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肺工友维权无罪,立即释放新生代编辑!

2019年1月8日晚,长期关注湖南尘肺工友维权的杨郑君(网名包子)被深圳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拘在深圳市第二看守所。2019年3月20日凌晨,新生代另两位编辑危志立(小危)、柯成兵(老木)以同样的理由被捕。 

在此,我们必须澄清他们被抓捕的真实原因,并要求深圳警方立即释放新生代编辑!

自九十年代初,湖南桑植、耒阳、汨罗三地的农民工就开始在深圳从事打风钻的工作。他们每天要工作8到10个小时,万一工作吃紧,甚至需要工作13个小时。 

由于深圳监管部门的失职和防护装备的欠缺,很多工人吸入大量粉尘,最终患上了尘肺病。

尘肺病是绝症。患了它,会逐渐丧失劳动力和生活自理能力——肺部“石化”,难以呼吸,指不定哪一天就窒息而亡。工友们原本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却无法再用自己的身躯和双手撑起家庭的这片天。

为了活命,工友们开始找政府要说法。然而,走法律程序的路子被政府用尽各种办法堵住了。另一方面,上有老人要赡养、下有小孩要抚养,自身每年的治疗费也是一笔巨款。 

法律途径的堵死和家庭沉重的负担,逼着他们只能走向维权的道路。 

维权对应的就是维稳,尘肺工人的维权会影响到相关政府官员的政绩,会影响到他们的升官发财。

所以,从工人决定维权开始,政府就实行大力打压的政策,无所不用其极。 

忽悠、恐吓、威胁,监视、追踪、拦截,辣椒水、电棍、暴力清场——种种手段,都是为了打压湖南尘肺工人的合法维权! 

新生代做为一个长期关注农民工生存处境和权益的平台,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当中去。他们为工友们普及法律知识,揭露深圳相关部门对于工友们的非法打压,号召社会各界正义人士给工友们募捐。 

尘肺工友和新生代编辑的坚持,加上全国正义人士的支持,迫使深圳政府吐出了三个亿。但是,深圳政府和湖南政府却两地包办,逼迫工友们签订霸王条约,至今仍未给出明确的赔偿方案,赔偿并没有落实。 

两地政府的推诿和不作为,让工友们决定继续维权。新生代编辑们也继续关注着尘肺工人的维权进展,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深圳相关官员早就对新生代编辑帮助尘肺工人的义举怀恨在心,于是策划了上述的抓捕行动。

他们抓人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打压尘肺病工人的维权,就是想让工友们不再干扰他们的升官发财梦。他们升的官、发的财,恰恰建立在尘肺病工友的苦难和死亡之上!

工友们维权的目的却从来不是升官发财,只是为了最基本的生存权。整个深圳的高楼大厦的地基都是他们打下的,整个深圳的繁华昌盛都是用他们的血肉铺就起来的——为了国家的繁荣和社会的发展,湖南尘肺工友付出了自己的青春和生命。

然而,深圳政府和警察是怎么对待尘肺工友的?他们已经站在了工友们的对立面:打压工友们的维权行动,抓捕帮助工友维权的新生代编辑。 这是明目张胆的违法行为!

《中国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规定:“人民警察必须依靠人民的支持,保持同人民的密切联系,倾听人民的意见和建议,接受人民的监督,维护人民的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违宪违法的何止是深圳警方——727,坪山黑警抓捕佳士建会工人;824,深惠黑警对声援团暴力清场;今年4月6日,东莞警方暴力遣返赴莞维权的团贷网受害群众。 在这些对待人民的暴行中,人民愈发看透了广东警方的本质:“为人民服务的警察正在欺负人民!”

广东警方用实际行动撕下了“人民”警察的假面,证明了自己是欺压人民的暴徒,政府官僚的狼犬。

广东深圳警方罔顾宪法,站在人民群众的对立面,打压尘肺工友的诉求,并滥用职权非法拘捕帮助工友的新生代编辑。我们对深圳警方的行径表示强烈不满! 

为此,我们要求: 

1.立即释放新生代编辑,取消一切罪名! 

2.立即公布并落实深圳市政府对湖南尘肺工友的赔偿方案,由社会各界监督! 

3.严惩深圳警方相关部门及其责任人,清查其违法行为! 

声援团与你同在

转自:佳士工人声援团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