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4月1日-4月7日)

编者:本周成都“六四酒案”四君子出庭受审受到各界的广泛关注,“六四酒案”历时三年,当局在穷尽种种手段之后,除六四亲历者陈兵被判处三年半有期徒刑外,其他三人被判处缓刑,在“党大于法”的法庭上,抗争者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得到公正的审判;本周线上中国科技工作者抗议“996”工作制事件及线下“团贷网”倒闭导致千余人到总部东莞市示威抗议,而四川凉山森林大火发生后,当局为了控制舆论抓捕十余名网民。

本周公民运动的领军人物许志永的一篇《公民倡议:竞选2021》,为迷茫中的抗争者指出了一条值得为之付出努力的路径--扎根社区,在建设中反对。文章中认为:我们的力量是什么?是人民发自内心的认同和支持。对于更多的公民来说,最出色的角色不是政治异议,而是深得民心作为未来民主的柱石。

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过程需要每一个人脚踏实地的切实努力。诚然,面对严酷的政治环境,做为反对者和抗争者,若想有成效地构建、培育公民社会,往往会遭到当局的镇压,若是一味地抱怨“环境越来越恶劣,什么也做不了”,那么中国的宪政民主就永远也不可能到来!这时候就需要我们提前做好预案,假如镇压来临,我们该如何应对,如何让一场运动有序地持续下去,如何让更多的普通民众参与进来,如何在困境中凝聚民间的力量,等等问题都需要智慧的考量。

劳伦斯·布洛克尝言:“我推过那道墙,墙移动了一点点。”中国实现民主自由的过程,何尝不是一个众人推墙的过程,而非暴力抗争运动之所以有力量,恰恰需要的就是千千万万普通民众的支持和参与。

一、“六四酒案”四君子出庭受审。4月1日至4日,成都六四酒案符海陆、张隽勇、罗富誉、陈兵在被羁押近三年后相继走上中共的法庭,除陈兵外,其他三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或四年,而陈兵,因坚持自主聘请律师出庭辩护,拒不认罪并要求六四受害者家属出庭作证等,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半。

2016年六四前夕,符海陆的一张“永不忘记,永不放弃,铭记八酒六四――27年记忆陈酿酒非卖品”海报发布,随后符海陆、罗富誉、张隽勇和陈兵相继被控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六四酒案”再次说明,中共妄图掩盖真相以达到民族整体遗忘的目的一直未变。

二、私家车贴标语遭控罪,秦沪辉案被起诉至法院。因在私家车上粘贴有关官员公示财产、新闻自由以及司法独立等标语,秦沪辉于2018年9月4日被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同年10月10日被执行逮捕。秦沪辉(网名“无票公民伤不起”)被抓捕后,侦查期间律师一直无法会见,2018年12月11日案件被移送至检察院后,12月13日律师首次获准到南京市第一看守所会见。案件经过7个月后,4月3日秦沪辉一案被起诉至南京市江宁区法院。

正如秦沪辉在会见律师时表示的那样,自己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更没有犯罪,车贴标语是自己表达愿望的唯一途径,是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要求官员公示个人财产、要求新闻自由及司法独立何罪之有?一顶“寻衅滋事”的帽子胡乱地扣下,可见只为一党服务的法律并不能保障公民的权益。

三、11名各地网民因评论四川凉山森林大火被抓捕。四川省凉山州森林大火发生后,有30余名救火员在救火现场罹难,而当局却对如此重大的伤亡事故避而不谈,为了掩盖真相及降低民间的关注度,全国各地陆续有11名网民因发帖讨论被捕。

凡发生重大事故,中共不是积极地找出根源解决问题,而是首先实行管控,控制舆论、控制现场,拒绝向民间公开事件真相,这是中共一贯的作法。没有舆论的监督,没有民间的问责,没有事故责任者的反思和反省,怎么可能杜绝各种重大事故的发生?

四、“团贷网”倒闭,千余当事者到总部示威,多人被警方带走。大陆再有P2P网贷平台“团贷网”倒闭,2011年成立的“团贷网”据称涉及借贷总额约 145 亿元人民币,逾千投资人到东莞的涉事公司总部示威,要求政府保障他们的利益,并计划前去市政府抗议。警方出动大批警力清场,现场抗议者有多人被带走。

中国大陆屡屡出现互联网金融平台雷爆而导致“金融难民潮”的出现,而现在恐怕只是一个开始。互联网金融平台出现之时,是否有相应的法律法规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是否在依法执行?P2P行业现今的失序状态,有关部门是否履行了严格的监管职责?出现问题后当局不是设法保障大多数受害者的利益,反而将寻求保护自己权益的受害人抓起来,这样的政府不要也罢。

五、中国科技工作者在线抗议“996·ICU”工作制。在微软的托管平台github.com上,一场名为“996.icu”的网络运动在中国互联网上迅速蔓延,并快速在微博上传播开来。“996.icu”抗议运动表示:“这不是一场政治运动,我们坚定维护劳动法,我们要求雇主尊重雇员的合法权益。”这场运动要表达的是每天早9点至晚9点、每周工作6天,在如此的工作环境模式下,生病了会被送到ICU病房。

与其他工友抗议不同之处在于,此次抗议一是在线上抗议,目前还只是局限于互联网,二是抗议的主体不再是底层的工人为长工资及福利待遇,运动的主体是科技公司的程序员。“996.icu”抗议运动的意义在于,公民权利意识的觉醒,还有就是,几个程序员在网络上的协作快速引爆了一场网络抗议运动,这是公民抗争的一个新思路。在互联网时代,如何快速在网络上集结,并有智慧地转变成线下抗争最终取得成果,是值得探讨和思考的路径。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