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余文生律师案,法治、公平、正义的路到底还有多远

2019年2月23日,国际特赦组织给江苏省徐州市检察院检察长写信呼吁立即释放余文生律师。国际特赦组织表示,担心余文生律师遭受酷刑或其他虐待的风险。余文生是良心的囚徒,仅因行使言论自由权而被拘留,应立即无条件释放。

3月2日,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被北京市石景山公安分局上岗,并遭到限制许艳出门的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派出所警察骂傻逼。许艳给110打电话,投诉骂人的警察,110未回复,并且之后的十几天,这个骂人的警察,依然在天天给许艳上岗。

3月3日,许艳出门和回家,就会立即岀来约8人,向许艳围过来,拿着手机对着许艳拍。一位社区老年人看不下去了,说了他们,然后这些人,公开承认,他们是石景山公安分局的。

3月4日,许艳早上约7点送孩子上学,发现安保的人,已经在。晚上也在。等于是24小时都在给许艳上岗。

3月5日,许艳出门,这些安保的人,对着许艳拍照,于是许艳也对着他们拍照,然后,其中一个女的,竟然直接冲上来推许艳。并且这个推许艳的女的和另一个女的,都在骂许艳耳聋、有病、放屁。

3月7日,许艳出门,刚到楼道,被已经坐在2层和3层楼道的人拦截,然后很快来了约13人,有北京市石景山公安分局国保队长陆凯、八角派岀所24号楼社区警察和其他很好约20多岁的年轻人。都穿便衣,没有法律手续,没有任何理由,直接限制许艳出门。许艳想继续向前走,他们13人左右,排满楼道,行成人墙,根本寸步难行。

3月2日至3月17日,许艳一直被上岗。

3月11日,许艳很荣幸的见到了荷兰外交部秘书长和荷兰人权官员。许艳请求荷兰官员,帮助要求当局:不要对余文生律师实施酷刑;要求当局立即释放余文生律师。

3月14日,许艳很荣幸的见到了瑞士驻华大使馆新任大使先生、瑞士人权大使、瑞士人权官员。许艳请求瑞士官员,帮助要求当局:不要对余文生律师实施酷刑;要求当局立即释放余文生律师。

3月20日,许艳起诉徐州市公安局行政复议不予受理一案。接到徐州运输铁路法院,3月27日开庭审理的传票。

3月21日,许艳向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刘民伟法官打电话,要求解聘官派律师赵强律师、岳松律师。

3月25日,许艳接到徐州运输铁路法院电话,因法官身体健康问题,取消3月27日的开庭。

3月26日,胡佳先生、许艳、吕动力、王素娥,到达徐州市。分别去了官派律师赵强律师的江苏彭城律师事务所;官派律师岳松律师的江苏彭隆律师事务所;徐州市律师协会。投诉赵强律师、岳松律师;要求他们立即退出余文生律师案的代理。二个官派律师没有找到。律协以没有书面材料为由推脱。

3月27日,余文生律师和许艳的孩子,在北京发烧40.3度,因许艳在徐州为丈夫余文生维权,王宇律师和张宝成先生陪孩子去医院看病。

3月27日,胡佳、许艳、吕动力、王素娥,去了徐州市看守所为余文生律师存钱,显示他的余额一直一分没少。

3月27日,去了徐州市律师协会,交了书面投诉官派律师赵强律师、岳松律师的材料。要求律师协会对赵强律师、岳松律师违反律师执业纪律、违背律师职业道德的行为给予公开谴责并给予行业处分。责令二人退出余文生律师案的辩护代理。至今未回复。

3月27日,去了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交了投诉官派律师的材料。要求律师协会对赵强律师、岳松律师违反律师执业纪律、违背律师职业道德的行为给予公开谴责并给予行业处分。责令二人退出余文生律师案的辩护代理。至今未回复。
至今未回复。

3月27日,许艳在徐州市维权现场,获得日本阿古教授带来的,由国际人权组织Human Rights Now颁发的《2019亚洲社会活动家》奖。此奖颁予受压迫的中国人权律师及对他们支持的家属。感谢您为亚洲社会做出的杰出成就与贡献。感觉大家的鼓励与帮助。

3月28日,胡佳先生、许艳、吕动力、王素娥,到达位于南京市的江苏省律师协会、江苏省司法厅,投诉官派律师赵强律师、岳松律师。要求江苏省律师协会对赵强律师、岳松律师违反律师执业纪律、违背律师职业道德的行为给予公开谴责并给予行业处分。责令二人退出余文生律师案的辩护代理。至今未回复。

4月9日,许艳给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打电话,查询余文生律师案件情况,工作人员查询后告诉: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电脑里根本没有余文生案立案信息。

4月9日,余文生律师案,进入法院已经超过正常期限。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余文生律师案进行了第一次的延长期限。许艳和辩护律师都没有收到通知书。

4月10日,胡佳先生、王宇律师、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非常荣幸的见到了,美国、欧盟、德国、英国、瑞士人权官员。许艳请求国际人权官员们,帮助要求当局不要对余文生律师实施酷刑;依法保障余文生获得辩护律师会见的权利;依法给法律文书;请求人权官员们要求当局立即释放余文生律师。

4月13日,胡佳先生、王宇律师、许艳,非常荣幸的见到了奥地利驻华大使馆大使先生、奥地利驻联合国官员、欧盟人权官员、奥地利人权官员。许艳请求官员们帮助呼吁当局释放余文生律师;请求去联合国工作的官员继续关注余文生律师案的进展,帮助呼吁释放余文生律师。

4月15日,许艳给徐州市司法局曹柱生局长和6位处长,邮寄投诉官派律师赵强律师、岳松律师的投诉信。申请他们对官派律师调查处分并退出余文生律师案的代理。至今未回复。

4月18日,许艳起诉徐州市公安局行政复议不予受理一案。没有开庭,许艳直接接到徐州运输铁路法院的EMS快递,邮寄了一份行政裁定书。

4月22日,代理律师马卫律师已经对许艳起诉徐州市公安局行政复议不予受理一案,进行了上诉。

4月22日开始,又发现楼下平房中有人在上岗,看到的人包括:八角派岀所警察、社区副主任、另外4人不认识。不知道会到什么时候。

感谢对余文生律师案给予关注与帮助的所有人士。谢谢大家。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9.4.25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