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监控技术和设备流向全球多国

厄瓜多尔基多——这座位于厄瓜多尔首都的灰色低矮建筑将城市闪耀的蔓延景象尽收眼底,从安第斯山谷底部的高楼大厦,到山坡上淡雅色彩的居民区。在建筑里工作的警察的视线却在别的地方。他们整天盯着计算机屏幕,看着从全国各地4300个摄像头传来的视频。

这些高性能摄像头将它们看到的东西发送到厄瓜多尔的16个监控中心,这些中心共有3000多名雇员。警察用操纵杆控制着摄像头,扫视街道上可能发生的毒品交易、抢劫和谋杀。如果突然看见了什么,他们就会把摄像头拉近,把画面放大。

为这个刺探隐秘者的乐园提供技术的,是正在迅速成为全球监控之都的中国。

厄瓜多尔的这套系统是在2011年开始安装的,是中国政府在过去10年的技术进步中花费数十亿美元建造的计算机控制系统的一个基本版本。照厄瓜多尔政府的说法,这些摄像头将拍摄到的画面提供给警方进行人工检查。

但《纽约时报》的一项调查发现,这些视频也传到了该国令人生畏的国内情报机构,在前总统拉斐尔·科雷亚(Rafael Correa)领导期间,该机构曾有跟踪、恐吓和攻击政治对手的长期记录。即使在现任总统莱宁·莫雷诺(Lenin Moreno)领导的新政府调查该机构滥用权力的时候,该组织仍得到这些视频。

中国政府在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领导下已大幅扩大了国内的监控范围,推动了新一代以越来越低的价格制造尖端技术的企业。一项全球基础设施倡议正在进一步扩大这些技术的使用范围。

厄瓜多尔的例子表明,其他国家的政府现在正在怎样使用——有时滥用——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打造的技术。据支持民主制度的研究团体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去年10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如今已有包括津巴布韦、乌兹别克斯坦、巴基斯坦、肯尼亚、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以及德国在内的18个国家正在使用中国制造的智能监控系统,有36个国家接受了“舆论引导”等方面的培训,这通常是审查制度的委婉说法。

随着中国的监控技术和设备现在流向世界各地,批评人士警告,这可能有助于支撑起由技术驱动的威权主义的未来,可能导致大规模的隐私丧失。这些技术通常被描述为公共安全系统,有作为政治镇压工具的更黑暗的潜在用途

“他们把这个作为未来的治理方法来推销;未来最重要的将是用技术控制老百姓,”自由之家的研究主管阿德里安·沙巴兹(Adrian Shahbaz)在谈到中国的新技术出口时说。

世界各地都有为反乌托邦数字监视提供部件和代码的公司,英美等民主国家也有监视本国公民办法。但中国日益增长的市场主导地位已经带来了变化。来自北京的贷款让以前买不起监控技术的政府得到这些技术,中国的威权体制也削弱了使用监控手段的透明度和问责制。

那些寻求抵制监视的当地人几乎没有什么办法。与西方企业相比,中国企业在运营中受的审查较少,也较少考虑企业的社会责任。厄瓜多尔的活动人士说,虽然他们在反对监控技术的销售上与欧洲和美国的公民社会团体有过成功的合作,但类似的行动在中国是不可能的。“我们没有能力向中国索取信息——这真的很难,”厄瓜多尔前议员玛莎·罗尔多斯(Martha Roldos)说。

厄瓜多尔的这套名为ECU-911的系统,主要由两家中国公司制造,一家是国有的中国电子进出口有限公司,另一家是华为。

据政府的宣传和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这套系统的复制品已销售到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和安哥拉。

中国电子进出口有限公司和中国外交部都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华为在一份声明中说:“华为提供技术支持世界各地的智慧城市和安全城市项目。在每个实例中,华为都不参与制定如何使用这些技术的公共政策。”在厄瓜多尔,构成ECU-911系统的摄像头悬挂在电线杆和屋顶上,覆盖了从加拉帕戈斯群岛到亚马逊丛林的国土。该系统让当局跟踪手机的位置,并可能很快获得人脸识别功能。保存的画面让警察能回顾和重现过去发生的事情。

虽然政府把ECU-911兜售给公众时的说法是为了控制惊人的谋杀率以及与毒品有关的轻微犯罪,但这个系统也为科雷亚的独裁性格服务,为他令人生畏的国家情报秘书处(National Intelligence Secretariat,简称Senain)提供支持——据该机构的一位前负责人说。去年在基多郊外一个掩体里的Senain总部,时任该机构领导人的豪尔赫·科斯塔(Jorge Costa)在一次罕见的采访中证实,这个国内情报机构能访问这个中国制造的监控系统的镜像服务器。

许多厄瓜多尔人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ECU-911并没能有效地阻止犯罪,虽然该系统的安装与犯罪率下降的时间平行。厄瓜多尔人举例指出,警察没有对发生在摄像头前的抢劫和袭击事件做出反应。尽管如此,警方仍在公众中建立了支持,部分原因是在Twitter和电视上发布摄像头拍到的小偷和抢劫犯的视频片段。

