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公鸣:若习近平死了,谁来接班?

习近平在3月25日到访法国,经过凯旋门检阅仪仗队时,被发现脚步零碎,走路相当缓慢,似乎无法迈开双腿。习近平在4月23日现身青岛参加海军成立70周年系列活动时也出现相似的一幕。习近平“健康异常”引发的接班问题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习近平在2018年两会上废除国家主席的任期后已经独揽大权,成为终身独裁者。如果习近平因身体原因无法处理政务或者突然死亡,必将引起中共权力的激烈争斗,或导致中共政权的崩盘。

按宪法第八十三条,如果国家主席习近平缺位,副主席王歧山将继任国家主席,而现行规矩是国家主席、总书记、军委主席“三位一体”,王歧山应该同时担任总书记和军委主席。但问题在于,王歧山并不是掌握实权的政治局委员或常委。这必将引起权力争夺的恶斗。

专制政权的接班人是绝对的“高危职业”,中共的不少接班人没有好下场。毛泽东曾先后指定刘少奇、林彪为接班人,但刘少奇、林彪被毛整死。毛泽东确立了接班人华国锋,但不久华国锋被邓小平赶下台。
随后中共形成了一个特别的接班制度,即隔代指定接班人。胡锦涛就是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习近平是这种制度的受益者,是江泽民隔代指定的接班人。但习近平打破了这种制度,取消任期限制,形成接班人的悬疑。

曾经被视为接班人的孙政才已经落马了。被视为接班人的胡春华和陈敏尔,两位政治局委员中仅有的六零后,随着4月15日习近平到重庆而备受关注。他们同时出现在镜头里,引发他们是习近平接班人的猜想。

但可以肯定地说,习近平没有让这两位接班的打算,这两位也不敢生出接班的妄想。习近平费尽心机废掉了任期限制,怎么可能只做十年就让其他人接班?以习近平对权力贪婪成性的德性(比如连审计委员会主任都兼任),他一定是要做到死的。至于他死的时候是让女儿来接班还是其他人来接班,似乎都为时尚早,即使他的身体出现了一些不祥的迹象。

或许习近平天天担心的,是围绕着他的“野心家”、“阴谋家”、“双面人”。这些人可能让他提前“被接班”。加上修宪之后剧烈变化的国内外形势,让他心理备感压力。出现袁世凯那样的结局,并非不可能。

接班问题的关键是,如果习近平突然死了,留下权力真空,谁来接班?是王岐山,还是李克强,或者汪洋,或者一匹黑马?这个问题不可能有预案,只有现实的结果,一场血腥的政治厮杀不可避免。

从根本上讲,中共从来没有形成过一个规范有序的权力转移制度,权力的交接都是密谋和权斗,都是残酷的政治斗争。这和文明国家稳定可期的接班制度绝然不同,比如美国,总统缺位后的继任者(副总统、众议院议长、参议院临时议长、国务卿、财政部长、国防部长等)是明文规定的。

未来的中国,需要的不是一个什么接班人,而是透明的政治规则。
如果习近平死了,最好让这套体制一起死。中国也不需要什么接班人,而是全体人民用选票选出一个国家主席,开创一个全新的未来。

公民:辛公鸣
2019年4月26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特稿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