服务的说辞。

习近平嘴里的国或者党,与毛泽东及邓小平统治下的国或者党,从来就不是同一个东西。习近平最具理论色彩的横蛮言论,就是不能以中共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也不能以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这说明如习近平这样小学程度的,也深知这两个时期的国和党不是一回事。既然不是一回事,凭什么强制整个社会爱如此矛盾甚至对立的货色,而且还要从娃娃抓起洗脑以达盲爱。前两天,中共理论喉舌求是期刊郑重重提,两个三十年不可相互否定,而主要喉舌人民日报则称之为习近平重磅讲话。

手机应用商店的学习强国应用。(网站截图)

手机应用商店的学习强国应用。(网站截图)

其实有思辨能力的人不难知道,与毛泽东的党及国家对着干的邓小平的党和国家,要翻转邓小平的党和国家的习近平口里的党和国家,不过是谁成掌控集权独裁者就是谁的党和国家,党和国家不过是他们实施独裁统治的必要道具。王朝帝国的最高统治者说朕即国家,中共帮会团伙的独裁者又何尝不做此想,只是迫于时代变化而不敢如此口含天宪罢了。但是这并不妨碍中共独裁者们依样实施,毛泽东要传位他的侄子毛远新和老婆江青,习近平听美国总统川普称他国王喜不自禁,邓小平将王位随心所欲的更改变换,国家和党不是他们的统治道具又是什么?

然而,习近平这一仿冒学毛选运动的学习强国,注定是东施效颦贻笑天下的黄粱一梦。从小公务员编制贩售学习强国加分程序可见,习近平绝没有毛泽东那种恐惧下战战兢兢的崇拜氛围,而这氛围却是达成习近平美梦所必需的。何况习近平目前已经内外交困败相纷呈,大陆经济正处于红利用尽的下行线,民间和知识精英们对习的厌恶批判绵延不绝,除习家军外被打压的中共官场对习近平高级红低级黑防不胜防。国际社会对于中共坑蒙拐骗偷的经济手段,以及习近平不加掩饰的仇视民主等普世价值,并狂妄的要领导世界制定规则的野心,已然洞若观火一样清楚和警醒。所以习近平绝无可能在这种内外形势下,一如毛泽东大权在握至死方休。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