如果让厄瓜多尔人在隐私和安全之间做出选择,许多人会选择每时每刻都睁着的电子眼。大规模监控的妖怪已经从瓶子里放了出来,社区领袖只能呼吁用这些摄像头来帮助维护社区安全,尽管根据他们自己的经验,这些设备并不好用。对长期政治影响的担忧是第二位的,首先是暴力和毒品的紧迫现实。

莫雷诺在2017年上台后,扭转了科雷亚的一些独裁政策,并发誓要调查Senain滥用权力的行为,他还在重塑这个已经改了名字的情报收集机构。他的政府帮助向时报开放了ECU-911和Senain。

“政府把搜集情报视为一个工具箱,他们可以使用任何他们想用的工具,”罗尔多斯说。“他们可以监看你的电子邮件、监听你的电话,他们可以在你的车上安装麦克风。同时派人跟踪你。这是一个全套系统。”

由中国设计,由中国资助

对于一个本应用来打击毒品贩和杀人犯的系统来说,ECU-911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一个不同的安全挑战:2008年的奥运会。

厄瓜多尔的一个代表团曾在那次奥运会前访问北京,参观了中国首都的监控系统。那时,北京从30万个摄像头中获取视频,对1700万人进行监视。这给厄瓜多尔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为了举办奥运会,中国建设了拥有当时最先进技术的应急响应中心,”弗朗西斯科·罗巴约(Francisco Robayo)去年接受采访时说,他当时是ECU-911系统的总负责人。“我们的当权者认为,这些东西对厄瓜多尔最合适。”时间上也有巧合。科雷亚刚刚上台,面临着高犯罪率。2011年1月,他把监控作为优先事项来抓。

科雷亚的部长们向中国求助。据一位知情人士的说法,以及来自厄瓜多尔审计长的公开文件,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安装一个中国制造的技术系统的细节就在中国驻基多大使馆武官的帮助下得到了解决。厄瓜多尔官员再次前往北京考察该系统,其中使用的主要是政府支持的中国电子进出口有限公司的母公司生产的技术。

到2011年2月,在来自使馆武官的国家资助保证下,厄瓜多尔未经公开招标便签署了一项协议。它获得了由中国贷款资助、中国人设计的视频监控系统。作为交换,厄瓜多尔提供了其主要出口商品之一:石油。摄像头和计算机服务的钱直接进了中国电子进出口有限公司和华为的账户。

“钱最后总是回到了中国,”罗尔多斯说。

这成为了一种模式。为换取总金额超过190亿美元的信贷安排,厄瓜多尔签约出让了大部分石油储备。随之而来的是中国建造的大量基础设施项目,包括水电大坝和炼油厂。

相比之下,ECU-911项目微不足道。罗巴约表示,建设始于瓜亚基尔(Guayaquil)附近,这是一座繁华的沿海城市,犯罪率很高。项目起初定价超过2亿美元。接下来的四年中,该系统扩展到了厄瓜多尔全国。

摄像头装在视野通透的地方。操作中心建了起来。厄瓜多尔的高级官员前往中国接受培训,中国工程师来这里教厄瓜多尔的同行如何运作这个系统。

这项活动引起了厄瓜多尔邻国的注意。据2013年一名参与该项目的厄瓜多尔官员讲述,委内瑞拉官员曾前来考察这个系统。在曾经担任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情报部门负责人的带领下,委内瑞拉随后买下了该系统的更大版本,目标是增加3万个摄像头。玻利维亚紧随其后。

北京方面的野心远远超出这些国家的购买能力。如今,中国各地的警察可以从上千万个摄像头,以及数十亿计的出行、上网和商务活动记录中采集信息,对公民进行监视。全国潜在犯罪分子和潜在政治煽动者监控名单包括2000万至3000万人——超过了厄瓜多尔的1600万人口。部分受到美国资助的中国初创企业正竞相打造治安自动化手段。他们创建了可从社交媒体使用中搜寻可疑迹象的算法,设计了在各个城市追踪少数民族和上访者的计算机视觉软件。采购热潮压低了各类治安设备的价格,从身份证核验设备到高清安保摄像头,不一而足。

在中国,厄瓜多尔的项目受到了好评。官媒将其树立为一种新形式的榜样,即中国对外出口先进技术,而不是提供廉价劳动力进行产品组装。

2016年,习近平主席访问厄瓜多尔,顺便到访了ECU-911的总部。罗巴约称,习近平主席出现了大约5分钟,足够拍照。这些快照登在了中国电子进出口有限公司的网站上,作为几十年来最强势的中国领导人给予官方支持的标志。

带变焦的视野

对科雷亚政府而言,马里奥·帕斯米尼奥(Mario Pazmiño)是名声响当当的人物。

这位厄瓜多尔军队的退役陆军上校曾收养过流浪狗——不下十几只——以便在职业生涯的晚期能保持忙碌。帕斯米尼奥还保持着另一种爱好:批评科雷亚政府。

他投诉警察腐败。认为科雷亚政府是厄瓜多尔日益增长的毒品交易的帮凶。他大声说出他认为政府表现无能的地方。帕斯米尼奥的行为替他赢得了属于自己的一支秘密警察“随从”。他们在他家对面的公寓里搭好设备,他出门时便跟着他。

正如查韦斯在委内瑞拉的作为,科雷亚在厄瓜多尔也收紧了控制。他取消了总统任期限制,恐吓并驱逐法官,派手下跟踪并攻击像帕斯米尼奥和罗尔多斯这样的政治对手和活动人士。

他的政府也动用了ECU-911。

“我认为很少有人知道或真正意识到ECU-911的巨大威力,”罗尔多斯说。“很少有人真正了解追踪到了什么程度。”她补充说,Senain使用了它所能弄到手的几乎任何技术,骚扰和跟踪科雷亚的政治对手。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情报官员,59岁的帕斯米尼奥说,2013年,当一个ECU-911摄像头直接装在他家门外时,他还是吃了一惊。那个摄像头就挂在马路中间隔离栏的一根柱子上,透过窗户令他的二楼公寓一览无余。

“ECU-911和情报秘书处,以及那些对政治或社会活动人士实施监视和迫害的人之间,有直接的合作关系,” 帕斯米尼奥说,并以自己的经历、相关文件以及曾就职于Senain的人为证。

帕斯米尼奥说,摄像头进入后,跟踪他的监控小组撤出了。否则,摄像头安置在那里就没有意义了。帕斯米尼奥住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社区,附近没有安装其他ECU-911摄像头。这是从中国警方学来的举措——中国会在知名活动人士的门外安装摄像头。帕斯米尼奥在参观Senain总部时,证实了他的怀疑。在该机构充当控制室的一面电视墙上,时报记者认出了来自ECU-911系统的视频。

科斯塔负责Senain和继任者之间的交接工作,他承认了这些信号,但表示他不负责科雷亚政府如何使用这些信息。

帕斯米尼奥说,对于谁应该对此负责,他觉得是中国。他说,中国支持并鼓励科雷亚,就像支持邻国委内瑞拉的领导人一样。去年,随着委内瑞拉的情况恶化,华为工程师帮助培训委内瑞拉工程师如何维护他们的厄瓜多尔系统。“我相信,在中国模式下,产生的是对社会的控制,”他说。“一种严格的控制。”

监控的局限

在基多,埃尔特哈尔(El Tejar)的景色是最美的,犯罪情况也是最严重的。

社区组织者莉迪亚·鲁达(Lidia Rueda)走在陡峭蜿蜒的街头,她在这一带已经住了30年。她指着山下发现了几具遇害女性尸体的地方。她说,这里毒贩横行,从不会受到惩罚。抢劫司空见惯。小偷们打碎街灯,用黑暗制造掩护。

尽管几年前山脚下已经安装了ECU-911摄像头,但犯罪活动并没有减少。鲁达指着那边的一座过街天桥,有一次,一个男人在那里抓住她,用刀威胁她,另一个男人抢走了她的钱。这场抢劫案是2014年的事,就发生在警方摄像头的正下方。没有人来帮助她。

鲁达的经历概括了许多厄瓜多尔人与摄像头之间的复杂关系。尽管当局表示,摄像头减少了犯罪,但是关于它失灵的传闻层出不穷。

“就算装了摄像头,也经常不工作,”61岁的鲁达说。另一种可能性是根本没人在看。

厄瓜多尔警方的警力不足。基多有800多个摄像头。但在时报的一次访问中,有30名当值警察在检查录像。在位于山顶的灰色大楼里,警察们花了几分钟时间查看一个摄像头拍摄的画面,然后切换到另一个镜头。预防犯罪只是工作的一部分。在控制室里,调度员在安排对紧急呼叫的响应。

大多数时候,镜头的另一边没有人。

这提醒人们,这个系统以及其他类似系统更容易用于窥探,而不是预防犯罪。在街上跟踪一个人需要一个小团队,大量协调良好的警察是阻止犯罪的必要条件。

罗巴约认为,ECU-911带来了2018年谋杀案件的大幅下降,犯罪率比前一年下降了近13%。他说,摄像头的存在本身也能产生深远的影响。

许多厄瓜多尔人同意这一点。尽管鲁达遭到了抢劫,她还是呼吁在埃尔特哈尔安装更多摄像头。她说,解决社区犯罪问题的最好办法是修复监控系统。

警察告诉她,在她住的那一带,安装摄像头太贵了。对此,鲁达只能听天由命。

“预算短缺,总是这个问题,”她说。“除非有人被杀死了,当局才会过来说,‘现在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了。’”

转自: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